大家知道,2001年4月16日,朱鎔基在視察上海國家會計學院時,為該校題寫的校訓是:「不做假帳」。同年10月29日,朱鎔基視察北京國家會計學院後,題字是「誠信為本,操守為重,遵循準則,不做假帳」。這樣一條基本的職業道德要求,竟然成為校訓,可想而知中國大陸的會計業造假已經到了多麼可怕的地步!

造假造出明星企業,行賄行出醫藥帝國,股票這麼假,藥是真的麼?

在A股市場裏,上市公司財務報表的真實性一直被廣大股民詬病,現在終於不用懷疑了,康美藥業直接告訴股民,財報就是假的。4月29日晚間,康美藥業在發佈2018年財報的同時,還發佈了一條對2017年財報進行會計差錯更正的公告。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該公告除了多達14條帳實不符,還由於核算帳戶資金時存在錯誤,造成貨幣資金多算了299.44億元,彷彿和股民開了一個國際玩笑。

上年財報白紙黑字的近300億元銀行存款和現金,第二年再通過一紙糾錯公告,像變魔術一樣憑空從帳面上「消失」,再變出幾百億的存貨。這樣的會計處理錯誤,不僅在中國證券市場上絕無僅有,恐怕在全球資本市場上也是史無前例。伴隨著這一驚天大謊,隨之而來的是康美藥業「股債雙殺」。曾擁有千億市值的醫藥類白馬股,瞬間變成了黑天鵝,令22萬踩雷股民欲哭無淚,血本無歸。

除了財務造假,近一年多來,康美藥業還曾多次被捲入行賄案、內幕交易案、傳銷風波、高存款高負債質疑之中,甚至還可能涉嫌逃稅。

超八成業績摻「水份」 還需警惕哪些「偽增長」?

現在上市公司業績預告如同兒戲,說變臉就變臉,玩弄投資者和監管層於掌股之間。從年初至今,突如其來的「爆雷」或業績「修正」一波接一波。據21數據新聞實驗室統計,截至4月30日,已公佈年報的3,602家A股上市公司歸屬母公司淨利潤合計3.38萬億元,同比下滑1.46%。其中,3,154家公司實現盈利,佔比87.47%,整體業績不如去年。而這3,154家盈利公司中,又有2,883家公司業績摻有「水份」,佔整體上市公司的80.04%,摻雜的「水份值」合計約3,290.22億元,佔總淨利潤的9.73%。

2018年度,還有291家公司靠非經常性損益實現業績「偽增長」,擠掉「水份」後淨利潤就為負數。上年度,A股共有157家公司實現業績扭虧為盈,其中有91家是依靠非經常性損益實現扭虧,從而避免了被ST或者被退市的風險。這其中,就有22家公司已經連續2年虧損,有13家ST公司實現保殼。可見,「非經常性損益」已成上市公司瞞天過海、死裏逃生的法寶。

財務造假層出不窮 道德誠信缺失是病根? 

大陸資本市場的會計造假和審計失職並非個例,已經暴露的早年有億安科技、藍田股份、鄭百文、銀廣夏,近年有金亞科技、綠大地、萬福生科、佳電股份、昆明機床,最近有樂視網、三聚環保、神霧系、東方園林、康得新、康美藥業、三安光電等等等等,沒有暴露的還不知道有多少。早年的造假公司大多是中小型企業,並非市場主流公司,造假金額相對也不高。而近年來造假的知名公司越來越多,金額也越來越大,甚至令人跌破眼鏡。究其原因,毫無道德底線的拚命上市圈錢是其根源。

2015年11月,上交所認定皖江物流通過與多家公司簽訂虛假交易方式,在2012年和2013年間共計虛增收入91.55億元,虛增利潤4.9億元。兩年近百億的虛增收入,讓皖江物流霸佔「造假王」的頭銜多年。

同年11月,為了將「有毒資產」溢價裝進上市公司,九好集團通過虛增收入、虛構銀行存款等方式,將自己包裝成價值37.1億元的「優良資產」,與鞍重股份聯手進行「忽悠式」重組。因淨資產虛估高達769%,令鞍重股份名列2016年A股跌幅榜冠軍。

2019年1月,市值千億以上的巨無霸三安光電遭媒體質疑,預付款遠超前5大供應商交易額,大股東三安集團的預付帳款一共達到86億。公司的信譽從此一落千丈,從而給A股扔出了開年首枚「深水炸彈」。

4月26日晚間,田中精機同時發佈了2018年年報和2019年一季報,公司董事、前總經理龔倫勇分別以「已是虛假記載」和「遠洋2018年業績調整到2019年第一季度」為由,表示無法保證兩份報告內容的真實、準確、完整。並指責田中精機涉及「業績造假」、「操縱利潤」、「違反章程」等。

4月29日晚間,ST康得新發佈了2018年年報,年報的最開頭醒目的寫著,三名獨董對2018年年報和2019年一季報共同發表了異議聲明。對公司存款餘額、營業收入、關聯交易的真實性等進行質疑。由於年報被「非標」,公司股票將自5月6日起被「披星戴帽」,即由ST變為*ST,也就是由「特別處理」變為「退市預警」。……

投資者4年舉報被駁回 原發審委員或捲入財務造假? 

中國傳統觀念中,道家講做真人,佛家講出家人不打誑語,儒家講仁義禮智信。孔子說「人而無信,不知其可」,就是說如果人沒有信用的話,不知道他還能做甚麼。「季布一諾」、「立木取信」和「割須代袍」等中華傳統美德的故事,國人耳熟能詳,熏陶了我們幾千年。而在中共70年「謊言治國」統治下,「不說假話辦不成大事」,從早年的畝產萬斤糧,到如今的注水GDP,說謊、造假和詐騙已成為人們在中國社會生存的基本技能。

2018年12月,中國著名經濟學家向松祚在一個內部講座中提到,「國家統計局的(GDP)數據是6.5%。但是一個非常重要的機構的研究小組,他們內部發佈的報告是:到目前為止,中國GDP的增長數據為1.67%。而另外一種測算顯示數據為負。」今年3月7日,美國智囊布魯金斯研究所發表的一份報告稱,從2008年至2016年,中國經濟增速每年被誇大約2個百分點,這將意味著中國2018年實際GDP比官方數據要低12%左右。2017年1月17日,遼寧省長陳求發在政府工作報告中首次對外承認,從2011年至2014年存在財政數據造假的問題。

在東北民間還流傳著一副對聯:上級壓下級,層層加碼,馬到成功;下級騙上級,層層摻水,水到渠成;橫批:數字出官,官出數字。前不久,習近平到重慶走訪貧困戶時也被地方官員所騙。這幾天更是爆出山東首富、A股上市公司「步長製藥」董事長替女兒偽造身份,花費650萬美元(約合4,300萬元人民幣)巨資,買進史丹福大學的特大醜聞,並成為美國有史以來最大大學招生舞弊案(中的一份)。

其實,投資者劉志清早在2014年就向證監會、廣東證監局舉報康美藥業財務造假等違法行為,當時證監會回覆稱未發現康美藥業存在舉報所涉的違法情況。投資者劉志清認為證監會嚴重瀆職,不服並向法院起訴控告證監會,一審裁定不予立案,二審、最高院終審,投資者敗訴。據說康美藥業老闆是花錢消災搞關係的高手。現在康美藥業高達300億元的驚天財務造假再次浮出水面,不知監管當局這次再作如何回應?

國內財務造假違法成本低 國外財務欺詐會有甚麼後果? 

會計師是維護市場經濟秩序的最後一道防線,沒有誠信的數據將可能帶來可怕的災難。可是在中國,「會不會造假帳」反而是衡量一個會計師「業務能力」的重要指標。現在上市公司造假越來越多,越來越嚴重,也與審計機構把關不嚴,甚至知情不報難脫干係。他們為了穩定客戶和固定審計收益,卻損害了億萬股民財富。

自2001年康美藥業掛牌上市以來,一直由全國排名第22位、廣東第一位的正中珠江提供審計服務,同一家審計機構竟然審了19年。目前該事務所服務的上市公司客戶多達87家。因此該事務所及簽字會計師是否履行相應職責也已成為大眾質疑焦點。

全國人大代表、「犀利姐」樊芸曾連續兩年在兩會期間直面兩屆證監會主席:「現在證券法頂格處罰只有60萬,解決不了問題,像趙薇割韭菜,賺了幾十個億,不止一項罪名,加起來才罰70萬。」「有的所謂經濟學人,拿著上市公司幾百萬的收入,擔任一個研究所的所長,搞搞調研,出點理論成果,其實都是為東家站台,瞎說、胡說、忽悠,就是為了『出貨』。有的人年收入1,500萬,簡直就是在搶錢!」現在A股從包裝上市、財報出籠,到拉高出貨、減持套現,再到循環收割、甚至跑路,已經形成了官商勾結、錢權結合、利益交換、造假圈錢一條龍服務。

然而,世界500強企業美國安然公司,當年造假東窗事發後,則被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罰款5億美元,直接退市,公司CEO被判刑24年並罰款4,500萬美元;幫助造假的會計師事務所被判處妨礙司法公正罪後宣告破產;涉案的美國三大投行遭到重罰,花旗集團、摩根大通、美洲銀行因涉嫌財務欺詐被判有罪,向安然公司的破產受害者分別支付了20億、22億和6,900萬美元的賠償罰款;二級市場安然公司的投資者通過集體訴訟獲得了高達71.4億美元的和解賠償金。針對安然公司財務欺詐導致投資者受損的情況,美國還頒佈了「薩班斯法案」。

由此可見,如果嚴格執行跟美國一樣的證券監管法規,估計中國上市公司大部份都會關門倒閉。正如有評論指出的那樣,上市公司造假之多,如此頻繁,是有先天的土壤環境和條件的。河裏有一條魚死了,可能是這條魚有病;若河裏有群魚死了,就不只是魚有病的問題,而是河裏水質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