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濟醫院器官移植研究所主任醫生夏穗生4月16日去世。他從事肝外科與器官移植學術研究60多年,被冠以「中國器官移植的拓荒者」。夏穗生雖然已經去世,但他依然得面對道德的審判和追查國際的立案追查。

追查國際負責人、哈佛大學醫學博士汪志遠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之所以追查夏穗生,是因為他涉嫌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是責任人之一。

2008年11月,夏穗生作為涉嫌活摘器官的責任人被追查國際追查。追查國際的調查顯示,截至2007年,夏穗生參與實施肝移植235例。

汪志遠說,「在我們的調查中,同濟的醫生護士就明確承認他們用法輪功學員器官,我們有錄音證據證明。而且從整體上來講,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這件事情,是由江澤民下令,全國進行的一次國家犯罪,夏穗生所在的同濟醫院是一個重點醫院。夏穗生作為領導和他的學生、部下,都參與了這件事情,這個嫌疑很大。所以我們對他立案追查。」

據陸媒報道,50年代,夏穗生從同濟醫學院畢業,是中共建政後培養的第一批醫生。夏穗生早年做肝切除術,但肝臟切除術有其侷限,不可能一直切下去。於是開始嘗試肝臟器官移植,先從哺乳動物(狗)的肝臟移植入手。

1977年12月30日,夏穗生為一名肝癌晚期的女患者施行了肝移植手術。不久後,又為一位名患者進行了肝移植手術,患者存活了264天。中國人體器官移植事業被認為就此起步。

1985年起,夏穗生擔任器官移植研究所所長,先後建起肝脾移植、腎移植、胰腺移植、細胞移植等6個研究室。1986年,研究所成為衛生部重點實驗室,不久又被國家教委列為重點學科和重點實驗室。

但據中共前衛生部副部長黃潔夫對媒體表示,以肝移植為例,從1977年到1983年,由於當時技術落後,跟國外交流不多,全國只做了約58例肝移植手術,絕大多數手術對像在3個月內去世。之後,中國肝移植陷入「十年停頓」。

中國掀起肝移植手術的第二次高潮,是從1999年開始的。彼時,已年高75歲的夏穗生也積極參與其中。

《河北青年報》4月18日報道,同濟醫院器官研究所所長陳知水在1987年成為夏穗生的研究生。陳知水告訴記者,1999年他33歲,那時候國內能成功實施肝移植手術的醫生鳳毛麟角。夏讓陳知水主刀,5個小時手術,他坐在一邊指導,給陳知水打氣:「膽大心細,放手做,失敗了算我的。」

公開資料顯示,夏穗生培養的器官移植事業「接班人」,包括博士後1人,博士44人,碩士24人。如華中科技大學附屬同濟醫院器官移植研究所主任醫生陳實,哈爾濱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普外科教授、主任醫生姜洪池等,都是當年夏的學生。他們也都被追查國際列為追查對象。

活摘罪惡是政府行為

旅美政論家、《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在1999年之後,大量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所以中國就成了器官移植大國。在別的國家要排隊等,要找到相匹配的供體都很困難,唯獨在中國這種手術做得輕而易舉,可見這裏有一個龐大的活體器官庫,這只可能是有政府在背後支持才可能成為這樣。

胡平指出,一般江湖郎中或者私人小醫院根本做不起這種手術的。整個犯罪鏈條至少有一頭是連接在當局的公立大醫院的。這本身就看出這個罪惡是跟政府是密切相關的,政府絕對在中間扮演非常惡劣的角色。而且全國連成一氣的。

他說,「新疆要一個供體他馬上從別地方飛機給你送過來,整個系統是連成一片的。當然跟政府有關,如果地方一些黑社會不可能有這麼大的一個聯絡網。所以這些都表明這件事情就是政府的作為。這個問題是最嚴重、最惡劣的一點。」

中共以死囚器官掩蓋真相

1999年以來,中國每年移植手術量在上萬例,而在中國沒有認定腦死亡、沒有多少親友捐贈器官的前提下,移植的器官從何而來?其供體來源中共至今無法解釋。

2006年活摘器官被曝光以後,中共高調承認使用死囚器官。汪志遠認為,因為死囚器官是個無底黑洞,而且是黑箱作業,不能溯源。中共是為了掩蓋黑幕,轉移目標,而淡化法輪功學員的指控。

胡平認為,因為當局都是非常保密,有一些做這種手術的人並不知道器官的來源。如果重視這件事情,不難發現背後的罪惡,但是很多人就故意不看不管。中國的醫生對生命缺少敬畏之感,對罪惡採取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態度。

他指出,但是很多人是知道供體來源的。當時這種器官移植手術能夠氾濫成災,首先就是江澤民政治迫害,他想從肉體上消滅法輪功的一個罪惡手段。另外,高級官員他有這個需要,需要換器官來延命。搞成了一個大的生產鏈,本身有巨大的利潤,也使得器官移植越搞越大。

捐獻器官的謊言

陸媒報道,2013年,武漢市紅十字會和同濟醫院合作宣傳器官移植,夏穗生出席。第一個簽署了遺體捐獻協議書。

汪志遠指出,由於國際社會的譴責,用死囚器官也違反人權,中共從2010年開始試點公民捐獻,2013年以前全國只有120個捐獻。2015年中共宣佈全部停用死囚器官,全部使用公民捐獻。但是移植手術的數量每年還在增長。

中國人體器官捐獻管理中心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4月7日,捐獻志願登記人數1,188,408人,捐獻器官65,808個,實現捐獻23,059例。國家衛生健康委發佈數據顯示,2017年中國的器官移植數量已位居世界第二。

汪志遠說,美國自願捐獻的人群有1.4億左右,2017年一年死亡捐獻器官總人數才10,287人。在美國做一個肝臟移植、腎臟移植平均等待是2-3年,中國的等待時間是2-4周。

他分析說,登記捐獻的人應該各種年齡都有,而且是能夠聽共產黨號召的人,或者是有善心的人吧。如果是20歲的大學生得等50、60年後才能提供器官,也有車禍、疾病死亡的,按國際慣例方式計算,當年能夠提供器官的比例是7/1,000左右,這其中能夠用的器官是1%-2%。

「1188408的7/1,000是8318人,再乘1%-2%。也就是說,一年有80到160多人。那1、2百人提供器官,你一年做1萬多人,那剩下的是哪來呢。中共的捐獻數據是明顯的謊言。」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