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28日的表態是在本屆峰會上,習近平第二次明確表示對接國際規則和標準。他上星期五在演講中表示,將引入各方支持的規則標準,尊重各國法律,推動企業的建設、運營、採購和招投標等。他還特別用了一個詞「一諾千金」,說中國人「歷來講求」這個。

習近平稱,「論壇期間,簽署總額達640多億美元的合作協議。」但台灣政治大學東南亞研究中心執行長楊昊對BBC說,這些成果和數字只是一種「說法」,該倡議仍面臨多重挑戰,「能否代表中國(中共)是個可以依賴的夥伴,還是個問號。」

三天當中,北京頻頻向外界「拋橄欖枝」,信誓旦旦,力圖消除國際社會的種種懷疑和指責,不過外界並不看好,認為這個「引領獨裁國家未來」的「現代絲綢之路」正在死去。

習近平星期天的發言中著力強調了「做大共同利益的蛋糕」,是為各國人民「創造福祉」。他希望推動「國際合作」,「構建互聯互通夥伴關係」,鼓勵更多國家和企業「深入參與」。

原《中國青年報》冰點主編李大同對所謂「互聯互通」相當反感,他認為這是中共「狼來了」的謊言,不可信。

「誰在隔離?誰把中國與世界隔開了?」他對美國之音表示,互聯互通,「先把防火牆拆了」,這些東西早就騙不了人了。

這位資深媒體人對北京的「包容」說法也感到可笑,」中共當局「一天到晚把普世價值視為仇敵,把人類文明視為仇敵」,全是他們自己幹的事,現在卻說要「包容」。

不過,阿登納基金會駐華代表文策爾(Michael Winzer) 認為,習近平和易綱等人的表態,說明北京已經注意到了國際上的批評。

文策爾提到的國際批評,美國是最強烈的。無論是總統川普、副總統彭斯,還是其他美國政府官員和智庫學者,都公開批評中共的這個倡議,並商討制定對抗策略。

西方擔心中共輸出「獨裁」

北京舉辦兩屆「一帶一路」峰會,美國都是公開抵制,態度越來越明顯。2017年第一屆,川普僅派出了國安委亞洲事務主任博明(Matt Pottinger)參加。

而今年這一屆,美國則完全缺席。此外日本、德國、英國、法國、印度等大國,也都沒有派出重量級領導人參加。

這些大國不參加的原因,一方面對中共抱持戒心,可能認為中共是通過這個倡議,試圖主導國際社會;另一方面這些國家對這個不透明的倡議有何實際效果,也抱持負面看法。

更主要是,中共藉這個所謂的「現代絲綢之路」,對外輸出紅色意識形態,輸出獨裁統治。中共通過數字「一帶一路」,在引領著獨裁國家的未來,使專制國家更加專制,使邊緣國家走向獨裁。
對比美國的反對態度越來越堅決,北京前後的兩次峰會承諾也有明顯不同。

上一次習近平在演講中作出了重大承諾,包括拿出3,800億人民幣的專項貸款,支持這個框架下的基礎建設。但是這次發言,這種具體承諾沒有了。

很明顯,面對批評,北京「變招」了。經濟學人智庫中國研究總監任韜(Tom Rafferty)認為,北京對「一帶一路」倡議採取了審慎態度,在轉移國際社會批評質疑的聲音。同時也表明,未來幾年「一帶一路」的發展可能會放緩,甚至會很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