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經常上去大陸的人,(中共)可能隨意安個罪名給你。」年近六旬的香港商人羅先生,早在1995年已到大陸東莞設廠,投資400多萬生產人造植物。在大陸投資逾20年,卻遭遇大陸巧立名目收稅、司法不公等,甚至廠房一夜間被強拆,歷經7年官司申訴無果。他希望以親身經歷告訴港人,如果強推引渡惡法(《逃犯條例》修訂),「等於叫香港人上去送死。」

羅先生手持厚厚的申訴資料,他表示因受大陸優惠政策吸引,1995年投資400多萬,到大陸東莞石碣鎮沙洲區西側工業區設廠,生產人造植物。但10年「蜜月期」過後,噩夢就開始。

先是2005年被東莞當局以逃稅名義,巧立名目要求他補稅,「我們以三資企業進大陸投資,和外經委簽的合同,一直按章辦事,海關、稅務局都承認。但到2005年稅務局就說不承認這份合同,要從新簽訂。」

廠房被推土機夷為平地

一般查稅查3年,當地稅務局卻「查足10年」,最後以他「香港的公司名字和國內的公司名字是一致的」,聲稱是關聯公司,要求他將已交上去的報表利潤重新加大30%,從而達到徵稅的目的。羅先生交完地稅,當局又要他交國稅,「層層收費」。他無奈之下,選擇暫停工廠運作,將大部份機器從東莞轉到湖北,原廠保留部份設備做研發。

2011年當地鎮政府夥同一家房地產發展商等,想要徵地賣錢,發展房地產。當局表面上和他協商談條件,卻趁他回香港的時候偷襲強拆。5月8日晚,鎮政府突然組織當地執法人員和所在村的力量,出動推土機將他逾1,700尺的廠房夷為平地,連他看管廠房的多隻狼狗也被壓死,廣東電視台當時都有報道。

利好港人措施「屬空談」

雖然中共聲稱為港商投資大陸推出各種利好措施,但羅先生指,實際是「講一套做一套,兩個對待」。因該工業區只有他一個香港人的廠房被強拆,其他本地人都獲得賠償。「因我的租約期最長,我認為,他們一開始就不打算賠,就打算對香港人強拆了事。」

羅先生為求公道,從此開始漫長的法律維權路。2011年到2018年7年間,打了10多場官司,告到最高人民法院。他稱最荒謬的是大陸司法不公,「初級打倒中級判決」。2013年東莞中級法院已作出裁定,廠房未認定為違章建築,但申請賠償時,初級法院卻以未有辦理報建手續,聲稱是違章建築不予賠償。由於他堅持,最後贏得行政訴訟並取得國家行政賠償金,但只有他所損失的金額約一成。他不滿基層法院野蠻判決,繼續層層告到最高人民法院,但判決結果是「程序已完,列為不受理案件。」

羅先生對到大陸投資感到後悔,「如果當年400多萬投資香港房地產,早已發達。」7年的維權路,更讓他付出金錢、精力,還要承受家人不理解的壓力,甚至親朋好友的嘲笑。但他堅持要討回公道,最終走完所有法律程序,仍未能得到應有的賠償,「充分說明大陸司法不公。」

涉事的東莞市石碣鎮黨委書記劉始團,2013年因涉嫌嚴重瀆職被雙開。另一涉事的達鑫發展商法人代表也一度失蹤。據當地消息人士稱,兩人後台均是已落馬、因受賄億元被判無期的廣東省副省長劉志庚,劉志庚時任東莞市市長。

憂推惡法港經濟一落千丈

羅先生批評基本法草委會委員譚惠珠早前聲稱大陸是「陽光司法」,是一個謊言,自己則是大陸司法不公的活生生見證。「希望無論是政府官員,或者支持通過的議員,希望你們摸著自己的良心投票,不要做舉手機器。」

他稱引渡惡法比「23條還要更恐怖」,批評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不理13萬人上街抗議的民意,強推惡法將導致香港經濟一落千丈,「到時候香港還可以做甚麼呢,難道做漁港?有能力的,都會離開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