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國檢方決定不予刑事起訴4個月後,早前指控劉強東性侵的明尼蘇達州立大學女大學生16日正式對劉強東和京東提起民事訴訟,表示自己在2018年8月30號遭劉強東強姦,並披露了更詳細的整個過程細節。

本次訴訟中,女留學生劉女士公佈了自己的姓名叫Liu Jingyao,尋求的賠償數額尚未公開,但法院文件顯示,賠償金額超過了所需的5萬美元門檻,符合法院行使管轄權的額度要求。 

起訴書並將劉強東與京東同時列入被告,指京東對劉強東的行為負有「連帶責任」,因為他涉及的這宗案件發生在「看似」與他工作有關的活動中。法庭文件還指,劉強東侵害及毆打的行為也是在其他兩名京東員工Vivian Yang Han和Alice Zhang Yujia在場的情況下開始的。

大陸資深媒體人王志安發佈了一份他獲得的「劉強東性侵案起訴書」。

起訴書中,原告劉姓女生一共提出了六項指控:1. 意圖傷害和毆打;2. 非法限制自由(在豪華車內);3. 性侵和毆擊(公寓內);4. 意圖傷害和毆擊的連帶責任(豪華車內);5. 非法限制自由的連帶責任(豪華車內);6. 性侵和毆擊的連帶責任(公寓內)。

起訴書詳情曝光

根據這份起訴書介紹,2018年8月25日,劉強東參加清華大學和明尼蘇達聯合舉辦的DBA項目,他和家人一起乘坐私人飛機前往明尼蘇達阿伯里斯。按照計劃,他要在明尼蘇達參加為期一周的暑期課程。在這裏,他遇到了涉事的劉姓女生。

原告劉姓女生在2018秋季課程開始前,作為一名志願者受邀參加DBA中國項目,邀請人是DBA項目副院長崔海濤。 崔是以個人名義通過原告的父親發出的邀請。她被選中的原因是來自一個成功的商人家庭。

崔還告訴原告,作為志願者參與項目,將有機會和最頂級的總裁級人物建立人脈關係,這在她申請研究生項目和就職方面都有價值。受這些說法的影響,受害人接受了邀請。志願工作在DBA中國項目學員8月5日抵達明尼蘇達州開始。

8月29日,原告在前台履行志願者職責時,另一個DBA中國項目的學員姚其湧(Charlie Yao),邀請原告參加次日(8月30日)在日式餐廳Origami的聚餐。但沒有告訴原告是劉強東私下要求姚去邀請原告的。

而在這一周的早些時候,被告劉強東已經採取相似的手段同原告相識,安排崔海濤邀請原告和其他一些人打高爾夫球,原告拒絕了邀請。

原告在接受了姚的晚宴邀請之後,意識到並沒有其他DBA中國項目人員受邀,並為此感到不安,於是要求她的一位朋友,DBA中國項目唯一的一名男性志願者Tao陪伴參加晚宴。

晚宴開始前不久,劉強東先是將妻子等家庭成員送至機場,送他們搭機離開明尼阿利斯,然後趕赴晚宴。

原告到達之後被要求坐在劉的左側座位,這是應劉強東之前對姚的指示做的。她是所在桌子唯一一名女性,其他在坐的全是中年高管培訓班成員。

晚間聚餐時,她被劉強東多次要求喝酒。劉強東告訴她,如果拒絕喝酒,就是在其他企業高管面前丟人,不給他面子。原告因為劉和其他同事的強迫行為而醉酒。曾私下求Alice(京東員工Alice Zhang Yujia)幫自己打車回家,稱自己已經醉酒。而原告帶來的朋友則在她不知情的情況下被另一名DBA學員帶離了餐廳。

晚飯過後,原告被帶進一輛豪華轎車(每周的租金1.8萬美元),劉強東,Alice和Vivian(京東員工Vivian Yang Han)也進去車中。車上,被告一直開始觸摸原告,並試圖脫去原告的衣服和內衣。原告多次懇求劉強東不要碰她。

後來,豪華轎車停在了劉強東租住的一處豪宅前。原告意識到並沒有被送回家,拒絕進入豪宅,同原告在車前對峙。劉強東抓住她的胳膊,強行把她推回了轎車的後排,司機見證了這個過程。

離開豪宅前往她的住宅路程中,被告再次觸摸她,並試圖壓在原告的身上,並將手伸到原告的衣服之下。此時,坐在司機旁邊前排座位上的一名劉的助手Alice把後視鏡向上翻,防止司機看到後排發生的事。

到了原告的公寓後,劉強東,助手Alice和她一起進入樓內,但劉指示Alice不要跟隨。到達公寓之後,劉強東沒有離開,而是脫掉所有的衣服,躺在了床上。原告請被告離開公寓,但被告告訴她,她可以成為像鄧文迪那樣的女人。並在之後用蠻力實施了性侵。

遭性侵之後,原告通過微信告訴了朋友Tao自己遭到性侵,Tao在酒店工作人員鼓勵下報警。 

劉強東和京東面臨嚴峻考驗

王志安的文章表示,這宗訴訟,對於劉強東和京東來說,將是一場嚴峻考驗:

雖然此前明尼蘇達警方放棄了對劉強東案的起訴,但民事訴訟的定案標準,要遠遠小於刑事案件。只要陪審團認為原告提交的證據優於被告,原告的主張就很可能得到支持。

此外,從起訴書中原告方的主張來看,劉強東在涉事過程中,不但從京東獲取了財務上的支持,而且也是基於職務行為的期間發生的事情。劉強東性侵和這些指控一旦被法庭認定為事實,京東公司和劉強東將會面臨相當巨大的挑戰。因為這意味著京東這家在美國上市的公司不但為此要承擔數額巨大的賠償責任,投資者也會對京東公司的治理結構產生懷疑。

專家:和解可能性更大

據北美律師圈的人透露,案件原告的代理律師弗羅林(Wil H. Florin)「非同一般」,他的Florin&Roebig律師事務所擁有超過30年的歷史,其辦事處開遍美國全國,是著名的結果導向型律師事務所,以能幫客戶要到高額賠償金著名。該律所曾在一起性侵案中,爭取到了4700萬美金的賠償。

美國知名法學院Mitchell Hamline School of Law榮譽退休教授戴利(Joseph L. Daly)則表示,90%的性侵民事訴訟最後都以和解告終。在他看來,這宗訴訟很大可能也將達成和解,因為劉強東和他的公司應該都不希望,整個案件的細節在庭審上被公佈。

據悉,4月17日,京東和劉強東方面已分別對此作出回應,「我們目前對此無法發表評論,但我們將堅決地對這個不實的指控進行辯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