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瀕臨破產的企業,經重整後起死回生,一筆原本無法實現的債權,變成了巨大的利益。為了搶奪債權,地方公安先是以刑事立案,後以民事交通事故公告,並刻意隱瞞當事人,通過虛假訴訟,剝奪了其高達近億元的合法財產。

山東企業家劉因明日前向大紀元投訴,自己正在經歷民營企業家合法財產被侵犯的標準流程,中共黑惡勢力與司法腐敗相勾結任意霸佔民營企業家的合法財產,玩弄法律不講程序,中國司法已經黑暗到了極點。

接上:山東企業家近億財產被侵犯 揭司法黑暗(中)

走出恐懼

採訪中,劉因明多次談到太太現在很支持他。他說,「幸運的是,我和我的妻子已經超越了恐懼。因為只有超越恐懼,我們的對手才會更恐懼。我幫助為公義受難的人,本身就是行公義的事,我不但沒有錯,我應該以此為榮。」

此前近十年,太太一直埋怨他。2009年,國安就給劉因明安了好幾個罪名:其一,幫助「中功」骨幹深圳大學的教師張宏奎等人離開迫害他們的中國;其二,他一直堅持給國內挨整的人的家屬轉錢;其三資助海外民運活動。

2009年,劉因明到國外旅遊剛回國,7、8個國保警察就把劉因明和太太堵在電梯口,當著劉因明年邁的母親、幼小的孩子和眾多鄰居的面把他們帶走了,對他和他的太太嚴加審訊,監視居住了一年多。劉因明還有一個罪名是組織家庭教會,其實他只是一個參與者。

劉因明說,「因為家兄從事海外民主運動,家人和他從十年前就受盡政府的威脅恐嚇、各種逼迫,在夾縫裏求生存。這一次投稿,不全為自己的利益了,我想為中國的民營企業主發聲。這樣剝奪我們的財產,讓我們心寒,我們不服。」

他說,「走出恐懼就是從我太太開始的。我記得很清楚,前年(2017年)3月18日,她給我發一個微信,說你跟國安低下頭、認個錯。那時候國安打電話說要立案,說你已經不是單純的尋釁滋事了,你的行為已經完全構成『顛覆國家政權』了,你現在是國家的敵人了。還搜查了我的辦公室和我的家。」

「我太太很害怕,就埋怨我。我說我們生完二胎不到一個月你就被強行拖上貨車,像牲口一樣拉到縣城計生服務站,被強行結紮,這是對你的迫害和摧殘,你不願意去參加反對抗爭不要緊,但我不服,我對我做的這一切,都不後悔。這樣她就給我發一個微信,我晚上也沒聽見,她在另一個房間睡覺。那天早上我女兒從紐約回來,我太太囑咐了她很多事。當地時間9點了,我太太是很勤快的人,每天早上先起來做飯,我女兒就感覺不好。我跑到她房間裏去,她已經沒有氣了。當時我一下子就癱了。」

「美國警察和救護車過來,把她拉到醫院搶救了5天,才算是脫離了危險。她搶救過來跟我說的第一句話就是,『對不起,我不應該選擇這樣做。』從那以後,她就開始支持我。洛杉磯每一次針對中共政府的活動,我們都是走在最前面。我們對這個政府沒有任何期待了,所以也就不怕了,這叫走出恐懼。」

2018年10月1日,劉因明和妻子參加洛杉磯反共大遊行。(受訪者提供)
2018年10月1日,劉因明和妻子參加洛杉磯反共大遊行。(受訪者提供)

劉因明說,「我們對這個國家已經沒有期待了。許章潤那些人他們看得還不徹底,我們沒有期待了,所以也就沒有恐懼了。我們對這個國家一無所求了。我們都看透了。這個制度不完全改變、這個政權不完全被清算、它的罪惡不完全被清算,所有的人,包括習近平在內,都不是安全的。所有的人,都是受害者,都是這個制度的殉葬品。」

「國內經濟一塌糊塗,失業根本不是它公佈的那些數字,這些沒有工作的人要上街的。欠下的罪惡是要被清算的。這樣的政權,起碼我本人沒有必要再向它示弱。」他說,「如果我們中國有一百萬人對它說不,這個貌似強大、實際上腐爛透頂的政權馬上就會完蛋,一天就完了,根本不需要太多時間。就是大家覺得還有利益、還有期待、還有未盡的利益在,大家都沉默、都在忍讓,不管多恥辱都在忍讓,這就完了。」

劉因明表示,太太現在完全像新生的一個人一樣,非常樂觀、向上,每天都要去社區學院學語言、交朋友。能夠得到太太的肯定,劉因明感到非常欣慰。此前,連親戚都不理解他。

劉因明說,「我爺爺就是被共產黨迫害死的,他是絕食死的,才39歲。他就是個資本家、就是有錢嘛。『六四』的時候濰坊的高校學生成立了一個敢死隊,我哥說要有一個大學的老師跟著啊,負責學生的安全。我哥領著學生去抗議,回來馬上就(被)撤消一切職務。」

「我父親死的時候最大的遺憾就是沒見到他(我哥),而且是將近20年沒見到他。我哥三十幾歲就是副教授,而且是歷史系的系主任,寫了好多書,我父親一直以他為榮的,後來就不願提他。」

劉因明還提到中共體制裏的貪官,「貪官其實很可憐的。你有幾十個億能花得掉嗎?不是一種病嗎?金錢有那麼重要?人為甚麼不去追求尊嚴和榮譽,而去追求金錢呢?這就是我們這一代人的宿命:我們飢餓過、貧乏過,我們一旦有機會就要把錢裝在自己的腰包裏,這是一種病、飢餓基因。這是中共這個制度給我們造成的陰影,我們都是病人。我們這個民族就生病了。」他說,「而且他們為了在這個體制內建立自己的地位,他們必須要去迫害別人。」

劉因明最後動情地說,「自由從來就不是被恩賜的,那些幻想被恩賜自由和尊嚴的人,通過我的遭遇,都醒醒吧!最好的投資,是對自由和尊嚴的投資。我們不要去只關心物質上的得失,為了自由平等,為了我們的尊嚴、我們的父母、我們的女人和孩子,我們應該站出來向這個妄自尊大的政權說不,資助聲援那些敢於為我們發出吶喊的義人和抗爭的團體,這樣,自由的曙光就會降臨到我們出生的這塊土地上——這塊被重重陰霾鎖定了整整七十年的土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