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一段關於藥價的影片在網上熱傳。影片裏,一名男子曬出了他分別在上海和江蘇東台市兩地購買一模一樣的藥品的收費單據,對比單據後,這名男子發現,不同地區的藥價竟然大相逕庭。那麼,到底是甚麼原因導致了這樣的結果呢?

這名男子在影片裏介紹,2019年3月25日,他在上海市復旦大學附屬中山醫院自費購買了三盒正大天晴藥業集團生產的乙肝抗病毒藥恩替卡韋分散片,每盒17.36元,共計52.08元;但同一天在江蘇東台市人民醫院用醫保卡買了一盒同劑型、同廠家、同品牌的恩替卡韋,一盒原價為310.8元,醫保支付195.8元,自付了115元。

這名男子發出疑問,全國醫院藥價為甚麼不一樣?醫保卡到底是給老百姓看病起作用呢,還是給醫院掙錢帶來方便?並請朋友幫忙分析。

陝西某藥廠銷售代表鄒先生對大紀元表示,這個不是醫保卡和自費的問題,是所在地區不同造成的差異。他說,中國大陸最近開始實行直接由國家醫保局主導的藥品統一採購政策,即「4+7城市藥品帶量採購」政策。

「就是11個省會城市帶頭試點,相關部門承諾大量採購某種藥品,取消中間商,由生產廠家直接到醫院,可把選進4+7目錄的藥品大幅度降價,那麼只要是這些城市,藥品價格就非常低,而之外的城市的藥品價格維持不變,所以就出現差異。」

上海市陽光採購網2018年11月15日公佈的《4+7城市藥品集中採購文件》明確,啟動組織藥品集中採購試點的地區範圍為北京、天津、上海、重慶和瀋陽、大連、廈門、廣州、深圳、成都、西安11個城市,針對31個藥品進行帶量採購。而據最新消息,安徽、山東、四川、福建省或將跟進帶量採購。

2018年底,4+7帶量採購中標結果出爐,與試點城市2017年同種藥品的最低採購價相比,中選價平均降幅52%,最高降幅96%,不少品規中標價呈現斷崖式下跌,前述的正大天晴的恩替卡韋分散片擬中選價格為17.36元(0.5mg*28片),平均每片為0.62元,較之前各省的招標價格降幅在90%以上。

中共國家醫保局試點辦、聯採辦負責人聲稱,國家組織藥品集中採購試點的目的,是為了讓人民群眾以比較低廉的價格用上質量更高的藥品。

不過,鄒先生說,客觀上是給一部份老百姓帶來了實惠,但中共主觀上、出發點並不是想要給老百姓實惠。「中國稅收很高,但中共在民生包括醫療等方面投入少,又因為中國醫保的錢被中共官員挪用、貪污虧空太多,加上中國現在是疾病大國,中共已經沒有錢去支付醫保報銷了,採用這個帶量採購的辦法,取消中間商,那麼就不可以報銷很多,醫保上只按出廠價很低的價格去報銷。」

鄒先生舉例說,「比如一種藥品以前是50塊錢,如果按照70%或100%去報銷,醫保就要支付35塊錢或50塊錢,現在採用『4+7帶量採購』,取消了中間商,比如出廠價是10塊錢,醫保就按出廠價10塊錢報銷,這樣就減輕了醫保的支付壓力。」

從實行「4+7」後的藥價來看,前後有的藥價相差近20倍,許多網民表示,這也可以看出,中國過去確實長期存在藥品價格虛高的現象,老百姓被迫無辜買單。「現在老百姓都知道中國很多行業都有很多貓膩,他們心裏明白,但沒辦法說,說了也沒用。」鄒先生說。

由於取消中間環節的緣故,這個政策出台不久,就引發了市場震盪和爭議。

「這實際上是影響了中間商(藥品代理商及醫藥代表)和醫生的利益」,鄒先生說,「實行的這個就像(上世紀)90年代工人下崗制度一樣,中共把它改革失敗的苦果讓一部份人來承擔,過去讓工人來承擔,現在在醫療這方面就讓大夫和藥商來承擔,因為中共是絕對不會承擔的。」

鄒先生認為,這其實對醫生和藥商是不公平的。

鄒先生說,在一個正常好的制度下,它的利益是均衡的。「作為西方國家的醫生,只負責給病人看好病,每看一個病人政府就給他撥一份款,他的收入是屬於高收入,他的風險和勞動會得到回報。」

「在中國,醫生本身承擔的風險也很高、勞動強度也很大,學習的時間都相當長,但按中共的政策,靠工資福利遠遠不及他付出的勞動,如果把藥品回扣取消了,那麼醫生的收入就很低,對他的損害很大,並不是說給他取消了他活該,其實,醫生本來就應該收入很高,只不過這一部份應該是由政府來負責,而不應該由老百姓來承擔。」

鄒先生說,而對代理商,本來這個藥做得好好的,現在中間空間被取消了,「當初投入、開發、維護市場這麼多年,把這個藥品量升起來了,一個政策,突然之間生意做不成了,只有另謀出路或另選其它的品種重新開始,也挺倒楣。」

據經濟觀察報報道,自2018年12月第一批帶量採購藥品名單公佈以來,行業內至少有40%的醫藥代表已經離職,以業內通用的全國300萬藥代計算,40%即120萬醫藥代表已經離職。

鄒先生表示,老百姓看病貴並不是藥商造成的,「中國所有的問題歸根結底就是共產黨,要解決這些問題歸根到底唯一的辦法就是打倒共產黨,除此沒有任何其它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