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當前的非洲豬瘟疫情已達到災難級。僅官方公佈,共發生129宗非洲豬瘟疫情, 102萬頭豬被宰殺。但許多農民和家畜分析師表示,實際疫情已超過官方所承認的程度。

去年8月3日遼寧瀋陽首發非洲豬瘟疫情以來,截至4月19日,在短短8個多月,疫情傳遍整個大陸的31個省市自治區。

一季度生豬、豬肉產量同比「雙降」

23日上午,中共農業農村部舉行第一季農業農村經濟運行情況新聞發佈會,農業農村部畜牧獸醫局副局長王俊勛表示,截至4月22日,我國共發生了129宗非洲豬瘟疫情。目前,疫情累計捕殺生豬達到102萬頭。

他說,非洲豬瘟疫情對整個生豬產業的衝擊是非常嚴重的。根據監測資料,3月份生豬存欄和母豬存欄出現了「雙下降」;下降幅度、速度之快,也是近10年來出現的最大值。

同時,中共農業農村部數據顯示,一季度生豬、豬肉產量同比「雙降」。

今年生豬產量將減少1.5億至2億頭

另據中共政府網數據顯示,全國生豬存欄量已經從2018年8月的3.22億頭降至2019年2月的2.78億頭,降幅為13.92%。2019年2月生豬存欄2.78億頭,比2017年4.33億頭下降1.55億頭,比2012年下降1.98億。

給全球農業提供大量貸款的荷蘭合作銀行(Rabobank)分析師預測,由於感染致死或屠宰,今年中國生豬產量將減少1.5億至2億頭。

實際疫情比官方承認的還嚴重

但實際疫情可能要更嚴峻。一些農民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表示,沒有向當地政府報告他們的生豬可能受到感染。還有人稱,官員沒有對上報的疫情給予迅速回應。

因此,許多農民和家畜分析師表示,他們認為這一具有高度傳染性的疾病已波及更多生豬、更多地方,超過了中共官員所承認的程度。

「沒有上報。沒有用!」 48歲的葛秀秀站在西夾河村村外的飼養場說道,這裏位於中國的山東省。「誰管?誰管誰得掏錢。」葛秀秀懷疑政府是否有能力兌現承諾,給他補償。

《紐約時報》說,官方的反映似乎與中國在過去應對涉及公共衛生與安全的危機模式如出一轍,包括1990年代的愛滋病疫情、本世紀初的SARS(嚴重急性呼吸道綜合徵)以及2008年廣泛的嬰兒配方奶粉摻假事件。

當局試圖掩蓋這些問題的傾向會危及公眾的信任。信任缺失使問題更難解決。

「沒有辦法控制你不承認存在的東西。」荷蘭合作銀行分析師克里斯汀・麥克拉肯(Christine McCracken)說。在感染情況未上報或確認的地方,農民和豬肉生產商可能沒有採取充份的安全防範措施,她說。他們甚至可能銷售和加工受感染的牲畜。非洲豬瘟病毒可在未經烹製或冷凍豬肉中存活數周或數月。

「只要一塊受感染的豬肉進入供應鏈,全都會再次被污染。」麥克拉肯說。

在中國各地,人們已在河流和溝渠裏發現了成堆的死豬,表明農民未通知當局便將死豬丟棄。

2月,河北省一豬場主在社交媒體上表示,當地政府沒有對他的公司可能出現的疫情予以正式確認。已經死豬15,000頭,豬場主孫大午寫道。這則附了成堆死豬照片的帖子廣泛流傳。兩天後,農業部確認了疫情,稱為河北省首例。

山東省泰安市的畜牧專家畢傑說,在中國各地,確診病例的時間和模式表明,一些地方在豬生病很久之後才宣佈感染。

西夾河所在的山東是中國生豬的主要產地。然而,到目前為止,官方在該省僅確認了一例非洲豬瘟病例。

早些時候,山東生產的豬肉產品在台灣和東部城市杭州的檢測呈陽性。但當局當時並未宣佈山東有感染病例。

最近,在山東農村附近發現了成堆腐爛的豬隻,一位當地官員在電視上被問及他是否知道非法傾倒豬肉的行為。電視主持人把問題重複了八遍,官員顯得很不自在,承認他不知情。

《財經》4月21日報道,不久前,新時代證券副總經理潘向東、望正資本全球宏觀對沖基金董事長劉陳傑等專家各自帶領團隊,對全國非洲豬瘟發病情況做過調研,發現一些地方政府為了免予追究責任,對上級部門隱瞞當地的非洲豬瘟發病情況,少報漏報當地的生豬減少數量,導致上級對全國生豬存欄、能繁母豬(指產過一胎仔豬、能夠繼續正常繁殖的母豬)存欄情況出現誤判。

逾八成豬農不敢增加畜群

中共農業部畜牧業司副司長王俊勛上周末在一場會議中透露,因非洲豬瘟蔓延,超過80%的豬農場決定不補充畜群,而豬農從來沒出現過這種恐慌,且「若豬農的信心無法恢復,將會傷害消費者」。

潘向東說,目前非洲豬瘟還在全國蔓延,這輪豬周期預計將持續三年以上。他預計,中國豬肉供給缺口可能將達到一千多萬噸,而「全球整個可供貿易量就八百多萬噸,(其中)能分給中國二三百萬噸估計就是極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