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司法部4月18日公佈通俄門調查穆勒報告,美媒分析文章滿天飛,一則評論引起特朗普總統的關注,並在其推特帳號分享。該文分析,穆勒報告說明了一切,即通俄調查原本即是一個笑話,以及穆勒立場偏頗,忽略整件事件的起因。

4月19日上午,特朗普總統在一則推文分享《華爾街日報》記者金伯利‧斯特拉瑟爾(Kimberley Strassel)針對穆勒報告發表的評論文章《穆勒報告不言自明》(Mueller's Report Speaks Volumes),並讚許她應該獲得普立茲獎。

「她(記者金伯利‧斯特拉瑟爾)是一個瑰寶(我不認識她),從一開始就正確地稱之為俄羅斯騙局!其他犯了多項錯誤的記者,反而獲得獎項。(而那些都是)假新聞!」特朗普在推文上寫道。

穆勒報告小檔案

特朗普總統2017年1月上任,當年5月司法部副部長羅德‧羅森斯坦(Rod Rosenstein)任命前聯邦調查局(FBI)局長羅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為特別檢察官,專司通俄門調查。調查重點為俄羅斯對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的干預,以及特朗普總統是否妨礙司法公正。

2019年3月22日,特別檢察官羅伯特‧穆勒完成通俄門調查報告。

4月18日上午9點30分,美國司法部部長威廉姆‧巴爾(William Barr)召開新聞發佈會,說明通俄門調查報告相關事項,並根據穆勒報告再次確認特朗普清白:沒有通俄及妨礙司法。11點,司法部公佈穆勒報告公開版。

華日記者:特朗普總統忍受沒必要的調查

《華爾街日報》記者斯特拉瑟爾在其文章說,穆勒的調查結果與其所遺漏的內容,都給人們帶來相當的啟發。

她寫道,在2017年秋天之前,很明顯地,陷於矛盾之中的穆勒,已無法看清通俄門事件的真相,也就是該事件與FBI的瀆職行為的關係更甚於特朗普競選團隊,而司法部公佈的448頁穆勒報告公開版,清楚地向讀者展現了穆勒調查團隊的偏見。

特朗普總統絕對有權力因該報告得到了解脫。報告顯示,他忍受了一項沒有必要的殘酷調查,該調查甚至是愚蠢地想要拉他下台。

「該報告凸顯出這名特別檢察官在腦中的法律思維,如何一股勁地及異想天開地想要創造特朗普團隊成員與俄羅斯共謀,或者妨礙司法的犯罪,以及穆勒團隊在擁有相當調查權力及採取激進的戰術下,最終仍無法如願。」她寫道。

穆勒通俄調查只是「一個笑話」

穆勒報告總共有兩章,第一章是關於特朗普競選團隊在2016年大選中是否與俄羅斯串謀、試圖影響大選的調查。

斯特拉瑟爾說,穆勒團隊花了近兩年的時間,用了數萬個字描述特朗普競選團隊成員和俄羅斯人之間微不足道的互動,這些接觸多數是隨機、隨意以及非關緊要的事件,穆勒龐大的律師團找遍聯邦法規,包括欺詐、競選捐款,以及外國代理人等,也找不到足以對特朗普團隊成員定罪的證據。

因此,在第一章的總結,穆勒只能做出特朗普競選團隊成員沒有與俄羅斯人串謀的結論。這項結論反映了發動這場調查只是「一個笑話」。

調查特朗普妨礙司法 背後動機可疑

穆勒報告的第二章是有關特朗普總統是否涉及妨礙司法。司法部部長巴爾18日在新聞發佈會上意有所指地說,他不同意「穆勒的一些法律理論」。

斯特拉瑟爾在文章中說,巴爾部長此言,或許是質疑穆勒展開這項調查,並不符合司法部副部長羅森斯坦任命他為特別檢察官的授權範圍,或者穆勒長期以來對起訴在位總統的主張。

斯特拉瑟爾說,或許穆勒是想要參照被特朗普開除的FBI局長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的做法。2016年7月科米在新聞發佈會上,指責希拉莉在電郵門案的做法不當,但是他決定不對其提出指控。

穆勒採取了和科米同樣的做法,只是根據一個更不恰當的法律基礎。對一位沒有犯錯的總統,穆勒團隊用了將近200頁,試圖找出其「妨礙司法」的證據。這一次,司法部長清理了這些亂七八糟的調查結果,明確地認定特朗普的清白。

斯特拉瑟爾指出,對穆勒來說,他可能不在乎,他的報告顯示其目的是要達到彈劾特朗普總統的目標。他在報告中寫道:「我們得出的結論是,國會有權禁止總統腐敗地運用權力。」

護衛前FBI局長 穆勒非理想人選

穆勒在報告中只是輕描淡寫地提及FBI在2016年展開通俄調查,沒有追究當時FBI局長科米利用未經證實、由民主黨幕後操作的黑檔案,向法院聲請監聽特朗普團隊成員的合法性,反而將科米所做的一切視為合法,並且以10件事情質疑特朗普總統的行為。

針對特朗普總統是否涉及妨礙司法,穆勒在報告中說,他的團隊總共調查10件事,包括特朗普總統於2017年6月請白宮律師轉達當時的代理總檢察長(司法部代理部長),穆勒具有利益衝突並且「必須予以撤職」;特朗普對司法部任命穆勒為通俄門調查特別檢察官,一開始感到憤怒,認為這將意味著「他的總統任期或將結束」;總統要司法部部長傑夫‧塞申斯(Jeff Sessions)辭職;後來試圖要塞申斯拿回對通俄門調查的控制權;開除聯邦調查局局長科米等。

斯特拉瑟爾在文章最後寫道,穆勒是制度主義者,其團隊中有許多人都是司法部的檢察官,有些人是煽動2016年通俄調查、主張特朗普團隊與俄羅斯共謀的人。司法部選擇穆勒負責通俄門調查是個錯誤決定,他無法提供誠實的調查,這份穆勒報告證明了這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