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菌戰,也稱「生化戰」。是一種利用細菌或病毒作武器,攻擊另一方人、畜及農作物,造成人工瘟疫的一種作戰方式。由於其對人類社會的巨大危害,早在1925年就已經被國際社會所禁止,可儘管如此,仍有一些國家或組織以細菌戰為手段打擊敵方,在中國最為人所熟知的當屬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日本731部隊對中國人民犯下的纍纍罪行,也因為這點 ,日本至今受到國際輿論的譴責。

自2018年下旬起,由於中共政府的刻意隱瞞和消極防疫,非洲豬瘟病毒在短短三個月時間內由北向南蔓延至中國全境,截止2019年4月30日,中國大陸31個省級行政單位全部淪陷。根據專家的估算,百年內中國無法根除豬瘟病毒。

眼見非洲豬瘟在中國遍地開花,趕是趕不走了,是否可以收為己有,為我所用呢?中共內部的一些人動起了細菌戰的歪腦筋。俗話說物以類聚,人以群分,無論是中共還是非洲豬瘟在國際上都早已臭名昭著,二者臭味相投,很快建立起了相互利用的關係:豬瘟利用中共傳播繁殖,中共利用豬瘟威脅世界。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細菌戰的第一戰竟是與我們血脈相連的台灣同胞。

據台灣衛生防疫部門報告,自2018年12月30日以來金門、連江兩地陸續發現從中國大陸海漂而來的死豬,其中6頭被檢出攜帶非洲豬瘟病毒。不只是海漂死豬,在機場、碼頭等地也陸續檢出中國籍旅客攜帶的非洲豬瘟病毒的豬肉製品,即使明文規定最高可罰100 萬台幣(約合32500美元)的罰款依舊於事無補。更令人覺得不可思議的是,豬瘟疫情在中國大面積爆發後,出於防疫考慮,台灣曾數次向中共政府要求通報,結果要不就是沒答覆,要不就是一句「找聯合國要去」,還向聯合國施壓拒絕台灣代表參加世界動物衛生組織非洲豬瘟專家會議。我們不禁問,如果中共真的視台灣人民如同胞,為何會任由帶病死豬隻海漂到金門、連江兩地?為何放任甚至縱容旅客攜帶豬肉入台?又為何會阻攔台灣代表參加非洲豬瘟專家會議?很明顯,中共絲毫不顧及台灣人的健康,它日思夜想地是如何讓非洲豬瘟傳播到台灣又不髒了自己的手,一旦豬瘟在台灣大面積爆發並引起混亂,中共便有更多的機會插手台灣政局。在兩岸法理上仍屬內戰狀態的大背景下,中共的種種舉動已經構成對台灣的細菌戰。

如果說中共因為顧忌國際、國內的輿論,仍是以「猶抱琵琶半遮面」的形式進行對台細菌戰的話,那麼中共對美國就是正大光明的敲詐了。

2019年3月15日,正值中美貿易戰談判期間,美國邊境與海關保衛局新澤西州紐瓦克港附近的一個倉庫裏查獲了100萬磅的中國走私豬肉,且涉及這批豬肉的企業曾有過產品被豬瘟病毒污染的記錄。對,你沒看錯,是100萬磅!據工作人員估計,如果非洲豬瘟病毒蔓延到美國,將會對美國豬肉工業造成100億美元的損失。或許,這是中共政府不動聲色地給美國的一個下馬威,想通過威逼利誘美國人民,繞著圈子增加自己在貿易戰中談判的籌碼。

所以說,生活在海外的華人別以為生活在海外就跟非洲豬瘟八竿子打不著,說不定哪天北京中南海的幾個大頭一拍桌子,一周後你餐桌上的豬肉全部是帶有豬瘟病毒的。

國際社會需明白,中國人自古以來就是愛好和平的民族,我們不會也不屑於使用細菌戰這樣卑鄙齷齪的手段去擾亂國際、殘害同胞。今日之種種皆非真正的中國人所為,而是馬列邪教禍國之亂象。中國人民也應該從中覺醒,一個殘害同胞的政黨,一個在國際上主動傳播疾病的政黨,一個直到今天仍在進行細菌戰的政黨,能帶領中國人民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簡直荒唐!

從另一個角度看,中共今日會主動撕破偽裝,選擇以細菌戰為手段獲取利益也恰恰說明其 「共產主義」的教義已經破產,勢力江河日下,唯有通過極端的手段才能維持生存。因此只要全世界同心協力,挫敗中共對外進行細菌戰的企圖,中共的末日也就不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