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是不讓喝水,夜間不讓上廁所,搞了三天沒達到目的(逼迫放棄修煉);又讓整天站著,晚上也不得睡覺,一睡覺就有人拳打腳踢,也是三天⋯⋯」王洪章老人生前訴說他在冤獄中遭受的折磨。

2019年1月21日,天氣異常寒冷,山東濟南市87歲的法輪功學員王洪章老人含冤離世。這位濟南鋼鐵集團退休工程師歷盡滄桑,經歷了冤獄酷刑、生活困頓、精神壓抑,最終在家中辭世。直至去世,他的退休金仍被剋扣。

自中共1999年迫害法輪功以來,王洪章遭非法關押、強制洗腦、勞教等嚴重迫害,在76歲高齡時還被非法判刑五年,在山東省監獄遭受種種酷刑折磨,九死一生。

出獄後,他仍遭單位及公安分局的監控、騷擾,濟鋼集團長期剝奪他的退休金。

當法輪功義務輔導員

王洪章1994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在修煉前,用他自己的話說,他已是個「快要去火葬場爬煙囪的人了」。

他生前是濟南鋼鐵集團第一煉鐵分廠的退休工程師,家住濟鋼新村南5樓1單元201室。50年代中共搞「大躍進」時他來到了濟鋼,過度的勞累,使他患了多種疾病;到了80年代,他只能上半天班,長年胃痛。為了治病,他練了十幾種氣功,也無效。

1994年1月,王洪章參加了李洪志師父的濟南第一次面授班。修煉法輪功後沒幾個月,他的多種疾病不翼而飛,面色紅潤,頭髮也由白變黑。他和老伴一共參加過九期師父講法面授班。

他按照法輪功「真、善、忍」的原則修心向善,改善了與他人的關係,化解了家庭的矛盾。為了使更多人從中受益,他承擔起法輪功義務輔導員的工作。熱情、坦蕩、能吃苦的他,受到了人們的敬重與信賴。

非法關押、勞教

中共迫害法輪功後,王洪章屢遭迫害。因為他曾是義務輔導員,濟鋼就把他作為重點監控對象。初期在強制洗腦班上,退休幹部科的張某召集電視台錄像人員逼迫王洪章在電視上表態放棄修煉,不放棄就動員其親朋好友加壓。

濟鋼原料廠每天安排人員在他家門口盯梢,連續幾個月。後來煉鐵廠出錢僱了三個人長期監控:一個煉鐵退休工負責跟蹤他,還有兩個鄰居負責監控他家的來往人員。

自1999年7月21日至2000年10月,王洪章被非法拘留多次。

2000年10月,被非法勞教三年,在濟南市劉長山勞教所遭受迫害。

2008年8月4日,王洪章貼法輪功真相資料,被濟鋼派出所綁架,當晚被劫持至濟南洗腦班。他被威脅道:「不轉化就送監獄,這輩子都別想回家!」

據悉,濟鋼給那個出賣王洪章的人1萬元的所謂獎金。

王洪章絕食抗議對他的迫害,被送至濟南武警醫院,沒幾天,歷城檢察院就到醫院對他宣佈所謂的「逮捕」。在省武警監獄醫院住了一個月後,他被轉送至歷城看守所。

在看守所十幾平方米的房裏住了十四個人。晚上睡覺時,牢頭佔地一米寬,小牢頭佔70厘米寬,剩下的只能人擠人,被擠得胸痛,醒了就很難入睡。

冬天門窗都必須開著,裏外一樣冷,只能穿著棉衣睡。早飯吃的是一小份鹹菜、一個饅頭、一碗粥;中午和晚上都是一個饅頭和一碗飄著幾根青菜葉的清水湯。白天為了取暖,在押人員只能不停走動。

冤獄五年

2008年12月,在未通知王洪章的家人和單位的情況下,法院對他進行秘密庭審。他在法庭上講法輪功真相,講他修煉受益的過程。

他還當庭指出:「作為一個社會公民,無論是去天安門,還是去中南海,還是在各種環境中向人們講真相,是憲法允許的,上訪與講真相是法律賦予公民的權利。在不公正的對待下得允許人說話,這也是人最基本的權利。你們對法輪功學員進行審判是在褻瀆法律,濫用權力。」

當年已76歲高齡的王洪章被非法判刑五年,於2009年2月底被非法關進山東省監獄11監區。

在監獄裏,獄警以減刑為誘餌,指使心狠手辣的犯人肆無忌憚地折磨王洪章,逼他放棄信仰。多個犯人強制「轉化」他放棄修煉。有的抓著他的手指頭捏著筆在紙上寫,有的按頭,有的按兩個大腿,讓他蹲在那兒起不來、躺不下,一直折騰了兩個晚上,最後兩人抓著他的手讓他按手印。

接著,一連幾天他就喘不過氣來,咳嗽得很厲害,日趨嚴重。

在山東省監獄11監區11組時,王洪章老人被禁止與他人說話、接觸,只能坐在小板凳上。

2009年6月22日晚8點多,他被帶到到小號嚴管21組,室內滿牆貼的都是誹謗法輪功的標語,王洪章被逼站在木板床上踩標語,老人不配合,就被幾個打手用手推、用腳踢,不給他水喝,不讓去廁所。

王洪章對來「轉化」他的人說:「我修的是宇宙大法,不但能健身,還能使人變得誠實善良,寬容平和。你們那麼多人,沒人性地打罵學員,你看我們學員有還手的嗎?」

那夥人見沒轉化得了他,就對他施暴。

半夜他們將他光著腳從床上拖下來,劈頭蓋臉地打,將圓珠筆夾入指縫:一個人緊握他的手,另一個人轉動圓珠筆,直到皮破肉爛。他疼痛得兩腳亂動,他們又死死壓著他,使他根本動不了。

酷刑演示:用牙刷或筆鑽指縫。(明慧網)
酷刑演示:用牙刷或筆鑽指縫。(明慧網)

之後,他們又把王洪章壓在床上,用拖把棍子打屁股,用木製的曬衣架打手心、腳心、小腿,疼痛使他不由自主地喊出聲來。暴徒們連續打了幾次後才住手,他由兩人架著在地上拖著走,上廁所時尿出來的是血尿,回來也不能坐,也不讓睡覺。

第二天,他繼續被那夥人毒打,陳宇磊(濟南黑社會人渣)對他說:「死了拉倒,醫院出個報告,是心臟猝死,直接火化,給你家八百元喪葬費就完事了。」

打手們連續折磨了他五天,他被摧殘得心臟疼痛,屁股被打爛,血濕透了內褲,喘氣都覺得疼痛。惡徒們看他真的快不行了,才罷手。

但是陳宇磊並不死心,還想讓一個心狠毒辣的犯人劉健在夜裏整死老人。一惡人威脅老人說:「你活不長了,你很快就得死了。」當時法輪功學員呂振在該監獄被打死的事件震動了監獄,因怕受牽連,劉健對老人行惡的事,才沒發生。

經過檢查發現王洪章老人的心臟早搏、兩腿浮腫、生命垂危,醫院通知他馬上住院,監區卻阻止。後來,他才住進了省監醫院。

那時他虛弱得連被子也疊不了,洗勺子都困難。2010年4月,他回到了11監區,被分到20小組,和法輪功學員邵承洛一個組。

2011年6月,犯人對王洪章說,要對他吹風,把他吹死為止;還叫囂,要弄死當時已絕食四個月、體重只有90多斤的邵承洛。就這樣,犯人每夜用電風扇吹他們兩人。王洪章老人被吹得住了四個月的醫院。

同年12月,他又住進了醫院,心跳過速。醫院和監獄害怕出事,就通知濟鋼分局來人,讓他回去。當時還逼著老人寫「五書」(放棄修煉的所謂「認罪書」、「保證書」、「悔過書」、「坦白檢舉書」、「揭批書」)。老人以沉默表明不配合。第二天,他兒子把他接回了家。

被濟鋼長期剝奪退休金

剛出獄回家時,王洪章老人連站都站不住,渾身打哆嗦,經過煉功,不到一個月就恢復了健康,再次見證了法輪功的神奇。

而濟鋼並沒有絲毫放鬆對他的迫害。

每到節假日或「敏感日」時,濟鋼不但派人上門騷擾,還在樓門口停一輛白車,裏面坐著人,對他實施24小時的監控。這種監控持續了大約八年,估計濟鋼至少花費了十幾萬元來對付一個信仰「真、善、忍」的老人。

濟鋼集團對王洪章夫婦肆意長期剋扣和停發退休金,使其長期生活困頓、衣食無著。

2000年,濟鋼第一煉鐵廠把王洪章夫婦倆的工資卡沒收了,每月只給點生活費。

2011年,王洪章那時被關在山東省監獄裏,濟鋼又把他老伴非法拘禁,再次沒收了她的工資卡。

2012年,王洪章從監獄回家後,到單位去要工資卡,被告知判刑期間發的工資要扣回。從2014年到2016年,他的工資卡上都是零。

粗略算起來,王洪章老人被剋扣的退休金至少二十幾萬。

王洪章的老伴十幾年前在迫害中離世後,照顧精神病女兒的擔子就落在了他的身上。女兒的精神病發作起來,就赤身裸體地躺在地上……

2019年1月21日,大寒節氣後的第二天,天氣異常寒冷。87歲的王洪章老人在一個星期前摔傷了腰。中午,一位友人來看望他,還給他帶去了二十多塊錢的包子。看著飢餓的老人,友人心情沉重,只有多安慰鼓勵他幾句。

下午,老人不知何時已停止了呼吸。#

(轉自明慧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