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周末》19日刊登一篇題為「濟南:崛起的互聯網審核之都」的文章,該文披露了中共在中國大陸的整個內容審核產業佈局,其中提到濟南作為北方的內容審核基地,其重要性正在凸顯。不過,這篇被網民稱為「五毛之都」的長文遭到全網封殺。

審核員簽保密協議

2019年3月11日,中共官方媒體人民網與濟南市簽署戰略合作協議,將在濟南建設「內容審核平台」。字節跳動、鳳凰網、一點資訊、最右APP等,也已經在這裏建立審核基地。

據《南方周末》報道,此前,天津曾有「內容審核之都」的稱號,「字節跳動」就曾將內容審核業務放在天津。濟南將會成為「字節跳動」繼北京之後全國第二大營運中心,人員規模將會達到3,600人。

濟南市的萬達中心3號樓,其中四層辦公樓是「字節跳動」一個內容審核基地。沈傑是做抖音國際版的審核工作,這份工作給他留下最深刻的印象就是要上夜班。沈傑告訴記者自己簽了保密協議,不能聊太多。

審核內容以時政類為主

年輕、有精力、能熬夜,是這個群體主要的特徵。內容審核員們每天要對大量的文字、圖片、影片內容進行審核,這些內容中不乏暴力、色情等內容,這會給他們帶來巨大的精神壓力。

但是,審核員審核的內容主要以新聞為主。陳鵬是「字節跳動」在濟南內容審核團隊的一位行政人員。據他介紹,他們在對審核員進行招聘時,主要問的問題就是時政類新聞、相關人員的名字、近期發生的重大新聞等。招聘通過之後,還會經常進行培訓,以加強審核員的意識。

被地方政府扶持與利用

據一位接近濟南市政府部門的人士介紹,濟南市委宣傳部、網信辦對內容審核這個產業總體上是支持的。地方政府將這些互聯網公司的內容審核團隊引進過來,有助於地方政府更好地處理輿情問題。

除了濟南和天津之外,武漢、西安、鹽城、重慶、成都等,也分佈著不少內容審核團隊。公開資料顯示,字節跳動在全國共有6個內容質量中心,分別位於北京、天津、濟南、西安、成都、龍巖。

在整個內容審核的產業格局上,天津、濟南是北方的兩大基地,西安是西北地區基地,重慶、成都負責西南地區,武漢則負責華中地區。

評論:中共試圖把危機轉嫁到民間

今年1月,《紐約時報》曾報道總部設在北京的科技服務公司博彥科技,在其內容審查工廠僱用了四千多名員工,日夜瀏覽和審查網絡內容。

報道說,博彥科技公司開發了一個龐大的信息數據庫。他們還會使用反審查軟件定期訪問被當局屏蔽的所謂「反革命」網站收集信息,然後更新數據庫。新員工都通過這個數據庫學習。每個班次開始時,審查員都會聽取客戶發出的最新審查指令,而這些指令是企業客戶從政府審查機構收到的。

中共建立了世界上最廣泛、複雜的網絡審查制度,近年來其管控越來越嚴厲。去年12月底英國《衛報》就發文把2018年形容為中國「審查年」,指中共去年在控制民眾能看和不能看甚麼新聞與資訊方面加強了行動。

文章指,中共當局一直強迫民運人士與大學教授刪除他們的社交媒體帳戶。去年10月,近萬個有關出版、娛樂以及名人新聞的網站被關閉。

近期,中共當局輿論管控升級。4月8日,社會學者於建嶸、專欄作家童大煥等多位網絡「大V」遭新浪微博禁言、關閉帳號。

時政評論員唐靖遠認為,當前中共試圖把它面臨的經濟和金融危機轉嫁到民間去,如果民眾掌握真相,大規模的自救或恐慌都有可能摧垮中共對社會的管控狀態。中共的如意算盤是希望民眾在無知中保持自我麻醉狀態,成為它一茬茬反覆收割的韭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