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4月25日是1999年逾萬法輪功學員前往北京國務院信訪辦,和平上訪20周年,大陸親歷者紛紛投稿明慧網,回憶事件過程,見證歷史。

1999年7月20日,中共江澤民集團發動了對法輪功迄今長達20年的迫害,其主要藉口之一,即「4‧25」法輪功學員上訪,為給打壓找理由,中共將這次和平請願扣上了「圍攻中南海」的罪名。

上訪原因

1999年4月11日,當時的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干的連襟何祚庥在天津教育學院辦的《青少年科技博覽》雜誌上發表文章,無中生有詆毀法輪功。

4月18日至24日,部份天津法輪功學員前往天津教育學院及相關機構反映實情。

4月23日、24日,中共政法委書記羅干命令天津市當局出動防暴警察三百多名,驅散並毆打澄清事實的法輪功學員,並抓捕了45名法輪功學員。

法輪功學員到天津市政府要求放人,被告知只有去北京才能解決問題。

天津教育學院抓人事件

一位天津學員是當年4月23日在天津教育學院被天津當局非法逮捕的法輪功學員之一。

「雖然整整20年過去了,彷彿就在昨天。」他回想那天的經歷。

4月23日下午三四點鐘,特警、防暴警察、武警等二三十人來到天津教育學院現場,向反映情況的法輪功學員們喊話,強迫讓大家離場,「看那架勢再不走就抓人」 。

坐在前排離門三米距離的男學員,第一個被兩個武警抬著兩臂雙腿,扔出學院大門。緊接著陸續有學員不分男女老少被抬出學院扔到馬路上,現場混亂。

「我和一位軍人男學員分別被四個武警,擰胳膊,壓脖子,頭根本就抬不起來,像押罪犯一樣押上一輛大客車,車上還有幾個武警。」

車開了大概十分鐘到了一個派出所。屋子比院子低幾個台階,「武警將我反背雙手按下車,走下幾個台階進屋,用力往前一扔一搡,我被重重摔在地上,褲子被摔破。」

警察又將他和兩位學員分開,各自分別關押。

「警察強行讓我蹲在地上,面向牆,手背到頭的後面。二十多分鐘後,有個便衣過來審問:『你家是哪的?好好想想,你們違法,你們鬧事,誰指使你們來的?來這幹嘛?』像審犯人一樣,過程中沒有座位,沒有水喝。」

大概晚十點、十一點來鐘,也不審問了,在眾多法輪功學員去市政府反映情況的壓力下,警察接受命令才允許他和兩位學員離開。回到家已是後半夜。

第二天,他才知道還有部份被抓的法輪功學員沒有放。

1999年7月20日迫害法輪功後,中共電視台報道,警方說天津事件沒有抓人,沒有打人,和平勸離。

「這種公開造假、欺騙百姓,是邪黨的一貫伎倆。我就是天津教育學院抓人事件的見證人。」他說。

「想去不去 自己的事」

天津公安局動用警察抓了法輪功學員以後,宣稱這是「上邊」(北京)的指示,就這樣,天津及附近的法輪功學員決定25日去北京信訪辦上訪。

一位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在投稿明慧網的文章中回憶:

4月24日上午,A 城一位同修(法輪功學員之間的稱呼)打電話說,你們比較遠,可以把消息告訴身邊的同修,想去不想去,都是自己的事。

於是,我就通知了全市的輔導員。大家一起交流,最後達成共識:「我們煉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違反國家的法律,這件事雖然發生在天津,抓的是天津的大法學員,也等於抓我們一樣。今天發生在天津,明天可能就會發生在我們地區。維護大法就是我們的責任,我們也應該去。」

當時還有人提議,別告訴更多同修,就參加交流的這些同修知道就行,去不去也是自願的。

隨後,他們就各自去買票,因為已沒有直達北京的火車,就只好乘坐路過天津的火車,參加交流的不到20人,25日到天津下車後,已有36人,因為有的家人同修知道後,也一同去了。

25日夜,他們又轉乘車到北京,已是26日清晨,聯繫上一個先前到北京的外地同修,將他們領到一個同修開的旅店,並詳細地介紹了25日大上訪盛況。

朱鎔基的三點要求

他介紹,當時去了多少人已無法計算,據一個警察說有三四萬人。

時任總理朱鎔基接待了法輪功學員代表,並答覆了代表提出的三點要求:

一是立即釋放天津警察抓捕的法輪功學員;二是放開對大法經書印刷的限制;三是給法輪功學員一個合法的修煉環境。

朱鎔基總理還說,政府一貫支持群眾一切健身活動,從來沒有限制過,今後也不會限制。

「我們聽了後,都很高興,同時也為我們沒有成為這次大上訪中的一員而感到遺憾。」

4月26日早上,他們到住處附近一個公園去參加了晨煉,並於當天返回了當地。

第二天,公安局國保支隊教導員把他們輔導站的幾位同修召集到公安局,詢問「四·二五」大上訪的情況,「我們毫無保留地向他講述了我們所知道的整個情況,包括上訪發生的背景等等。」

公安透露秘密調查

這位教導員聽了介紹,特別是聽說(時任)朱鎔基總理親自接見學員代表,並給予答覆後似乎也很震驚,但是他還是說:「天津的事我們不應該去參與,天津他們干預法輪功,是他們不夠了解,這樣的事(指誣陷法輪功和抓捕法輪功學員)在我們市是不會發生的。」

期間,這位國保教導員透露他自己就是管法輪功的,「我們已經跟蹤你們幾年了,近幾年按照上級要求,已經對你們法輪功做過多次秘密調查,報告也已經打過多次了。」他說。

「甚至為了了解你們的真實情況,我們很多人參加你們煉功,在你們的煉功點,我們都安裝過微型監聽器等等。報告都是我親自寫的,我們認為這個功法沒有別的說頭,確實很好,對祛病健身很有效果,後來我們X局長一家人都煉法輪功了。」

教導員總結:煉法輪功的人年歲大的多,有病的多,女性多。

他還說,「因為你是站長,我們還去過你們單位了解過你本人的情況,你們單位領導對你評價很高:說你人品非常好,為人友好,工作勤懇,作風紮實,廉潔自律,是個優秀幹部。」

他表示:「別看你們當甚麼站長、輔導員,你們也不一定有我們對法輪功掌握的情況多,比如,有多少煉功點?大約多少人煉功等等?你們不一定能說清楚,這些我們都掌握。」

這位法輪功學員接著教導員的話說,「因為我們沒有花名冊,誰覺得好就來煉,不想煉就走,來去自由,所以我們也沒必要掌握這些。我們站長、輔導員都是自願為大家服務的,說白了就是修煉受益後,自願給大家服務的。」

最後,教導員表示,你們看這樣好不好,今後哪裏出事,咱們不去管,咱們市裏這一塊誰要是干擾你們煉,你們就來找我。

就這樣,談話在很友好氣氛中結束。

1999年7月,中共迫害法輪功發生後,就是這個國保支隊教導員把這位法輪功學員第一個送進了看守所。在去看守所的車上,法輪功學員問他,「你現在怎麼看待法輪功?」他說,「這不是你們都往北京跑嘛,我們吃共產(邪)黨的飯,我也不想往裏送你,人家讓先抓『頭』。」

到了看守所,教導員對看守所的所長說,給好好照顧一下,這是好人,沒啥事,就是煉煉功。看守所所長笑著說,「你要這麼說,你就得把人拉回去了,我這裏收留的沒有好人。」

教導員回應,「唉!沒辦法,這就是大氣候。」然後他十分不好意思地看著法輪功學員說,「委屈你了,過兩天,我就來接你回家。」

20年過去了,今又逢「四·二五」,這位大陸法輪功學員表示,回憶這段歷史,從中可以看出江澤民集團一意孤行迫害法輪功是蓄謀已久。當時中共高層對法輪功是比較了解的,他們中多是支持法輪功;基層警察,特別是國保部門,確實對法輪功很了解。

但是,正是由於江澤民利用了中共邪黨,所以把很多無辜者綁架在賊船上參與了迫害修心向善的法輪功學員。

20年了,法輪功學員依然堅持自己的信仰,法輪功不但沒有被打倒,還洪揚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這段歷史中也記載了每個生命善與惡的表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