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遂寧市大英縣法輪功學員胡延順老太太,長期遭受中共人員的騷擾、監視、拘留和關押,在76歲高齡時被非法判刑九年;出獄後,仍受騷擾,於2018年12月30日在女兒家含冤離世,終年87歲。

胡延順,生於1932年,1998年6月底,經人介紹開始修煉法輪功(也稱法輪大法)。當時她全身是病,患有肩周炎、坐骨神經痛、長期失眠等,一年四季發冷,夏天還穿厚棉襖,四處求醫問藥,未果。尤其是1998年6月老伴病故後,她失去了老伴的照顧,過度的悲傷使其精神近乎崩潰。

家人見其狀非常擔憂,她女兒把她接到自己家住。在那裏她有幸接觸到了法輪功,學法煉功僅四天,她身體就在不知不覺中發生了可喜的變化,她終於扔掉了多年不離的藥品,從此,身心健康,以「真、善、忍」為標準,做一個為他人著想的真正的好人。

自1999年7月江澤民瘋狂迫害法輪功後,胡延順與眾多的法輪功學員一樣,遭到了當地中共人員的嚴重迫害。

四次遭綁架

2001年上半年的一天,胡延順去大英鄉下向村民講法輪功真相時,被非法抓捕到大英縣公安局。警察對她非法搜身,縣「610」(中共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人員強迫其放棄法輪功修煉,還逼她說出其他認識的法輪功學員。然後將胡延順非法拘留半個月並抄了家,搶走了收錄機、法輪功書籍等私人物品。

2003年,胡延順被大英縣法院冤判一年(監外執行)。

2004年,胡延順被蓬溪縣國保警察非法抓捕到國保大隊。警察對她進行非法搜身、辱罵、打耳光,逼她說出與她一起去的法輪功學員,後非法拘留她半個多月。

每逢中共所謂的「敏感日」,她都受到當地公安、國保警察、縣「610」人員、轄區派出所和社區居委會的跟蹤、監視和騷擾,有時她家的水電氣無辜被停用,嚴重影響了她和家人的正常生活,使家人長期生活在緊張、恐懼中。

有一次,大英縣派出所黃某某將她的兒子帶來,想騙她開門,未得逞後。警察就去樓下關水龍頭,想迫使她開門。一天,胡延順剛一開門,就闖進來五六個警察,他們說:「(你)平時上下樓,進出門,我們都很清楚。」

不容她分說,警察們就將她按倒在地上搜身,折騰了一陣,甚麼也沒搜到,隨後警察又抄了家,抄走法輪功書籍等私人物品。

枉判九年入獄

2007年的一天晚上,有四位法輪功學員到胡延順家作客,剛進屋還沒落座,幾個警察突然闖進屋來,將五人抓起來進行非法搜身,接著抄家。

遂寧市公安局國安大隊鄭大雙、李波等人採用蹲坑、跟蹤、監視等特務手段,對付手無寸鐵、年逾古稀的胡延順達半年之久。

那四位法輪功學員在當天被釋放,胡延順被劫持到遂寧市永興看守所非法關押。大英縣司法部門為迫害胡延順,將她的出生年分從1932年改為1938年,將老人的實際年齡76歲改為70歲,2008年4月23日,法院非法判她九年重刑。

胡延順後被劫持到成都女子監獄六監區關押迫害,獄警利用犯人做她的包夾(監管),對她24小時監視、欺負和折磨,不准她提前洗澡,也不准她在床上休息,只能在監室裏坐著。

她只要上了床,犯人們一起上來拽著她的胳膊,硬把她從床上拉下來,還用手指著她罵,向她吐口水,處處限制她的自由,平時連陽台都不准她去。

剛去監獄不久,胡延順就遭到「轉化」(強制放棄修煉)迫害,包夾等人把事先寫好的「轉化書」拿到監室裏,當時她正睡在床上,一個殺人犯硬把她的手掰開往紙上按手印,胡延順告訴她們這個不算數。

在監獄,胡延順被迫害得雙腿和腹部腫脹,坐骨神經疼痛難忍、走路打晃、心緊、生活難以自理、記憶力衰退、目光呆滯。2016年1月11日,她提前一年零四個月從冤獄回到了久別的家鄉。

繼續遭騷擾

胡延順從監獄回家後,大英派出所警察多次給她兒子打電話,詢問其下落,說要去見她的面;社區居委會的人也上門騷擾。

在德陽女兒家時,警察也打去電話騷擾,給她家人造成了很大的思想負擔,致使家人對她施加壓力,既不讓她外出,也不給她門鑰匙,不讓她跟其他法輪功學員接觸,每天將她關在房裏。

社區工作人員還以她曾入過監獄為藉口,不給她辦理低保,導致她失去基本生活來源。2018年12月30日,胡延順含冤離開了人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