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毛澤東前秘書李銳的遺孀張玉珍控告李銳女兒李南央,要討回李銳的日記等,成為國際關注的一個新話題。

4月2日,張玉珍向北京市西城區法院控告李南央,稱李南央擅自處分李銳日記等文稿原件,要求由她本人繼承。西城區法院當天立案;之後,由中共駐三藩市領事館向李南央寄送案件的司法文書,並代張玉珍向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所轉達信息,並派一位副總領事與胡佛研究所交涉。

李南央1990年旅居美國。她透露,李銳的日記,是與官方黨史不同的另一部黨史,是真實的歷史。李銳生前已通過她將約1,000萬字、從1935年至2018年共83年的日記、信件、廬山會議時期和土改時的工作筆記等,全部捐獻給美國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所永久保存。

李南央的律師稱:李南央提供的日記、文稿、錄音等數十份證據證明,李銳生前同意將日記等贈與胡佛研究所,並多次表明公之於眾、存史後人之願望,證據確實、充份。

4月22日,李南央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張玉珍控告討要李銳日記不是家庭財產糾紛案,而是中共最高層主導的一宗政治訴訟案。

李南央表示,胡佛研究所將李銳日記數據化處理已經完成。未來不論發生甚麼事,李銳日記向公眾開放這一條不會改變。

六年沒開庭的一場官場

2013年10月,李南央在北京機場入境時,隨身帶的在香港出版的《李銳口述歷史》53本樣書,被中共海關沒收。

2013年12月25日,李南央委託律師向北京市第三中級法院狀告海關侵犯出版和言論自由。李南央認為,李銳曾任中央委員、中顧委委員、中組部常務副部長、中共組織史資料中央卷主編,是中共黨史權威,將他這樣一部具有高度權威性和珍貴史料價值的著作裁定為禁止出入境物品,予以沒收,是對李南央財產權的無理剝奪,要求法院依法撤銷海關的處罰決定。

但是,法院長時間不立案,後來總算立案了,卻一再延長審理,至今未開庭。至今為止,沒有一個人大代表提這個議案。

李銳一生坎坷,受迫害達20多年。第一次挨整,是20世紀40年代延安整風時,被當成「特務」關押1年零兩個月。第二次挨整,是1959年廬山會議上和之後,因講真話被打成「反黨集團」成員,後被開除黨籍和公職,發配黑龍江勞動改造。第三次挨整,是在10年文革中,因揭發中央文革小組組長陳伯達,蒙冤坐牢8年。10卷本的《李銳文集》等,都是在香港出版的。

李銳是反對三峽工程上馬的代表人物之一;他根據日記整理的《廬山會議實錄》,是迄今為止關於廬山會議最重要的史料;1989年「六四」時,反對鎮壓學生;退休後,一直呼籲民主憲政。

2月16日,李銳在北京去世,享年101歲。中共中央組織部按正部級待遇處理後事。李銳遺體被蓋上中共黨旗,在八寶山舉行簡短告別儀式後火化。場內禁止拍照,且未派發書面生平,場外也未懸掛橫幅。

李銳生前曾表示:死後不開追悼會,不進八寶山,身上不蓋黨旗,而且明確表示,他不是馬克思主義者。李南央稱,如果給父親身上蓋黨旗,不但違背老人遺願,也是對老人最大的侮辱。

中共如何能讓這批資料消失

時政評論員劉銘德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了解中共高層內幕、敢講真話的李銳,是中共的眼中盯。上述兩場官司,反映了中共對真相的極度恐懼。中共越禁《李銳口述歷史》,想看這本書的中國人越多。

追討李銳日記的官司很快立案了,但是,從法律上講,根本不可能成功。退一萬步講,即使追討成功,拿回國銷毀了,這些原稿早就到了美國,複印下來,豈不是輕而易舉的事?中共怎麼可能讓這批資料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