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中九子」案昨日宣判。資深大律師梁家傑等昨日在電台節目中表示,法官的判決值得商榷,不能將「佔中」的所有責任推給「佔中三子」,其根源在於中共人大8.31決定,以及梁振英當局打壓香港的民主。

梁家傑在電台中強調,佔中源於中共沒有兌現承諾給香港民主,才誕生了「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的運動,法官在判決中忽視了這一點。「你不能只看結果,有100萬人次香港人出來,全入他們3人數。」

他指佔中三子原來也想像不到是這樣,大家知道是甚麼造成,包括人大8.31決定,包括梁振英政府的強力鎮壓,警方展示「速離否則開槍」的橙旗並施放催淚彈,時任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當時跟「學聯五子」討論完無寸進。「其實很多因素,你是否因為有人佔了路79日造成很大障礙,所以公民抗命的不合乎比例你就作結論,其它全不考慮,你就算宣之於口,白紙黑字寫出來說想過這些那些,最終結果反映不出來。我很希望整宗案,尤其在刑責方面,可於上訴時釐清一下,不然對社會運動日後有一個寒蟬效應、白色恐怖。」他形容法官判刑精於考慮,不想得罪各方政治勢力,但官司應該上訴到更高法院,尤其是有關煽惑罪的具體範圍和定義。

特首林鄭月娥前日拒絕評論會否進一步檢控,只說由律政司及警方決定。同場的香港眾志成員周庭質疑林鄭推卸政治責任。「當然這是律政司的工作,考慮不同法律意見等作出決定。但我覺得整個政治責任林鄭月娥不應該推卸,昨日很明顯見到一個態度是她覺得整件事與她無關。」她強調,到底政府是否要用資源就某案件進行刑期覆核,或進行更多起訴,關乎政府的政治判斷。

梁家傑也反駁林鄭指,整個官司本來就是來自於政治,律政司司長本身就是政治問責官員,港府在官司中採用那條法例檢控、要求哪個法院審理等方面都會有政治考量。他又提醒當權者,不要政治迫害爭取公義的人士,因為迫害正義的政權都無法千秋萬世。

打進節目的市民蘇先生認為,整個官司本身就是政治事件,根本就不應該檢控,港府擺法庭上台也沒有阻嚇作用。法官不應該將所有出來為爭取民主而佔領的市民行為,都歸咎於三子煽惑。對於法官在判決中指,佔中影響市民使用道路的權利,蘇先生說九七以來,港府配合北京剝奪了香港市民的民主選舉和監察政府的權利,沙中綫等豆腐渣工程接連出現,市民辛辛苦苦繳稅的萬億儲備隨意不經民意就使用,醫療配備等民生問題不斷,都遠比佔領影響交通道路等問題嚴重得多。

張達明:法官誤解英國案例

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在另一電台節目中指,佔中案的法官在法律上誤解了英國案例的原則,英國上訴庭表明,在和平非暴力的行動當中,要在沒有其它適用刑罰的情況下,才應該判處即時監禁。案件的判刑太重,將有良好品格的人定罪,已經是很大的懲罰。他又質疑9名被告需要負全責的說法是值得商榷,反問政府及警方施放催淚彈,是否都應該負責。

他並形容法官在法律上犯了錯,忘記了自己在法律上的角色,因法官不應以被告有否向公眾道歉作為分界線,決定是否判處緩刑。張達明認為,案件有上訴空間,相信最終會上訴至終審法院的機會很高。

朱耀明指會就定罪上訴

另外,案中獲判緩刑的佔中發起人之一朱耀明表示,會就定罪上訴,但會和在獄中的戴耀廷和陳健民與律師進一步進行商討,包括是否就刑期上訴,預料需時3、4個星期決定。

他不同意法官在判刑時稱,9名被告無就佔領為公眾帶來不便道歉,因為在佔領期間,戴耀廷和陳健民都曾經公開對受影響的人造成不便致歉。他們亦有呼籲佔領人士光顧區內小店,及為在政府總部上班的人開路等,但法官卻將79日的罪名和責任都加在他們9人身上,強調不與學生商討如何解決問題這都是政府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