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8日,紐西蘭Stuff新聞網的一篇文章引述專家的話說,華為自從被紐西蘭通訊安全局禁止參與5G網絡建設後,加緊了在紐西蘭的輿論攻勢,其贊助紐西蘭的主流媒體及地方政府等的各種活動,旨在改善形象、扭轉民意,從而給紐西蘭政府施加壓力,以期能夠在紐西蘭鹹魚翻身、成為打開五眼聯盟乃至整個西方世界對其禁令的突破口。

華為欲突破封鎖 紐西蘭是突破口?

報道說,2018年年底,紐西蘭政府通信安全局(GCSB)以「重大網絡安全風險」為由,阻止了華為向紐西蘭電信巨頭Spark提供5G設備、參與紐西蘭的5G網絡建設。自那以來的幾個月中,這家中國的電信巨頭就發起了一個公關運動,旨在取悅紐西蘭消費者。

例如,在一系列整版的報紙廣告中,華為以「5G沒有華為,就像橄欖球運動沒有紐西蘭」為廣告詞,把自己在5G網絡中的地位與紐西蘭在英式橄欖球運動中的地位相比。從那以後,華為的這個廣告就持續地在Stuff新聞網和《紐西蘭先驅報》(NZ Herald)的在線平台上播送。

華為的這些贊助行動引發了很多紐西蘭人的擔憂,比如,華為的標誌出現在所有《紐西蘭先驅報》的焦點影片中,甚至連總理每周例行的內閣會議後的新聞發佈中都有。

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國際網絡政策中心負責人佛格斯‧漢森(Fergus Hanson)表示,雖然各個公司都推出廣告宣傳自己,這種方式合情合理,但華為的宣傳目標很明顯,就是要給紐西蘭政府施加壓力。

「華為顯然意識到了這是一個互相關聯的問題,如果它想要在西方世界維持其市場准入的話,它就必須把它(禁令)扼殺在萌芽狀態。」

漢森表示,如果華為能夠迫使紐西蘭政府在對其的5G禁令上退步,這就將是華為的「重大戰略的勝利」,並有助於破壞五眼聯盟其它國家(美國、澳洲、英國和加拿大)阻止華為的立場。

他說,目前華為的攻勢「是一種溫和、友好的方式,但如果紐西蘭堅持對華為的禁令,那麼中共可能就會開始那種暴躁和憤怒的中國式行動,就像現在中共對付澳洲的方式,諸如減緩其出口等的此類事情」。

澳洲在2018年8月出台了對華為的明確禁令,雖然沒有提到華為的名字,但明確禁止了「可能受到外國政府法外指示」的設備供應商。這導致中共向世界貿易組織(WTO)提出申訴,並針對澳洲的出口施加影響。

美國和日本也都對華為發出了禁令,英國和加拿大目前稍微有點搖擺不定,而紐西蘭的大門對華為還沒完全關閉,因為Spark的提案目前也只是暫時停止,所以華為可能感到在紐西蘭還有機可乘。

5G可使國家癱瘓 華為有安全風險

文章說,世界各國都在準備轉向第五代(5G)移動標準。5G承諾數據速度比4G快100倍,但因為它與傳統的網絡設計不同,所以會帶來新的安全風險。華為聲稱其5G的部署速度比競爭對手更快,價格也更便宜。

漢森表示,如果華為參與一個國家的5G網絡建設,最大的國家安全風險就是網絡破壞,這家中國電信公司有能力通過關閉5G網絡使整個國家陷入癱瘓。

5G網絡的設計可用於連接國家經濟的每個部份,包括運輸網絡、電網、醫院甚至無人駕駛汽車等等。「如果5G能夠像承諾的那樣運作,基本上就可以關閉整個國家的經濟。」漢森說。

GCSB在其去年11月份的關於Spark提案的決定中,已經在其5G情況說明書中明確地承認了存在這種風險。只是這個文件並沒有提及華為或任何其它電訊營運商的名字。

GCSB說:「任何對公共電信服務或者公共電信網絡支持的通信機密性和完整性造成的重大干擾都可能對我們的經濟福祉、我們的健康和國家安全、公共機構的完整性以及我們的國家安全產生重大影響。」

GCSB發言人表示,他們已經給了Spark機會,它可以通過「對所發現的風險進行緩解」的計劃,來回應禁止華為參與的決定。

為甚麼不能是華為5G網絡?

文章說,電信基礎設施已經成為一些國家從事間諜活動、破壞活動或外國干預的一個有吸引力的目標。

在中國,法律要求私營公司設立黨支部,大多數公司的老總都是中共黨員。中共法律中的一個條文還規定,任何中國公司都不能拒絕幫助中共當局蒐集情報。雖然華為一直否認受中共當局操控,但此前很多報道都指其與中共國安等系統聯繫密切。

漢森表示,中國在中共的統治下變得越來越專制,它可以利用華為在國外建立的5G基礎設施,反過來對付這些國家。「中共目前正在做的事情,讓人不敢相信它不會強迫中國公司並採取更激烈的行動。」

漢森舉例說,華為是位於埃塞俄比亞的非洲聯盟(AU)總部的主要通信技術系統供應商,這幢大樓的2億元建築費用同時也來自中共當局的捐款。

2018年年初,法國報紙Le Monde Afrique報道了這幢建築的電腦系統存在問題。這篇報道說,五年來,非洲聯盟服務器的數據都在半夜轉移到上海的服務器上。據報道,建築物的牆壁和桌子裏,還發現了麥克風和竊聽裝置。

誰拿了華為的錢?

報道說,華為在紐西蘭兩大媒體集團——《紐西蘭先驅報》和Stuff新聞網所在媒體集團都投放了大量廣告和贊助。

但《紐西蘭先驅報》編輯善安‧庫利(Shayne Currie)表示,華為與其母公司NZME媒體集團的商業安排是「保密的」,所以不知道內情,但媒體始終保持了編輯的獨立性和決策權。不過當被問及華為是否贊助了先驅報的付費主打平台Premium時,庫利卻沒有回應。

華為紐西蘭的副總經理安德魯‧鮑沃特(Andrew Bowater)也表示,華為與先驅報和Stuff新聞網等媒體只是客戶與媒體的關係。「我們根本沒有任何編輯控制,只是純粹的設備推廣。」

華為還贊助了紐西蘭最重要的新聞獎項——Voyager媒體獎。這個獎項的主管簡‧法瑞(Jane Phare)表示,他們與贊助商的安排是保密的,但她確認,沒有贊助商在評判或對參賽作品的提名上有任何發言權。

另外一個接受華為贊助資金的組織是紐西蘭地方政府(LGNZ)的全國組織。LGNZ發言人表示,華為是2017年紐西蘭—中國市長論壇活動的一次性「白銀」(第二大)贊助商。「我們與其它組織共同組織活動時,我們需要尋求贊助。」

華為紐西蘭公司稱,它在紐西蘭進行的贊助,大多數都是受贊助方自己找來的。

專家:華為贊助媒體不合適

報道說,除了向多家媒體機構(包括Stuff新聞網)支付廣告費用外,華為還贊助了紐西蘭的政治機構和媒體組織。

在紐西蘭,私營公司完全有權進行廣告和贊助活動,而這些活動並沒有任何不妥之處。

但鑑於政治敏感性,中國問題專家、坎特伯雷大學教授安-瑪麗‧布萊迪(Anne-Marie Brady)質疑華為給紐西蘭媒體砸錢的恰當性。

「我們民主的力量依賴於新聞自由,不受公司審查制度的控制或限制。」布萊迪教授說,「媒體的工作,就是掌握問責並提出疑難問題的權力。」

華為贊助了《紐西蘭先驅報》焦點影片節目的所有內容,甚至在總理阿德恩(Jacinda Ardern)每周新聞發佈會的直播上,都有華為的標誌。

報道還認為,華為還將贊助《紐西蘭先驅報》未來將付費的深入報道平台。

華為利用民主國家的弱點

報道引用美國情報機構前顧問、國安分析師保羅‧布坎南(Paul Buchanan)的話表示,華為試圖轉變公眾輿論的舉措,將成為其向紐西蘭政府施加壓力的源頭。他認為華為的公關活動是在中共採取更加激烈的措施之前的「預演」。

布坎南說:「華為並沒有在澳洲進行這樣的廣告活動——那是它覺得沒有必要,因為在澳洲,華為被禁入5G網絡已經是定了音的買賣,而且(中共)已經把澳洲投訴到了WTO。」

布坎南表示,在紐西蘭這樣的自由民主國家中,華為有權在其想要花錢的地方花錢。「民主國家的致命弱點就是信息自由」,「你不會看到人們代表思科、西門子或其它電信公司在中國開展這類活動。」

「這是中共的優勢。它可以利用民主制度的信息自由,反過來對付這些民主制度國家。」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