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中共官媒如何渲染剛剛在北京舉辦的第二屆「一帶一路」高峰論壇規模怎樣的大,有150個多個國家的代表,38個國家的領導人和聯合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負責人參加,舉辦了12場分論壇和一場企業家大會;不管中共官員如何為其大唱讚歌,稱論壇內容豐富,成果豐碩,不少中國人還是發現了令當局頗為尷尬的情況,那就是世界上最有影響力的美國、德國、法國、英國、日本、澳洲、紐西蘭、加拿大等西方國家領導人不僅缺席,而且也未派出高級別官員列席。

以美國為例,在中共2017年舉行的「一帶一路」第一次高峰論壇時,美國派出了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亞洲事務資深主任博明出席,而在今年4月初,美國明確表態不會派出高級官員參加,原因是對該項目的融資做法表示擔憂。而那些追隨美國腳步的西方國家對此同樣表示憂慮,在他們看來,「一帶一路」的主要目的是地緣戰略,而不是地緣經濟。因此,批評該計劃的美國等西方國家領導人拒絕為中共站台,拒絕成為中共向世界拓展其野心的踏板。

不僅拒絕為「一帶一路」站台,美國等西方多國領導人還拒絕派高級將領和艦艇參加峰會前於青島舉行的海上閱兵。外界將此次閱兵與十年前的閱兵相比,包括美國、法國、加拿大、紐西蘭等七國軍艦缺席,而在2009年,美國派出的是「阿利伯克」級的「菲茨傑拉德」號驅逐艦。至於美國參加閱兵的軍官不過是上校級別,加拿大出席的則是空軍上校。美國國務院擔心,中共利用美國軍艦的到場來加強其國際地位。

美國等西方大國缺席「一帶一路」峰會與閱兵式,雖然北京表面上顯得並不在意,依然熱熱鬧鬧地與來自那些有求於中共的發展中國家和西方經濟出現問題的國家歡聚一堂,並通過不惜代價的款待換來若干廉價的奉承,滿足自己的虛榮心,但中共內心非常清楚,美國等西方國家態度的轉變正成為其野心擴張的重要阻力,而這些國家的態度也昭示著落寞的青島閱兵與北京峰會盛宴下隱藏著巨大的危機。

這危機不只限於經濟方面的,更涉及到政治方面。中美貿易戰持續一年來已讓北京看到了特朗普堅定的意志,未來中美貿易談判無論是簽署還是不簽署最終協議,北京都將是輸家。因為簽署協議的前提是北京必須滿足美國的要求,即開放市場,禁止強迫技術轉讓,加強知識產權保護等。北京若遵守協議,就必須逐步加以落實,而這意味著中國的大門必須大幅度打開,甚至包括互聯網。反之,若北京不簽署或只是緩兵之計,美國加征更高關稅隨時可以啟動。業已不堪的中國經濟將遭受怎樣的打擊不難想像。

更讓北京心焦的是外資的加速撤離和資金被權貴們席捲著大量外逃,而且尚未休止。在北京「一帶一路」峰會召開之際,美國新成立的「應對中共當前危機委員會」於4月25日召開了主題為「中共對美國發起的超限經濟戰」的研討會,幾位重磅級發言者分別就中共影響國外經濟的種種手段,包括對香港、台灣的所謂「一國兩制」,中國企業涉嫌欺詐式包裝在美公開上市圈錢,以及美國養老金項目購買中共監控設備生產商的股票隱藏的風險等話題,進行介紹和分析。發言者鼓勵美國公司和基金撤出對中共的投資,即對中共輸血。

對中共而言,外資的撤離、投資的減少、國內資金的外逃以及與美貿易額的下降,都在導致其外匯,尤其是美元收入的銳減。儘管北京號稱有三萬億美元的外匯儲備,但其能調動和使用的並不多。這也意味著美元的短缺,將使中共投資到「一帶一路」和對外收買他國的資金短缺。近日,媒體就披露有數百家美國公司正從中國撤離改投印度,就是一個信號。中共經濟出問題,而且是大問題,已不是小概率事件。

如果說對於美國出手清理中共代理人、中共間諜,將一些中國公司和機構列入黑名單,通過制裁伊朗、古巴、委內瑞拉等隔空打中共,還讓中國人感覺「安好」的話,那麼早已失去民心、被民眾詛咒的中共,設若經濟再大幅滑坡,其政權必將面臨比現在多得多的挑戰,因為無以為生、找不到出路的中國人,必將怒火發洩到當局身上。中共所擔憂的政權危機會以怎樣的方式呈現給世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