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中美「馬拉松談判」第10輪周三(5月1日)結束了,美國財政部長姆欽(Steven Mnuchin)表示,雙方會談「非常有成效」,他沒有透露談判細節。不過他在前往北京之前曾暗示,下周有希望達成協議。

姆欽沒透露協商內容,但是白宮聲明提到了。剛剛發出的聲明中表示,雙方的討論仍然集中在中共的結構性問題方面,此外還有重新平衡中美貿易關係。聲明還表示,雙方下周將移師華盛頓,進行第11輪磋商。

北京放「大招」:擴大對外開放

雙方談判進行當中,北京當局又放出一個「大招」。銀保監會官網披露,將針對銀行業、保險業擴大開放。消息稱近期將推出12項對外開放新措施,放寬多項市場准入門檻與營業項目。

中美頻傳佳音,似乎達成協議指日可待。不過外界認為,這並不意味著距離結束貿易戰只差「臨門一腳」,雙方協議的執行問題仍是重大障礙,而且還有「無法調和」的更大分歧。

白宮首席經濟顧問庫德洛(Larry Kudlow)周二(4月30日)表示,再過兩周,能不能達成貿易協議的前景會清晰許多。

白宮代理幕僚長馬爾瓦尼(Mick Mulvaney)也有類似說法,談判未來兩周有可能產生結果,「談判不會永遠進行下去」。但他同時強調,美國不會為了達成協議而簽署協議,如果特朗普對談判不滿意,他隨時會「離場」。

中共外長王毅周二(4月30日)稍早表示,經過多輪磋商,雙方取得了許多積極進展。有接近中共高層的人士表示,隨著磋商進入衝刺,現在已經從「謹慎樂觀」變成了「樂觀謹慎」。意思就是樂觀色彩更濃了一些。

兩大分歧點仍在 談一個多月了

不過有美國官員向華爾街日報透露,執行機制以及何時取消關稅仍是雙方分歧點,這些問題還在討論中。聽取談判簡報的人士表示,爭論焦點是,美國對2,5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徵的關稅將有多少取消。

美方希望保留部份關稅,作為協議執行工具。貿易代表萊特希澤(Robert Lighthizer)曾指出,如果北京方面違約,美國就加徵新的關稅。目的是確保北京「兌現協議承諾」。

美國政界人士和商業領袖也敦促特朗普政府,必須建立強有力的執行機制,以確保北京「遵守協議」。中國美國商會主席夏尊恩(Timothy Stratford)告訴路透社,有效的執行機制是協議的關鍵。

這位有30多年中國工作經歷的前美國副貿易代表認為,執行機制「極為重要」,現在就是「特別的機會」,「未來中美關係有很大程度將決定於此。」

不過中方認為,單向約束機制是一種羞辱。有了解北京當局想法的知情人表示,北京方面不想在這方面讓步。不僅北京難堪,中國企業和民眾也難以接受。所以中方要求管束是雙向的,不能「剃頭條子──一頭熱」。

這個問題雙方一直在討論,至少有一個月了。

北京要面子 增「特定條款」?

知情人表示,可能的化解方案是,隨著北京滿足協議「特定條款」,美國分階段取消關稅。 不過知情人沒有透露「特定條款」究竟是甚麼。

彭捷寧(Jake Parker)認為這是「很自然的」,這位中美貿易全國委員會(U.S.-China Business Council)駐北京副會長表示,關稅是推動達成協議的手段,所以取消雙方互徵關稅的時間表肯定是最後討論的問題之一。

不過另一位了解談判情況的消息人士認為,「只要協議附帶關稅機制,就長久不了」。因為只要北京方面沒有達到美國的要求,美國就會加徵關稅懲罰。但北京很可能報復,這將使雙方談判回到原點。

美國全國商會(U.S. Chamber of Commerce)國際事務負責人薄邁倫(Myron Brilliant)表示,為了達成協議,雙方在關稅問題上需要發揮創造性。

執行機制難以談妥,可能還只是北京關心的「面子」問題。但真正障礙達成協議的關鍵原因,還是雙方的「信任赤字」和地緣政治問題。

自由與獨裁是天敵 無法調和

大家知道,前不久美國聯邦調查局(FBI)的反間諜行動,已經把30多名中國學者擋在了美國大門外。而且還起訴了兩名華裔學者,指控他們從事經濟間諜活動。

中美關係正常化40年來,目前可能是美國對中方的不信任的最嚴重時期,已經達到了「冷戰」級別,而且還在不斷下修低點。

另外地緣政治競爭也越來越熱。4月30日海軍作戰部副部長莫蘭上將(Admiral William Moran)在參議院作證表示,海軍正在就裝備、技術和人員配備方面適當投入,以應對中共在印太地區對美國的安全挑戰。4月28日,兩艘主動開啟「自動識別系統」的美國驅逐艦再度自由航行台灣海峽。

南卡大學艾肯商學院講席教授謝田表示,貿易紛爭只是中美之間的表面分歧,互不信任也僅僅是表現出來的方式。雙方真正的分歧,實質是兩國體制和意識形態上的差異,自由與獨裁、民主與專制,這是天敵,無法調和。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別忘了轉發點讚,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