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美國公共廣播電台亞特蘭大地方電台4月15日報道,美國第39任總統卡特在14日的一次教會主日聚會上透露,前一天晚上特朗普總統給他打了電話,表示對中國越來越強大的經濟實力和「正在超越美國」深感憂慮,但卡特對此卻並不擔心。這是特朗普第一次給卡特打電話,主要討論今年1月卡特給特朗普寫的信中提出的一個建議,即成立一個由六人組成的專家小組,在幕後協助他改善與中國的關係。

在中美貿易戰中,北京被打得節節敗退的大背景下,此篇報道出來的似乎很及時,美國一些媒體和海內外親共媒體紛紛跟進,標題基本圍繞「特朗普擔心中國超越美國」、「特朗普不安」,以突出中國的厲害;親共的多維網甚至還稱「擔心中國復興超美,特朗普不妨學學卡特」;中共退休高級將領金一南還大讚卡特「薑還是老的辣」。問題是特朗普的擔心並不意味著害怕中共,讓特朗普學習卡特,估計金一南等中共高官也知曉不過是個玩笑,是個願景罷了。

其實,對於卡特放出的消息,外界大可不必當真。要知道,特朗普給卡特打電話不過是一種禮節性的回應,畢竟還要對高齡的前總統保持某種尊重。而且回電是在收信後的三個月,對於其建議有多重視大家可自行判斷。

此外,白宮在卡特釋放消息後以書面而非發言人的聲明確認了兩者的通話,稱卡特就當前中美談判問題給特朗普總統寫了一封漂亮的書信,兩人進行了很好的電話交談,談及包括特朗普在中國貿易問題上的立場和其它多個議題。白宮純粹禮節性、中立性的書面聲明,再次證明了特朗普根本就沒把卡特的建議當回事,與之通話僅僅是為了通話本身。

再從特朗普政府一直以來對中美貿易談判的強硬態度,以及打得北京從叫囂「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到現在同意了很多條件,以及特朗普自信地表示「簽不簽協議,美國都是贏家」,哪裏看得出特朗普要向卡特學習的意思?筆者推斷,特朗普選擇現在這個時機給卡特打電話,也是在暗示卡特,他的辦法是行不通的。

卡特的辦法為何行不通?因為卡特的辦法是建立在誤判中共的基礎上的。中國人知道卡特,是因為他是在尼克遜訪華後,與中國1979年建立外交關係的美國總統。

根據美國國務院2013年解密的外交檔案,當時的國務卿萬斯原本建議卡特總統提早通知台灣,但擔心美國國會介入而決定保密。在中美宣佈正式建交前不到7個小時,台灣當局才得到通知。

美國之音專題紀錄片透露,得知消息後的時任中華民國總統的蔣經國以「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的「三不政策」回應,並向美方表示:與中共談判是「自殺行為」。而美國國會在獲知消息後,極為憤怒,這才導致了《台灣關係法》的出爐,保持美台關係。

顯然,正是卡特沒有認清中共的本來面目,力主與中共建交,才種下了今日美國和西方世界被中共大舉滲透的禍根。

政治上糊塗的卡特在1980年大選輸給列根後,回到自己格魯吉亞(Georgia)的農場。其卸任時的支持率從剛上任時的66%降至34%。作為虔誠的信徒,心地善良的卡特退休後做了不少事情,比如參加和平談判、參加選舉觀察和疾病控制,創立了卡特中心,在艾默理大學教書等,同時亦多次訪問中國,和中共領導人「交情」很深。

或許,在他的眼中,中共的鄧小平等高層都很「真誠」、「坦率」,而這又是他的誤判。與中共打交道這麼多年,他難道不知道中共對中國人犯下的纍纍罪行嗎?不知道有多少中國人在一次次的運動中被殺、被戕害?不知道天安門廣場上有多少中國人死難?不知道中共活摘器官的滔天罪惡嗎?作為神的信徒,為何會對這樣的罪惡視而不見,而希望以自己的仁慈、寬容之心樂見中共坐大呢?坐大的中共真的會改變嗎?

幸好,特朗普總統和其鷹派閣僚早已慧眼看穿了中共一個個騙人的伎倆,看穿了中共的陰謀,因此將美國戰略目標的頭號敵人指向中共,並正在從政治、經濟、軍事、科技、網絡、人權等全方位反擊中共。特朗普政府之所以將矛頭指向中共,並非是擔心中國經濟力量的發展,而是擔心有了經濟力量的中共野心膨脹,擔心中共與美國精英勾結起來為禍美國,為禍世界。事實上,這種情況並不是將來時,而是已經在美國和世界發生,特朗普再不行動,中共禍害全球將難以控制。

至於那些拿卡特的話做文章的親共、暗貶特朗普的媒體,目的就是為了混淆視聽,讓某些中國人誤以為中共依舊很強大,讓特朗普很害怕,從而掩蓋貿易談判的真相,這其實折射的就是中共深深的恐懼。只是作為中共剋星的特朗普,讓中共恐懼只不過剛剛開了個頭,更多的恐懼還在路上向中共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