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9日,中共最高院原院長肖揚的死訊被證實。

肖揚1998年起任中共最高院院長,兩屆10年後的2008年卸任。肖揚任內多次主持「反貪報告」,檢討法官腐敗。事實上,肖揚本人醜聞多也幾度被舉報。

最近一次就在肖揚去世前不久,今年2月初,「陝西千億礦權案」原告趙發琦在推特解析「卷案丟失」的最高法高層關係網:王清林法官提到的程新文、杜萬華和周強都有著特殊關係,周強的母親是程的小學老師,程當副庭長是周強找肖揚辦的。周強與杜及杜妻胡澤君均是西南政法78級同學,且周強和杜妻都屬肖揚的門生!為甚麼卷宗被盜能捂得這麼嚴?有人敢偷還能不被查?

而較早一次是在肖揚卸任後不久,2008年下半年,舉報人據悉是廣東紀檢委幹部,以匿名長文披露了肖楊涉及司法腐敗:肖揚帶病提拔粵系法官,組成法官廣東幫,並建立了法官利益集團、開設了司法黑市,以肖揚女兒(時任深圳市保安區法院副院長)、黃松有(時任最高院副院長)等作為核心。他們通過司法專業手段,在證據買賣、買賣文書、低估賤拍、強行破產以及財產侵佔等方面,針對民營企業和國有企業,大家分肥肉。舉報並非空穴來風,2008年兩會後肖揚卸任,當年10月黃松有腐敗案發。

2004年胡溫上台之初,有一批司法貪官被查辦,因而2006年人民網刊文評論「法官躋身腐敗高危人群」,至2008年肖揚一手提拔的得意門生黃松有也涉貪落馬。

這裏對彼時落馬司法高官略做盤點:廣東省高院院長麥崇楷(1994年至2003年間),遼寧省高院院長田鳳歧(1999年至2001年間),湖南省高院院長吳振漢(1998年至2003年間),黑龍江省高院院長徐衍東(1998年至2004年間),北京市西城區法院院長郭生貴(1998年至2007年間),重慶市高院副院長張韜(1999年至2008年間),最高院副院長黃松有(1997年至2008年間)。上述括弧內標注的起迄時間,就是這些法院院長副院長被控犯行期間,基本也是他們任職期間,說明這些人從當上法官就開始腐敗。

2007年1月,肖揚在地方調研時曾稱,「我當院長,最讓我牽腸掛肚是隊伍不要出問題」。上述代表案例充份說明,在肖揚整個任期內,最高院和各省高院的院長副院長都大面積腐敗,中級法院、基層法院的正副院長,以及一線法官和庭長更是腐敗的數不勝數。

2005年9月,肖揚在北京接受官媒專訪時,曾把大貪污犯余振東被引渡回國受審當成「政績」來談。而這個案子恰好證明肖揚當時主持司法這最後一道防線就已全線失守,無處不腐敗。余案即「中行開平案」,2001年10月東窗事發,曾經擔任中國銀行廣東開平支行行長的余振東、許超凡、許國俊,先後把逾4.82億美元的銀行資金轉移到海外,三人並在事跡敗露後逃至美國。

2004年4月,余振東被引渡回國時,官媒樂稱「第一宗」,但有些非官媒報道另有著重點,貪官藏匿貪污所得莫過轉移境外,這需要通過金融機構,銀行高管遂成共犯結構。肖揚任內第一巨貪案、逾4.82億美元「中行開平案」表明,早在2001年那時候,貪官外逃成慣例,金融國企成重災區。

2003年兩會,官媒採訪報道稱「在任期內,肖揚力推法官能獨立審判」。然而當時國際笑話,肖揚身為最高法院院長兼首席大法官,不緊要向警察頭子周永康報告,還要聽其指揮辦案,因為時任公安部部長周永康兼中央政法委副書記。

1999年7月,肖揚履新最高法的次年,即寫下自己任上最大筆腐敗──跟隨中共黨魁江澤民迫害法輪功,成最大違憲案。從那時候起,中共法院變成一支被爛掉了的隊伍,司法腐敗開始發展到無以復加的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