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臉頰發燙,垂下視線,看見有三坨大大的泥巴汙漬從裙擺蔓延上來,儘管我已萬分小心。

惡龍繼續往隊伍末端走,然後停下腳步看著卡莎,他對其他人並沒有這樣停頓過,惡龍逗留在卡莎面前,扶著她下巴,薄嘴唇勾起一抹滿意的淡淡微笑,卡莎勇敢看著他,連眼睛都沒眨一下。她沒故意啞著聲音或尖著嗓子說話,而是穩穩地用銀鈴般的嗓音回答:

「我叫卡莎,爵爺。」

惡龍又對她微笑,不是讚賞的那種,看起來倒像隻心滿意足的貓。他漫不經心地走到隊伍最末端,幾乎沒看卡莎後頭的兩個女孩一眼,就又折回來看卡莎。我聽見身後的雯薩倒抽一口氣,聲音幾乎是啜泣,惡龍臉上仍是那個沾沾自喜的表情,然後他又往回走,轉過頭,直直盯著我。

我已經忘了自制,伸手抓住卡莎,力道大到像是要捏死她。她也捏捏我,然後快速地放開。我抽回手交疊在身前,臉頰緋紅,內心充滿恐懼。他又瞇起眼端詳了我一會兒,接著舉起手,指尖出現一小球藍白色的火焰。

「她沒有冒犯的意思。」卡莎說。好勇敢、好勇敢,像我本該為她做的那樣為我挺身而出。

她的聲音顫抖,但很清楚,我只是像受驚的兔子一樣發抖,看著火球:

「拜託,爵爺……」

「安靜,女孩。」惡龍說,對我伸出手:

「拿去。」

「我……甚麼?」我說。

他如果拿火球丟我的臉,我可能還不會這麼驚訝。

「別像個蠢瓜一樣站在那裏。」他說:

「拿去。」

我舉起手時抖個不停,試著抓住球時百般不情願,卻仍然碰到了他的指尖,他的皮膚像發燒般滾燙,火球卻冰涼如同大理石。我完全沒被灼傷,錯愕之餘鬆了口氣,盯著捏在手指間的火球看,他滿臉不悅地看著我。

「好吧,」他魯莽地說:「我想就是妳了。」

他從我手中拿回火球,握在拳頭中,火焰倏然消失的速度和出現時一樣快。他轉身對丹珂說:

「方便時把稅貢送到我那裏。」

我還搞不清楚發生了甚麼事,其他人應該也是。連我父母親也還沒反應過來。一切發生得太快,我還因為吸引了他的注意力而驚駭不已。因此,他轉過身一把抓住我手腕時,我甚至來不及回身和他們最後一次道別。只有卡莎移動,我往回看她時,她朝我伸出手,狀似抗議。但不耐煩的惡龍忽然扯了一下,我在他身後跌跌撞撞,然後隨之被拖入虛空中。◇(節錄完)

——節錄自《盤根之森》/ 臉譜出版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