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富豪趙濤付650萬美元鉅資安排女兒入讀史丹福大學,事件曝光後其女兒趙雨思已被校方開除,涉事富豪背後的家族企業隨後被媒體曝光曾捲入多起行賄醜聞。

資料顯示,趙濤現任步長(香港)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步長製藥聯合創始人、步長製藥董事長、空中商學院主席、中國僑商投資企業協會副會長、中國僑商協會科技創新委員會主席。

趙濤本人是新加坡國籍,其父親趙步長、弟弟趙超都是中共全國人大代表。趙步長曾創建了治療心腦血管病的「藥氣針」療法,並在1992年成為享受中共國務院特殊津貼的專家。

1992年冬,趙濤與父親一起受邀參加在新加坡舉辦的「中醫與針灸走向世界國際學術研討會」。會議期間,趙濤因治癒了一名已癱瘓6年的新加坡女患者而一舉成名。三個月的新加坡行醫,讓27歲的趙濤賺了90萬美金。

1993年8月28日,步長製藥有限公司宣告成立,企業性質是「中外合資企業」,啟動資金就是趙濤匯回的40萬美金。

2016年胡潤百富榜,趙濤以300億財富排名第53位。2018年胡潤百富榜,趙濤家族以320億元財富排名第82位。過去三年,趙濤曾因市值暴漲多次登上山東首富的寶座。 

數據顯示,該公司心腦血管相關的產品包括了中成藥丹紅注射液、腦心通膠囊、穩心顆粒以及化學藥谷紅注射液。

根據步長製藥上市前的招股說明書,在2013年至2015年期間,公司的專利藥品「丹紅注射液」的年銷售金額分別高達41.61億、38.31億和33.6億,合計113.52億。收入佔比超過30%,利潤佔比更穩居40%以上。

不過大陸媒體報道,「丹紅注射液」因頻發嚴重不良反應,至少在11個省(市)26次被預警列入重點監控、限制使用,甚至隨時面臨停用風險。

2016年,步長製藥重啟IPO曾被媒體曝出「天價推廣費」。2013年至2015年的三年間,公司在「市場及學術推廣」方面分別花去了44.66億、51.83億、58.41億,其佔同期銷售費用總額的比例達89.69%、86.79%、88.87%,是同期營業收入的51.98%、50.15%及50.11%。

據此推算,步長製藥近三年「市場及學術推廣」費用累計達154.9億元。也就是說,在三年間,公司平均每月推廣費用為4.3億元,日均推廣費則達到一千四百餘萬元。是當期研發費用的二十餘倍。

對此,步長製藥曾解釋稱,公司的市場及學術推廣費主要包括在全國各地開展的各類學術推廣會、學術研討會、學術論壇活動所產生的會議費、差旅費和招待費等,還有組織課題研究、展開臨床試驗、在專業核心期刊徵文的費用。

業內人士直言,醫藥企業在召開類似學術會議時,邀請的都是醫生、醫藥代表、經銷商等客戶單位,金額超高的推廣費,最終都將以禮品、旅遊服務、代金卡甚至是現金的形式回饋給客戶方。這是大陸醫藥市場中的「灰色地帶」,給外界想像空間。 

而早在2006年,原國家藥監局局長鄭筱萸被曝光,牽扯出一系列行賄者,其中就包括步長集團創始人趙步長。

官方文件稱,鄭筱萸於2002年下半年收受趙步長給予的錢物,為該公司申報其生產的腦心通膠囊「從地方標準升為國家標準」獲批提供幫助。2007年,鄭筱萸被處以死刑。

媒體還曾報道,在2016年判決的三宗案件中,上杭縣溪口鎮衛生院藥房負責人黃某、上杭縣稔田鎮衛生院院長溫某、上杭縣茶地鄉衛生院院長陳某因收受步長製藥業務員的藥品回扣被判受賄罪。

中國紅十字會原高管任瑞紅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步長的中成藥雖然療效沒人說得清楚,但卻一直是暴利行業,並且一直因高回扣而導致腐敗盛行。

「主要是靠給醫院送錢,然後把這個藥弄到那個目錄裏去是最重要的。它主要就靠高提成。比如100塊錢的藥,醫生能拿到四五十塊的提成,然後走醫保。中國的中藥集團都存在這種問題。」

大陸媒體曾披露,中國民眾看病的藥錢,四成左右成了醫生的回扣,甚至有些醫院所進的藥品,醫院賺取高達千倍的利潤。藥廠和藥商,藥商與招標人員、醫生、醫院之間,儼然已經結成頑固的利益同盟,整個行業形成無形的大利益同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