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聖母院受到祝融蹂躪,損毁嚴重,教堂的尖頂倒塌,猶幸保得住南北兩座鐘樓,主體結構亦未受到嚴重破壞。法國政府承諾將會重建聖母院,期望5年後修繕完畢再面世。

就在全球一片惋惜聲中,大陸有網民發帖,指聖母院之火乃天道輪迴,作為八國聯軍(法國為其中之一)當年火燒圓明園的報應。儘管官方媒體已即時作出回應,指這種心態是狹隘的民族主義,但這種幸災樂禍的心態,仍然讓人不寒而慄。

民族主義強調種族優先,強調民族自決,進一步認為本國優於他國,進而對別國進行侵佔掠奪,上世紀的殖民主義即為顯例。至於極端的民族主義,則會衍生出分離主義、種族主義,甚至極端的種族清洗,二次大戰時德國納粹主義者對猶太人進行大屠殺,即基於這種意識型態作祟。

在全球化的格局下,世界各國多少認知到合作遠比衝突更符合自身利益;然而世事發展難料,民族主義近年似乎有捲土重來之勢,特朗普上場之後,強調美國優先的政策,接連跟多個國家鬧翻。跟中國的貿易關係更是如履薄冰,要是短期內無法達成協議,貿易戰便一觸即發。即使跟鄰近中美洲國家的關係一樣處處火頭,墨西哥邊境圍牆的建立,美其名為阻止非法入境者及邊境犯罪,但說穿了,只是美國大開中門的移民政策今非昔比,尋求難民身份以及政治庇護類別的移民己不受歡迎,美國的人道主義國策正出現質變。

至於歐洲,一樣對政治難民關上大門,此舉或可歸咎於太多政治難民湧入,分薄了本國人民享有的福利,加上語言及文化格格不入,亦導致難民犯罪日增。但無可否認,在右翼政客鼓動下,很多國家的政策正向著民粹主義靠壟,令人不得不顧慮,各家自掃門前雪的情況正水漲船高,民族主義正伺機而動。

一把火燒毁了八百年的古建築誠然可惜,但莫要讓這把無名之火在民族主義者內心蔓延,令死灰再次變成燎原的火種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