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共享經濟中最為典型的是共享單車,不過從2015年共享單車慢慢興起,到2019年,已有幾十家共享單車倒閉。「單車第一鎮」天津王慶坨鎮蕭條的場景和關閉的工廠,從側面反映了共享經濟的衰落。

王慶坨鎮隨處擺放著生鏽了的五顏六色的單車,有黃色的ofo,橙色的摩拜,以及藍色的小藍單車(Bluegogo)。《紐約時報》報道,王慶坨鎮裏的上海鳳凰單車廠員工高雲天表示,共享單車業在2017年全盛時期,該單車廠的日產量達一萬量,而大多數為共享單車巨企ofo小黃車的訂單。到2017年尾ofo小黃車資金周轉出現困難。

2017年,王慶坨鎮單車出現產量過剩問題。王慶坨的許多工廠被迫以大打折扣的價格出售單車,這就引發了多米諾骨牌效應。

「一句話:把單車廠家給害慘了。」艾媒諮詢首席分析師張毅說。

《紐約時報》說,王慶坨的一些地方如今看起來像鬼城。許多單車工廠的大門緊鎖,門上曾經展示工廠名字和經營範圍的標誌已被取了下來。在從前許多單車工廠經營過商店的那條街上,店面都是空的。而在鎮上的一塊空地中,上百架生銹的五顏六色單車更排在地上。

如今的王慶坨鎮有的只是關門的工廠、正在離開的工人、以及多餘的單車。

外界質疑共享經濟到底是共享,還是吸金的龐氏騙局。北京大學教授傑弗裏‧湯森(Jeffrey Towson)曾對德國之聲表示,摩拜共享單車的商業模式無異於「經濟白癡」。「每輛車買來250歐元,每天必須使用5次,才能在一年裏拿回本金。而摩拜單車的顧客平均四天才借一次車。每小時12歐分的價格太便宜。」此外,摩拜單車還面臨來自其它公司的激烈競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