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大家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

「一帶一路」第二屆高峰論壇4月25日登場,有37個國家前來赴會。但是美國、日本、印度以及除了意大利之外的歐洲大國的首腦都缺席了,還對中共的「一帶一路」進行批評,其中美國批評,這個「一帶一路」就是「虛榮計劃」。

外界不斷潑冷水,中共似乎調整了宣傳策略,儘量以「低調」為主。不僅推遲公佈論壇日期和流程,而且到4月24日,仍然沒有提供詳細的日程表,只列出了3天的重點議程。同時加強了安保,記者想採訪,必須經過兩道「十分嚴格」的關卡安檢。

對這樣一場國際會議,中共一改「高調」的慣例,而是轉向「低調」保密行事,背後究竟發生了甚麼?

一改「高調」轉向「低調」

大家知道,2017年第一屆論壇,中共可謂是大張旗鼓,卯足了勁,論壇前的4個月就開始造勢。當年1月達沃斯經濟論壇,習近平宣佈要舉辦峰會。3月中共兩會期間,李克強也表示要辦好論壇。隨後3月21日,「一帶一路」官網還公佈了日期流程。

但這次論壇卻不同,在論壇的兩周前,中共始終不公佈舉辦日期,只籠統說「4月下旬」。直到4月19日,中共外交部才正式公佈論壇流程和日期。

由高(調)轉低(調),這種變化相當明顯。外界認為,可能是為了避免引起美國的更大反感,進而導致正面衝突,影響這個計劃發展。

大家知道,中美貿易談判已經進入最後衝刺階段,對急於達成協議的中共來說,此時不能受到任何干擾。而「一帶一路」曾被美國多次批評,其中特朗普去年8月就批評,這個計劃是「侮辱人」的。副總統彭斯也指責「一帶一路」是「債務陷阱」,讓參與國揹上了龐大債務。

如果此時高調宣傳,有可能加劇中美之間的競爭。不僅影響貿易談判,也可能會導致「一帶一路」的主線被衝擊。出於這兩點考慮,北京採取了儘量迴避,不跟美國正面衝突。

美國反對「威權意識」輸出

但問題又來了,美國為甚麼這麼反感中共的「一帶一路」倡議呢?

這要從這個計劃的本身說起。大家知道,中共這個外交核心政策有令人擔心的企圖。台灣政治大學東南亞研究中心行政總裁楊昊告訴BBC,「一帶一路」的目的是主導建立一套以中共為核心的制度。在各國與中共合作後,形成一個依賴關係,讓參與國對中共「高度依賴」。

中共這種做法,某種程度來說就是「要重整世界政局」。

大家知道,美國、日本、南韓等國家也有與各國的大型合作計劃,它們都會考慮到人權和環境保護優先等議題。但是中國(中共)的「一帶一路」不會考慮這些,楊昊指出,「這就是一種威權意識的輸出。」

丹尼爾・克里曼(Daniel Kliman)持有相同的觀點,這位華盛頓智囊新美國安全中心(CNAS)高級研究員對自由亞洲表示,中共利用數字領域的「一帶一路」,出口它對國內民眾的監視方式,輸出它的價值觀。

中共輸出「鎮壓、封鎖、控制」

大家知道,中共雲從科技公司正在與津巴布韋政府合作,幫他們創建人臉識別錄像頭網絡,提高津巴布韋政府對人群的監控能力。中共還向贊比亞和坦桑尼亞等國出口審查技術,幫助那些國家管控民眾和信息封鎖。

克里曼指出,「中共讓鎮壓人民的政府更容易對它的公民保持控制。而那些民主的,尤其是處在邊緣的國家,可能因為中共出口的這些技術走向獨裁。」

他特別強調,中共「不光出口技術,還出口知識和培訓,幫助這些國家鎮壓人民」,「這是最值得關注的」。

除了「最值得關注」的輸出威權意識之外,中共也在推進「地緣政治野心」,佔據戰略要地是最明顯的方式。吉布提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中共把那裏的一個民用港口變成了軍事基地。

斯里蘭卡具有戰略意義的漢班托塔港也被中共佔據了。因為還不起中共的巨額基建債務,把這個港口租給中共99年。中共擁有99年的管理使用權,而斯里蘭卡失去了99年的(對於漢班托塔港的)主權。

帶來「主權被侵蝕、巨額債務、貪腐」

這是一個非常典型的國家主權被侵蝕案例,也讓很多亞洲國家意識到,「一帶一路」的投資可能會導致主權喪失。所以不少南亞國家出現了反彈,就在這個論壇之前的22日,緬甸第二次爆發了示威遊行,超過3000人要求政府不要重啟中共投資的密松大壩(Myitsone dam)。

這樣的項目造成主權喪失的同時,也給參與國造成巨量的經濟包袱。除了漢班托塔港,被中共吹噓「巴鐵」的巴基斯坦也是一個例證。建造「中巴走廊」總投資130億美元,中共借款給巴基斯坦60億。但是巴基斯坦無法償還,不得不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求援。但美國認為,不該幫助巴基斯坦向中共還錢。

造成巨額債務的原因是,這個計劃還缺乏透明度,脫離當地的經濟需求,也給參與國帶去了貪污和腐敗。

克里曼指出,「一帶一路」並不像中共宣傳的那樣,不可能帶來「雙贏」,而是對中共更有利。中共獲得更多商業利益的同時,輸出紅色意識形態,推進地緣政治影響力。總之,這個計劃會給世界帶來太多的風險。

好的,感謝您關注新聞看點,別忘了轉發點讚,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