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曆三、四月的香港,傳統節慶氣氛十分濃厚。洪聖誕、北帝誕、天后誕、太平清醮⋯⋯熱鬧的賀誕及醮會期間,許多地方均搭建起神功戲棚。從一根竹、一條杉開始搭建,不用一釘一鉚,便可搭成容納千人的戲棚,甚至可以靈活搭建在峭壁之上,貫穿著華夏兒女的傳統智慧。這項建築技藝已被政府列入香港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本港的著名搭棚師傅陳煜光,生於戲棚世家,醉心傳統搭棚技藝,五十年來不忘初心,兢兢業業搭戲棚,更影響了兩個兒子肩負成為第五代傳人。

去年的天后誕前夕,筆者到訪香港最南端的蒲台島,目睹巍巍峭壁上凌空而建的神功戲棚,不禁感嘆這一巧奪天工的建築。戲棚架在海邊岩石上,由近千枝長短不一的竹枝、杉木支撐作為樑柱,外蓋鋅鐵片遮陰擋雨,甚至能抵禦八號風球,盡展傳統建築智慧。

這座被稱為全港最難搭建的戲棚,多年來由陳煜光師傅的家族企業主力搭建,在每年的天后誕期間娛神娛人,上演精彩大戲。談及戲棚的搭建技藝與自己為何願意堅持這一行業,陳師傅娓娓道來。

搭建在峭壁之上的蒲台島天后寶誕戲棚。(陳仲明/大紀元)
搭建在峭壁之上的蒲台島天后寶誕戲棚。(陳仲明/大紀元)

搭建在峭壁之上的蒲台島天后寶誕戲棚。(陳仲明/大紀元)
搭建在峭壁之上的蒲台島天后寶誕戲棚。(陳仲明/大紀元)

日曬雨淋 無阻畢生堅持家族行業

搭棚是一項體力活,需要扛著沉重的竹枝與杉木在戲棚裏裏外外、上上下下穿梭,在陽光下揮灑汗水,趕工時雨天可能也要工作。除了體力勞動外,還要有精準的判斷力,因為竹與竹之間的間距,受力點的位置,每一個環節都憑師傅的經驗判斷搭建的位置,還要考慮對稱美學,遠比一般的建築搭棚要難得多,也是少人入行的原因之一。

陳師傅十三歲起便跟從父親搭戲棚,跑遍全港各區。願意捱苦,並有心繼承父業的他,在這個行業一做就是五十載。陳師傅分享:「這是一個家族,一個傳統性的行業。沒有興趣就不會繼續做,我的興趣太濃厚了,所以一路保持做下去。」

陳師傅對搭棚的興趣與他的心態息息相關。上演神功戲的地點非常分散,甚至在偏遠的離島區,路途遙遠,甚至搭棚的日子需要在島上居住。陳師傅則當作去旅行和會客:「在長洲搭棚,那裏是度假勝地,白天工作,晚上就可以享受長洲旅遊區的活動;又如在蒲台島,人情味很濃厚,夜晚大家一起吃飯聊天,天氣涼時村民還提供被子啊,很關心我們。」陳師傅認為在這些偏遠的地區感受到了濃濃的人情味,也是他願意堅持這份工作的重要因素。

蒲台島戲棚架在海邊岩石上,由近千枝長短不一的竹枝、杉木支撐作為樑柱。(陳仲明/大紀元)
蒲台島戲棚架在海邊岩石上,由近千枝長短不一的竹枝、杉木支撐作為樑柱。(陳仲明/大紀元)

蒲台島天后寶誕戲棚置於天后古廟正前方,頂部還善用空間擺放賀誕花炮。(陳仲明/大紀元)
蒲台島天后寶誕戲棚置於天后古廟正前方,頂部還善用空間擺放賀誕花炮。(陳仲明/大紀元)

戲棚作品錄入博物館

位於沙田的香港文化博物館,其中的粵劇文物館內有一個迷你戲棚,由陳師傅二十年前參與搭建,至今仍珍藏館中,提供給人們認識戲棚特有的建築文化,陳師傅視其為榮耀。另位於荃灣的三棟屋博物館中的戲棚,也是陳師傅的作品。他十分支持文化的傳承,希望更多人了解這項非物質文化遺產。陳師傅對搭棚的興趣,離不開人們對他的肯定與讚美。他認為每一次搭棚都是全新作品,完成後的滿足感無以言表。

陳師傅介紹,神功戲棚主要分為「大金鐘」和「龍船廠」兩類。「龍船廠」外型與過往存放龍舟的臨時竹棚相似,外型較扁平,屋脊與戲棚入口成縱向伸延,又稱「龍船脊」,一般在天后誕、盂蘭勝會等每年都會舉辦的活動中使用;「大金鐘」的棚頂較突出,在「龍船廠」的基礎上加建一層棚頂,形狀如銅鐘,多用於具規模的太平清醮和大型賀誕活動。由他主導搭建的最大戲棚為二零一四年元朗廈村十年一屆的太平清醮的戲棚,可以容納約六千人,搭建時曾使用逾二萬條竹枝及數百條木杉。

鴨脷洲洪聖傳統文化節戲棚為「大金鐘」造型,棚頂較突出。(陳仲明/大紀元)
鴨脷洲洪聖傳統文化節戲棚為「大金鐘」造型,棚頂較突出。(陳仲明/大紀元)

戲棚為上演神功戲的場所,大型戲棚一般可容納過千名觀眾。(陳仲明/大紀元)
戲棚為上演神功戲的場所,大型戲棚一般可容納過千名觀眾。(陳仲明/大紀元)

陳師傅稱,竹造戲棚歷史悠久,漢代已有竹棚的雛形,但神功戲棚是本港的一大特色傳統建築藝術,因香港獨有的節慶文化而保存下來。

戲棚師傅們在戲棚動工前,會進行「祭地頭」儀式,以祐平安。(陳仲明/大紀元)
戲棚師傅們在戲棚動工前,會進行「祭地頭」儀式,以祐平安。(陳仲明/大紀元)

最欣慰有下一代繼承

近年搭棚工藝被列入香港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名錄,政府及文化機構也加強了推廣力度,不時有文化導賞、講座、工作坊介紹搭棚技藝,透過系列宣傳,前前後後也有十多人主動找陳師傅,想學習搭棚技藝,陳師傅都願意給他們提供學習的機會,放開胸懷接納新人。雖然真正堅持下來的人不多,至今只有兩個徒弟持續學師,陳師傅也依然誠心授徒。

長洲太平清醮擺放三座包山的塔架也是陳煜光的作品。(陳仲明/大紀元)
長洲太平清醮擺放三座包山的塔架也是陳煜光的作品。(陳仲明/大紀元)

對於這一傳統行業的未來,陳師傅坦言:「在社區中有傳統節日、神誕,需要做神功戲,都需要戲棚。我們搭棚的人手,在十年內我看都是沒有問題,但是之後就很難估計了。」

陳師傅膝下有四子,其中兩個兒子追隨著他的腳步,也踏入了建造戲棚之路。他的小兒子自十五歲起便跟著他四處遊歷,對搭棚產生了興趣,也非常有天份,很快上手,至今也是有十餘年經驗的熟手師傅了。陳師傅見到自己兒子忙碌的身影,似乎也看到了自己過去的影子,感到非常欣慰:「這一行業可以保持到這個年代,很難得,往後的日子有人繼承,最開心!」

戲棚全用紮篾來固定,陳煜光認為這是搭棚的基本功之一。(陳仲明/大紀元)
戲棚全用紮篾來固定,陳煜光認為這是搭棚的基本功之一。(陳仲明/大紀元)

*********

在與陳師傅的訪問中,他多次提到站在觀眾角度考慮,自己有責任為他們提供最佳的視覺效果和舒適的觀戲體驗。在今年「穀雨」的後一日,適逢屯門舊墟后角天后廟天后誕大戲開鑼前夕,陳師傅與搭棚團隊正在緊鑼密鼓地做最後的準備工作,上百張座椅因「穀雨」當日突襲的暴雨淋濕,因幫忙人手有限,陳師傅便主動拿起抹布穿梭在偌大的戲棚間,將一張張座椅抹乾,希望能為觀眾提供一個舒適的觀賞環境。身為公司負責人的他,完全沒有架子,一切以觀眾的利益出發,難能可貴。竹造戲棚的建築智慧,相信不僅僅是高超技藝的展現,更體現在為人著想的善意之中。◇

屯門舊墟后角天后誕戲棚。(陳仲明/大紀元)
屯門舊墟后角天后誕戲棚。(陳仲明/大紀元)

鴨脷洲戲棚中,正門左前方紅色頂的竹棚是陳師傅今次為大會活動親自設計並搭建,頗具特色。(陳仲明/大紀元)
鴨脷洲戲棚中,正門左前方紅色頂的竹棚是陳師傅今次為大會活動親自設計並搭建,頗具特色。(陳仲明/大紀元)

鴨脷洲洪聖傳統文化節戲棚。(陳仲明/大紀元)
鴨脷洲洪聖傳統文化節戲棚。(陳仲明/大紀元)

搭建中的大澳戲棚。(陳仲明/大紀元)
搭建中的大澳戲棚。(陳仲明/大紀元)

除了戲棚外,部份賀誕的棚架亦兼具宴會、花炮會聚會場所的功能。(陳仲明/大紀元)
除了戲棚外,部份賀誕的棚架亦兼具宴會、花炮會聚會場所的功能。(陳仲明/大紀元)

大澳土地誕設有每個花炮會專用的棚架,作為聚會與賀誕場所用途。(陳仲明/大紀元)
大澳土地誕設有每個花炮會專用的棚架,作為聚會與賀誕場所用途。(陳仲明/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