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去年爆發非洲豬瘟,至今無一省份和地區倖免,並且蔓延到柬埔寨、蒙古和越南。中共當局應對這次災情的方法,與2000年初的沙士病(SARS)雷同,全球如果再任由中共我行我素,最終恐引禍上身。

彭博社評論專欄作家亞當‧敏特(Adam Minter)4月24日在發表的專欄文章《全球都應擔憂中國豬瘟》(China's Pig Pandemic Should Worry Everyone)中指出,中國非洲豬瘟是一個「熟悉且不祥的故事」,這個還沒有治癒方法的致命疫情已遍及中國大陸,中國(中共)各級政府官員不承認它的嚴重性,反而是封鎖媒體報道,同時為了保住飯碗及升職機會,提供低於實際數據的感染率和死亡率。

這樣的場景,令人不禁回憶起2002年到2003年期間,在中國南部出現的致命的沙士病(SARS)。由於中共當局的掩蓋,沙士病迅速擴散到其它國家,重創全球航空、旅行、商業,以及更嚴重的危及他人健康及生命。

《紐約時報》日前報道,據中共官方估計,其境內的非洲豬瘟疫情已達到災難級,超過100萬頭豬已被宰殺。然而,中國許多農民和家畜分析師表示,這個具高度傳染性的疾病已波及更多地方的生豬,豬隻死亡數量遠超過官方數據。

英國《金融時報》報道,中國豬瘟疫情可能導致1.3億頭豬被撲殺,約佔其豬隻總數的1/3。荷蘭合作銀行(Rabobank)分析師預測,受豬瘟影響,今年中國生豬產量將減少1.5億至2億頭。

專欄作家敏特在文章說,經歷沙士病的慘痛教訓後,中共當局竟再次重蹈覆轍,任由致命疫情走到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

雖然所幸非洲豬瘟僅危及豬隻性命,不會影響人類,但是這個情況凸顯了中共仍未徹底改變過去的惡習,同時也沒有加強應對致命疫病的能力。為了保住面子,依舊掩蓋疫情,任由疫病蔓延。

在這種情況下,很難想像如果中國大陸爆發危害人類健康及性命的疫情,全球各國無辜人民將受到甚麼樣的影響。

敏特在文章中指出,中共當局的首要任務是維護社會穩定,強力掩蓋可能威脅其政權的任何事件。例如,1976年,中共封鎖唐山大地震的報道,因為擔心引發中國人民對政府應變能力不足的不滿。五十多萬人在這場地震中不幸遇難。

在中國經濟開放後,中共當局對自然和人為災害事件仍維持一貫掩蓋真相的做法。此外,中共各級政府官員積習難改,凡事優先考慮自身利益。地方官員只想著促進經濟增長,從而有助於自己的陞官。對於可能影響自身利益的新流行病的控制,並不是他們的首要任務。

雖然非洲豬瘟疫情可能不像沙士病那樣立即對人類造成危害,但是全球各國應關注中共官方的應對手法。

中國在候鳥路線的重要地理位置,擁有龐大的畜牧業,以及幾無作用的公共衛生體系,這些因素創造了引爆危害數百萬人類性命的流行病的最佳條件。如何確保北京以負責任的方式應對這個潛在流行病危機,是全球各國的當務之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