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1997香港主權移交以來,香港新聞自由每況愈下。不過,在中共全面插手滲透香港媒體業、主流傳媒「染紅」情況下,獨立媒體《大紀元時報》卻逆流而上,今年4月1日起全面轉為收費日報,在全港各大便利店和報攤有售。

「作為獨立媒體,大紀元在報道中國的新聞方面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因為那些獨立於中共影響力的話題越來越少見了。」無國界記者組織東亞行政總裁艾瑋昂日前在香港接受大紀元專訪時說。

在香港紙媒不斷收縮的今天,他樂見大紀元走向收費日報,進入主流銷售渠道,「我們樂於見到一份新的報紙(香港大紀元)在香港便利店發行。尤其在香港的環境,越來越多的媒體受到中共的壓力,一些媒體有不同的聲音,這當然是一件重要的事。」

無國界記者組織今年3月25日發佈一份題為「中國(共)追求的世界傳媒新秩序」的報告寫道:「真正的獨立媒體很少,除了由旅居美國的著名異見人士創辦的中國數字時代、由受到中共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主持的《大紀元時報》與新唐人電視台之外,寥寥無幾。」

憂慮逃犯條例衝擊港新聞自由

艾瑋昂還在訪問中談及香港和中國媒體業的現狀。無國界4月18日在香港發表《2019年世界新聞自由指數》數據顯示,在180個國家中,香港排名再跌3位、排名全球73位。中國則排名177為,倒數第四,較去年再跌一位。

艾瑋昂表示,今次選擇在港發佈世界新聞自由指數,是因為香港是一個非常重要的地方,原因有三:其一,香港目前仍享有一定的新聞自由,記者可以做報道,在全球新聞自由不斷下滑的今天,希望香港的新聞自由可以維持下去;其二,香港成了中共的一個實驗室,「讓中共試驗如何在自由社會打壓新聞自由」;其三,香港也是目前中國享有新聞自由度最高的地方,「香港新聞自由越差,中國民眾(對新聞自由)的期望越低。」

他對香港正在審議的《逃犯條例》修訂憂心忡忡:「如果條例一經修訂後,中共可以用任何理由要求香港政府隨意將記者或網誌合法地引渡去中國」,「很難想像被香港政府引渡(到中國)的人可以有公平的審訊」。

中共對外輸出審查模式

至於中國的媒體業,艾瑋昂稱,今年當局審查更加收緊。因為2019年是六四30周年,「現在媒體面對的問題是如何保障不受中共的影響。我們可以看到中共對新聞自由和網絡是越來越壓制性。他們更是在全世界越加嘗試透過中領館向操控境外媒體的編輯部施壓。」。

他說,中共花了很多的資源來試圖改變世界對中國的描述,但這並不是最糟糕的,「更糟的是中共現在試圖輸出它們的網絡審查模式和審查媒體的模式」。」以東南亞為例,柬埔寨、泰國、越南、緬甸等國,已經開始立例阻止公民自由的把新聞上網。

無國界記者組織亞洲辦事處目前設在台灣,不過,艾瑋昂表示,因擔憂香港媒體業狀況,未來他們可能多一些來造訪香港,「關注局勢的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