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舉辦海上閱兵與「一帶一路」峰會之際,大陸股市五連跌,一周蒸發近3.5萬億元(人民幣,下同);資金一周淨流出近128億元,大批個股被拋售。敏感時刻,大陸銀行所屬香港金融機構被曝通過私募基金及其它實體進行一連串「複雜交易」,上海大智慧實控人被抓。異常跡象顯示,習近平當局或再度遭遇「金融政變」。

4月26日,中國股市全線低開,延續前一交易日的低迷態勢,早盤後在3100點上方低位整理,中午收盤前,上海證券交易所綜合指數一度跌破3100點關口,創近一個月以來新低;下午開盤後,三大股指一度翻紅,但隨後上攻乏力,三大股指尾盤再次下挫。截至收盤,上證綜指下跌1.2%,收於3086.4點;深圳證券交易所成份指數下跌126點,報收9780.82點;創業板指數下跌0.73%,收於1657.82點。滬深兩市成交量不足7,000億元。

4月26日當天,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出席「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開幕式並發表主旨演講,稱中國將採取一系列重大改革開放舉措,加強制度性結構性安排,促進更高水平的對外開放。不過,中國股市對此番表態顯得異常平淡。

A股五連跌 蒸發3.5萬億

從年初至4月19日周五,上證指數、深證成指和創業板指的漲幅,依然有30%、41%和37%。在4月初的時候,市場還在一片看漲聲中,指向了3500點,更有市場人士認為,4000點亦不是夢想。

然而,從4月22日周一開始,股指高開低走,隨後一周時間裏股市幾乎是呈單邊下行趨勢,連續五連陰,滬指從當周最高3279點,跌到最低3085點,全周下跌近200點。可說是一周跌去了之前幾乎一個月的漲幅。目前甚至出現了「股指將創下2440新低」的悲觀論調。

從周K線上看,上證綜指全周累計下跌5.64%,深證成指全周累計跌6.12%,雙雙創下近27周以來最大單周跌幅。

截至4月26日收盤,滬深兩市總市值為55.81萬億元,相比前一個周五收盤的59.28萬億元,蒸發了3.47萬億元。

經濟形勢未變 股災詭異

市場人士分析此輪股災原因認為,從高層會議的表述來看,至少目前沒有看到資本市場地位發生變化的信號,沒有提出改變貨幣政策取向。

目前這個市場的確存在結構性高估的情況,有些熱點題材被炒到非常高的位置,但這並不是普遍現象。無論是滬指還是創業板指,這一輪的漲幅並不是特別大,從核心資產、頭部公司的估值來看,也並未出現高估的情況。這表明A股市場的整體估值不但沒有出現高估的情況,反而存在一些低估的情況。

另外,無論是股市表現,還是經濟形勢,國際市場目前都體現出韌性,處於一種良性的狀態。而隨著貿易爭端的結束,市場還有可能展現更為良性的一面。

導致股災兩大因素:期指鬆綁 北上資金流出

券商中國曾對A股市場的資金屬性進行分析,這一波的定價權就掌握在北上資金手裏,如果他們撤離,市場就會跌。北上資金俗稱熱錢,因為大陸資本是受到管制的,但是香港的資本(包括外資)是自由流動的,人民幣升值期間這些資金就會北上進入大陸,博取人民幣升值的收益。

而事實也是這樣,4月份以來,北上資金已經淨賣出近220億元,這是2015年7月份以來的單月淨流出新高,特別近四個交易日股市持續殺跌過程當中,淨賣出約128億元。 

據券商中國報道,這些資金流出大陸可能主要有兩個原因:一是獲利了結,從2018年11月到今年3月,北上資金淨流入大陸約1900億元,這些投資者收穫頗豐,香港的基金也面臨著一些贖回壓力;二是監管問題,有一些大陸資金繞道香港進入大陸,近期香港監管層面已出手做出相應監管動作。

有研究人士認為,這類資金的規模不大,在全部北上資金規模佔比不足10%。但無論如何,北上資金的進出的確在影響著A股的走勢,特別是北上資金適時流動曲線,時刻在影響著市場的心態。

4月24日晚間,香港證監會和金管局突發公告,稱在對一大陸銀行集團所屬香港金融機構檢查時發現,該機構通過私募基金及其它實體進行一連串「複雜交易」。從香港兩大金融機構聯手這一舉動來看,「複雜交易」顯然涉及證券市場和銀行業務。

中金所之前宣佈,自2019年4月22日起,將股指期貨日內過度交易行為的監管標準調整為單個合約500手,套期保值交易開倉數量不受此限。如果從總體的持倉來看,當周滬深300的淨空單增量並不是特別大,但期指對股指的指引作用卻非常大,滬深下月、下季、隔季期指都處於貼水狀態,而且期指下跌的幅度皆比現貨要大。從這個角度來講,股指期貨短期內出現了助跌股指的現象。

有分析人士認為,就長期而言,股指期貨應該存在優化市場流動性的功能。因為股指期貨交易量的增大,有利於市場量化對沖策略的展開,這樣也會吸引規模資金進場。

詭異的是,期指鬆綁的這一周,期指市場的成交量僅略微放大,與今年2月的高峰期相比,並沒有太大差別。而與2015年高峰相比,差距則非常巨大,甚至與2014年的低位相比,當下的水平也僅相當於當時的1/7左右。

北上資金淨流出近128億

4月22日至4月26日這一周,滬深股通合計淨流出127.72億元。數據顯示,自滬股通開通以來,單周淨流出額超過100億元共計出現過5次。其中有2次都出現在2019年4月,除該周外,另一次為4月8日至4月12日那一周,淨流出額為129.01億元。分別位居單周淨流出額排名的第四位和第三位。而淨流出額最高的單周為2015年7月6日至7月10日的股災期間,當周北上資金淨流出額高達371.15億元。

從月度金額來看,截至4月26日,4月內滬深股通累計淨賣出金額達219.83億元,已經創下了A股「入摩」以來月度最大規模,也成為互聯互通開通以來第二大淨賣出月度。

與外資同步流出的還有產業資本。Choice數據顯示,4月1日以來,產業資本累計淨減持73.78億元,而去年4月產業資本淨減持金額僅為22.71億元。但更為兇猛的減持發生在3月——減持金額高達323.69億元。

具體到個股來看,貴州茅台(600519)仍然為4月26日成交額最高的個股,共成交21.58億元,買入6.01億元,賣出15.48億元,合計淨賣出9.37億元,也是4月26日淨流出額最高的個股。

另外,還有3支白酒股出現在活躍名單上。其中,在20支個股中淨流出額位居第二的是同為白酒股的五糧液(000858),共成交15.53億元,淨流出5.37億元。自4月以來,該股僅有4月12日淨流入1.31億元,其餘時間均為成交淨賣出。

從滬深兩市前十大活躍個股的榜單中可以看出,4月26日,除瀘州老窖外,僅有濰柴動力(000338)和中信證券(600030)為成交淨買入,分別淨買入2.07億元和0.2億元,其餘個股均有不同程度的淨賣出。招商銀行(600036)淨流出額也居前,為3.14億元。伊利股份(600887)、格力電器(000651)、海康威視(002415)、美的集團(000333)等多支白馬股均被北上資金拋售。

上海大智慧實控人遭拘留

4月26日夜間,上海大智慧發佈公告稱,控股股東及實控人張長虹因2016年證監會《行政處罰決定書》([2016]88號)涉及事項涉嫌違規披露、不披露重要信息罪被公安機關拘留,接受調查。

公告聲稱,張長虹已於2016年7月23日辭去公司所擔任的董事、董事長、總經理職務,不再參與公司的經營管理。公司生產經營活動目前不受影響,經營情況正常。

不過,公告裏沒有提及是行政拘留還是刑事拘留。

張長虹是大智慧的實際控制人,也是大智慧的創始人。張長虹還曾入選2016年胡潤IT富豪榜,個人資產達93億元,位居第47。

2016年7月22日,證監會新聞發言人鄧舸表示,大智慧在2013年通過承諾「可全額退款」的營銷方式,以「打新股」、「理財」等為名進行營銷,利用與相關公司的框架協議等多種方式,共計虛增2013年度利潤1.2億餘元。證監會決定對大智慧給予警告,處以60萬元罰款,而這一罰款金額已經是證監會權限內所能進行的頂格處罰。

而大智慧4月19日晚間收到上交所年報問詢函,其中上交所提到:自上市以來,除上市首年外公司扣非後歸屬母公司股東的淨利潤持續為負,2012年至2018年分別為-3.05億元、-1.57億元、-5.23億元、-6.94億元、-16.07億元、-1.08億元、-0.06億元。

大智慧2018年報顯示,公司全年實現營業收入5.94億元,較上年同比下降6.99%;歸屬股東淨利潤為1.08億元,較上年同比下降71.71%;扣非淨利潤為-0.06億元。

詭異的是,2019年以來,大智慧股價大漲191%,最高曾漲超300%,是名副其實的大牛股。數據統計顯示,在2月13日至3月13日這個月裏,大智慧的股價漲幅達到225.8%。更是在2月19日到2月28日期間,完成了8天7板的壯舉。截至26日收盤,大智慧跌1.52%,報9.73元,總市值193.4億元。

在連續虧損七年的上海大智慧股價詭異暴漲的背景之下,在A股五連陰暴跌之後,當局在4月26日周五深夜通報上海大智慧實控人遭拘留,內幕令人遐想,當局打擊股市操縱的意圖不言而喻。

政局敏感時刻  金融政變陰雲再現

4月23日,習近平在青島舉行海上閱兵;4月25日至27日,習近平在北京召開「一帶一路」峰會。在這兩次國際外事活動前夕召開的政治局會議上,以及在「一帶一路」峰會發言中,習近平均表達穩定經濟金融政策,承諾採取重大改革開放舉措等「利好」信號。

然而,4月22日至26日一周內,原本看漲的股市卻五天連續暴跌;其中,北上資金一周淨流出近128億元,大批個股被拋售。

4月24日晚間,香港證監會和金管局突發公告,披露大陸銀行所屬香港金融機構通過私募基金及其它實體進行一連串「複雜交易」;26日晚間,上海大智慧實控人遭拘留。習陣營緊急應對、震懾金融圈的意圖顯而易見。

股災重現,令人聯想2015年的「經濟政變」。2015年6、7月,大陸發生股災,「救市主力」證監會和中信證券聯手做空股市。隨後不斷有報道披露,這次股災是針對習近平當局的一場「經濟政變」,包括江澤民、曾慶紅、劉雲山家族成員在內的很多江派大員參與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