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共享經濟中最為典型的是共享單車,不過從2015年共享單車慢慢興起,到了2019年,已有幾十家共享單車倒閉。「單車第一鎮」天津王慶坨鎮蕭條的場景和關閉的工廠,從側面反映了共享經濟的衰落。

王慶坨鎮隨處擺放著生鏽了的五顏六色的單車,有黃色的ofo,橙色的摩拜,以及藍色的小藍單車(Bluegogo)。

ofo小黃車或氣數已盡

《紐約時報》報道, 王慶坨鎮裏的上海鳳凰單車廠員工高雲天表示,共享單車業在短短3年間興起,於2017年的全盛時期,該單車廠的日產量達一萬量,而大多數為共享單車巨企ofo小黃車的訂單。不過,到2017年尾,ofo小黃車的資金周轉開始出現問題,給單車廠的付款越來越少,後來甚至要求賒賬。自此,該單車廠再沒接ofo小黃車的訂單。

在一家單車廠任職於銷售部門管理層的樊端是2014年搬到王慶坨來的,他所在的雷格薩斯單車廠從2016年初開始為ofo生產單車。但ofo小黃車後來提出更多的要求,「要賒賬我們就沒有再做了。」樊端說。

而目前,ofo小黃車面臨上千萬用戶集體退押金,而且創始人戴威被列為了失信人,被限制坐飛機和高鐵,欠上海鳳凰單車廠逾4,700萬元人民幣。

王慶坨鎮看起來像鬼城

2017年,王慶坨鎮單車出現產量過剩問題。一些初創企業已無力為它們的訂單付款。大陸第三大共享單車公司小藍單車在2017年11月宣佈破產。

據從事單車烤漆生意的葉榮清說,王慶坨的許多工廠被迫以大打折扣的價格出售單車,這就引發了多米諾骨牌效應。

單車供應商試圖出售沒人要的單車訂貨,不過,由於單車通常是按某個公司的設計專門製造,所以買家有限。「一句話:把單車廠家給害慘了。」艾媒諮詢首席分析師張毅說。

《紐約時報》說,王慶坨的一些地方如今看起來像鬼城。許多單車工廠的大門緊鎖,門上曾經展示工廠名字和經營範圍的標誌已被取了下來。在從前許多單車工廠經營過商店的那條街上,店面都是空的。而在鎮上的一塊空地中,上百架生銹的五顏六色單車更排在地上。

王慶坨鎮在興盛的時候,一零配件廠的老闆楊德勝(化名)曾對《國際金融報》表示:「王慶坨鎮被譽為共享單車第一鎮,到處都是零配件生產廠,包括鋁廠、輻條廠、車架廠,還有泥板和車把配件廠等。這些工廠相互合作,彼此依存,形成了一個閉環的單車製造業生態圈。任何一個配件,在王慶坨鎮都能找到。」

如今的王慶坨鎮有的只是關門的工廠、正在離開的工人、以及多餘的單車。

共享模式無異於「經濟白癡」

外界質疑共享經濟到底是共享,還是吸金的龐氏騙局。

北京大學教授傑弗里・‧湯森(Jeffrey Towson)曾對德國之聲表示,摩拜共享單車的商業模式無異於「經濟白癡」。「每輛車買來250歐元,每天必須使用5次,才能在一年裏拿回本金。而摩拜單車的顧客平均四天才借一次車。每小時12歐分的價格太便宜。」此外,摩拜單車還面臨來自其它公司的激烈競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