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過去因為煙癮大被人稱為「大煙泡」。我20幾歲時在森林調查設計隊上班,那時只要上了山,一住就是兩個月。為了驅趕蚊蟲和排解深山裏住帳篷的寂寞,我學會了吸煙。

每當黃昏降臨時,我就坐在帳篷的一角,望著遠方的山林,點上煙,一根接一根地抽,藉此消除那難耐的寂寞與惆悵。

吸煙吸到醉了

幾年後,我被調到宣傳部做新聞報道,此時仍然繼續吸煙,還自我嘲弄,曰:「思路不通,全仗煙轟。」過了一段時間,我又轉到檢察院做書記員,專門給上級領導寫講稿,整理材料等等,那是非常費腦筋的工作,所以吸煙吸得更厲害了。

再後來,我又調到一個部門做編輯,從事文字纂寫。我覺得,要構思文章,還得靠吸煙,一天就得抽兩、三包煙。有時寫通宵,有時寫半宿,有時煙缸裝滿了煙蒂,為了熄滅煙蒂的餘火,我就往抽屜旁按。我用過的抽屜旁都留有煙痕。有時一、兩盒煙抽完了,半夜無處買煙,我只好把煙頭裏的煙挑出,捲上再抽。

辦公室內的白牆被煙熏成了黃顏色,我夾著煙蒂的手指熏成了蠟黃色。有一次,為了構思一篇稿件,我連抽了三盒煙,到後來只覺得頭暈目眩、噁心、嘔吐,人像懸在半空中一樣——我吸煙吸到醉了。

我的身體越來越消瘦,我也知道這樣下去身體就垮掉了。多少次我發誓下決心戒煙就是戒不了,最多戒幾個小時就堅持不住了。煙癮一上來嘴冒酸水,心煩意亂,似乎空氣都凝固了,甚麼都做不了。只有抽上煙才能鎮定下來。

五天奇蹟般戒掉煙癮

1996年底,朋友推薦我煉法輪功。那時我覺得自己接觸過的學說很多,可是沒有一種學說能夠這麼明確倡導人要按照「真、善、忍」的法理來做好人的。我覺得法輪功師父能夠倡導這樣的理念相當了不起,從心底裏感到佩服。

我天天聽師父講法,同時學會了法輪功的五套功法。五天左右,神奇的事情出現了,我一吸煙就覺得不是滋味,從心底不想抽!那時我心裏既高興又害怕,高興的是我戒了多少年都戒不掉的煙癮竟然戒掉了!害怕的是,不吸煙還能寫出文章嗎?

可是出乎我的意外,我下起筆來思路異常清晰,構思起來思路更深、更廣,工作起來非常輕鬆!不吸煙工作效果反而更好了!真是感覺到有神的力量在幫助!

戒煙後,我熏黃的手指開始往外返煙熏的黃顏色。後來聽師父講法我明白了,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消煙毒呢!我就更有信心了,每天堅持學法、煉功,身體越來越有力氣,視覺靈敏、思維敏捷、精力充沛,那種生命裏充滿的喜悅和輕鬆、美好卻無以言表。

走彎路後的醒悟

但是,1999年7月,江澤民、共產黨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當時真是風聲鶴唳,大有文革再來之勢。單位讓我寫檢查、寫認罪書,街道人員、派出所警察輪番騷擾、監控,迫於共產黨的淫威,我嚇得不敢煉功了。

2007年,我開始覺得呼吸困難,有時還吐血,後來到醫院查出來肺部有結核。我那時因為喘不上來氣,睡覺時不能躺,只能跪著,一喘不上來氣,就得使勁呼吸,一使勁呼吸就容易咳嗽、吐血。吐血一段時間後,渾身無力。

那時我不但用各種治療結核病的藥,還在醫生的建議下,吃各種高營養的補品和食品。因為這種高蛋白、高糖的飲食,我又得了糖尿病。糖尿病併發症又引發了壞疽、腎病、雙眼視物模糊。在這過程中多方求醫問藥,用盡了各種治療方法,都沒有用,我的病情還在一天天地加劇。

回想我修煉法輪功時,那麼重的煙癮五天就奇蹟般戒掉了,渾身輕鬆、精力充沛。放棄修煉後,我的身體落到了這樣嚴重的程度。這個身體可是我自己的啊!我咯血時的痛苦、皮膚肌肉的潰變、雙眼看東西一片模糊,共產黨不讓我煉法輪功,我就不煉了嗎?我身體上的痛苦共產黨會替我承擔嗎?

還有兒女們整天為我擔憂,為了治病,耗費了家裏大量的金錢等等,這些損失共產黨會給我補償嗎?我怎麼就那麼糊塗啊!

經過長時間的冷靜思考,我決心從新走回大法修煉。現在我每天學法,因為暫時還看不清字,我就聽師父的講法錄音。每天堅持煉功,現在我的身體正在向好的方向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