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3月下旬,習近平外訪期間,密集爆發爆炸、火災、兇殺案等,網絡詭異流傳一份習外訪活動中的演講稿。習回國後,針對中南海核心機構專門發文,下令不准傳播政治謠言,引發外界猜測。

歷史表明,中共每次大規模「闢謠」,都是中共面臨危機、政局最不穩定之際;真正的謠言來自中共內部,源於中共獨裁統治。中共政權一方面為了內鬥需要,製造大量「謠言」;另一方面,面對危機,為了維持獨裁政權,中共又以「闢謠」掩蓋真相,罔顧百姓生命。

習下令中南海不准傳謠言

3月28日,中共中央發文〈關於加強和改進中央和國家機關黨的建設的意見〉。在總體要求中,文件督促「中央和國家機關」解決和防止燈下黑問題,要在同以習近平為核心的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和落實中央決策部署上作表率。

文件要求「中央和國家機關」黨員、官員在嚴守中共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作表率;特別要自覺規範工作時間之外的政治言行,「不准散佈違背黨的理論和路線方針政策的言論,不准妄議中央,不准製造、傳播政治謠言及醜化黨和國家形象的言論,不准拉幫結派、搞團團夥夥,不准搞兩面派、做兩面人。」要「嚴格執行重大事項向黨中央請示報告制度」等。

法廣4月2日分析說,考慮到最新發佈的該〈意見〉是針對「中央和國家機關」,矛頭所指並非一般,而是權力核心區域,中南海、國務院,以及所有稱得上是中央和國家機關的機關,此舉可視為習近平力圖從中共內部掐斷謠言的部份源頭。

3月21日至26日,習近平對意大利、摩納哥、法國進行國事訪問,由此開啟2019年的首次出訪行程。習出訪之際,3月21日至25日,五天時間內詭異密集爆發至少十宗重大傷亡事故與兇殺案,其中江蘇響水化工廠爆炸,傷亡逾600人。

密集爆發的爆炸與火災等重大安全事故,不僅凸顯中共末日危機、社會危機面臨全面爆發的現狀,其諸多疑點隱藏政治因素,再度浮現江澤民集團的另類政變手法。

期間,海外眾多華文媒體紛紛轉載報道,習近平3月26日在法國與法國、德國領袖,以及歐盟委員會主席同台與會,一份疑似習近平在會議中的演講稿於網絡上瘋傳,內容畫滿註記與拼音,讓網友看了直呼「有人腦袋要掉了」。

習近平回國後,針對中南海核心機構專門發文,下令不准傳播政治謠言;更加凸顯反習勢力蠢蠢欲動,中南海暗潮洶湧。

貿易戰升級 北京傳言紛飛

在2018年7、8月間,北戴河會議前夕,中美貿易戰背景下,北京政治傳言紛飛。

綜合當時多個傳言版本,主要包括:中共元老拍桌子吵架,對習近平發難;聯名致信政治局,要求罷黜習;王滬寧被迫下台,汪洋取代習;胡春華入常成為總書記接班人,保留習的位置;二次修憲,重新加入國家主席任期制;替換習、劉鶴和王滬寧的人選已敲定等等。

其中一個傳言版本指中共元老聯名上書政治局,指出中共十九大以後出現了左傾冒進與個人崇拜,要求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由於中共老人幫逼宮,北京於7月11日凌晨兩點半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會議持續兩天至周五。習近平因目前中共內外交困、貿易戰當前飽受攻擊,會議期間北京衛戍部隊換人、戒嚴、部隊進入戰備狀態。

北戴河會議後,習近平當局通過公佈被外界指為中共「幫規」的黨員紀律處分條例,向黨內再次發出不許「妄議」警告。

中共黨紀歷來被喻為「幫規」,是中共對其成員生殺予奪的利器。中共黨紀條例增加了對習中央權威的規定,明列「習核心」地位,把「習思想」、「習核心」攀升到黨紀層次,不容挑戰。

另外,這次中共修訂黨紀條例還特別增加了對搞山頭主義,「甚至背著黨中央另搞一套的…」「兩面人」的處分規定,以及對「製造、散佈、傳播政治謠言、破壞黨的團結統一……」的處理。

當時外界認為,大權在握的習近平,還需黨紀條例來增加權威,這意味習近平加緊防範的仍然是黨內勢力,而且現在把它具體化、條例化。文章認為,把「散佈、傳播政治謠言」作為黨員大忌顯然是習近平對北戴河會議前流言四傳局面的反彈,或可視為是一種忌憚。

王立軍出逃美領館  中共喉舌密集「闢謠」

回顧歷史,中共每次大規模「闢謠」,都是面臨危機、政局最不穩定之際。2012年王立軍出逃美領館事件,引發中共高層分崩、內鬥加劇。隨著事件發展,各種傳言不斷。

2012年4月9日,中共各大喉舌大規模發表有關「闢謠」文章,《北京日報》頭版、二版同時發表〈首都各界積極獻策抵制網絡謠言〉及〈遏制網絡謠言的治本之策〉等四篇文章。同日,中共其它喉舌媒體《人民日報》、《解放軍報》等也刊登此類論調文章;大有在全國掀起一場新的運動之勢。

隨著薄熙來被開除出中共中央委員會和政治局、被立案調查,而王立軍被定性「叛逃」後,民眾驚呼:「原來『謠言』都是真的。」「大陸的『謠言』,是遙遙領先的預言。」

2012年王立軍出逃美領館事件,中共喉舌密集「闢謠」,後王被定性「叛逃」。民眾驚呼:「大陸的『謠言』,是遙遙領先的預言。」(Getty Images)
2012年王立軍出逃美領館事件,中共喉舌密集「闢謠」,後王被定性「叛逃」。民眾驚呼:「大陸的『謠言』,是遙遙領先的預言。」(Getty Images)

1976年中共全國「追謠」

1976年,中共時局大變不斷,伴隨周恩來及毛澤東先後死亡、唐山大地震、「四人幫」垮台等事件,傳言四起,經久不息,中共當局在全國範圍內開展「追謠」運動。

1976年1月8日,時任中共總理周恩來逝世,民眾發起悼念活動,社會上廣為流傳周恩來批評「四人幫」的「遺言」。4月4日清明節達到高潮,北京上百萬群眾,聚集天安門廣場,貼傳單、作詩詞等,悼念周恩來,並聲討「四人幫」。4月5日,民眾舉行大規模的悼念和抗議運動,後來活動被中共當局清場、鎮壓。

4月7日,中共中央將4月5日的「天安門事件」定性為「反革命事件」,並開始在全國範圍內追查「天安門詩抄」和所謂「總理遺言」。8日,中共中央電話通知各地堅決追查、嚴厲打擊「政治謠言」、「反動標語、詩詞」的製造者等。10日,公安部再次電話通知,嚴格要求各地將追查「謠言」的情況、工作部署、進度、追查出謠言的數量、遇到的問題等隨時上報。

據《「文革」中的北京市公安局》一書披露,文革中,中共當局把社會上流傳江青等人的醜聞當作「反動謠言」來追查。僅從1975年底到1976年初,北京市公安局共追查出所謂「謠言」1,000多宗,涉及數萬人,其中不少人遭到拘留和審查。而1976年清明節前後,北京市公安局還搜集了天安門廣場的詩詞原件583份,強迫群眾交出的詩詞抄件6.6萬多份,照片10.8萬多張。從這些材料中,選出重點的600餘件,總計立案追查1,984件,先後拘捕與天安門事件有關的群眾388人。

江青指鄧小平是「謠言公司總經理」

江青曾於1976年3月2日召集十二省、區會議,作了長篇講話。據江青講話記錄稿,江青說:「鄧小平這種事,恐怕很多同志不知道內幕。當然我知道的也不太多。不過,我是一個首當其衝的人物。」

「鄧小平是個謠言公司的總經理,他的謠言散佈得很多,據說去年查謠言,有的省查,有的省根本不查,還擴散,一查就查到北京,就查不下去。最近,我們才開了竅,人家揭發了,一個就是他那個政治研究室。胡喬木,這是一個壞人。這個政治研究室不僅凌駕在國務院之上,而且鄧小平他們還耍了一個花招,把原來的毛選委員會幹掉了。他把胡喬木這樣的人也凌駕在政治局之上了……這可是一個相當大的謠言店。」

據《「文革」中的北京市公安局》一書披露,1976年「四‧五天安門事件」後,北京市公安局在天安門廣場上偷記115輛小汽車的號碼,涉及到中央、國家機關、部隊等80多個單位,全部受到追查,一直追查到葉劍英、劉伯承等人身上。在「雙追」中涉及的副部長和軍級以上的幹部近30名,包括葉劍英、鄧小平、徐向前、胡耀邦、廖承志、余秋里等中共高層。

隨著「四人幫」垮台成中共文革替罪羊後,民眾發現,之前所有各種「政治謠言」都成真了。

據江青(右一)講話記錄稿提到,鄧小平是「謠言公司總經理」;但「四人幫」垮台後,民眾發現之前所有各種「政治謠言」都成真了。(網絡圖片)
據江青(右一)講話記錄稿提到,鄧小平是「謠言公司總經理」;但「四人幫」垮台後,民眾發現之前所有各種「政治謠言」都成真了。(網絡圖片)

「六四」事件 中共「闢謠」掩蓋大屠殺

1989年,原中共總書記胡耀邦的去世,引發學生民主訴求運動,被以鄧小平為首的中共特權階層於6月4日武力鎮壓,「六四天安門大屠殺」慘案震驚世界。

在事件進程中,中國大陸流傳各種有關學生運動、國際反響、中共高層人物命運、軍隊戒嚴等消息,傳言四起。中共管控的媒體全國大力「闢謠」,呼籲學生、民眾「勿信謠」、「勿傳謠」。

「六四大屠殺」後,學生們在天安門被戒嚴部隊槍殺的消息迅速流傳開來。6月5日,戒嚴部隊先後發出兩段《緊急通告》稱:「不要聽信和傳播謠言,發現造謠者要立即向本單位和公安機關報告。」

6月17日,時任中共國務院發言人袁木則在記者會上「負責任」地證實「中國沒有新聞檢查制度」,中共戒嚴部隊在6月4日凌晨的天安門廣場清場行動中一槍未發,兵不血刃,廣場沒有死一個人。袁木的謊言遭到廣大民主國家和人民的痛批。袁木撒謊為中共掩蓋屠殺罪行的消息,都曾經被台灣和西方媒體廣為報道。

時至今日,有關「六四天安門大屠殺」的現場圖片、解密文件、調查研究等資料已在海外廣為人知,但屠殺真相在大陸仍被中共當局封鎖,被屠殺死亡的人數仍是謎。

「八九民運」學生領袖、旅法民運人士張健說,「六四天安門大屠殺」中,中共用坦克、派武警部隊用衝鋒槍向人們掃射,到處都是死得很慘的屍體,保守估計死了4,000多人。

近年來美國與加拿大陸續解密文件,披露「六四」大屠殺的一些內幕細節。美國白宮曾獲悉中南海內部文件,評估「六四」死傷民眾多達4萬人,當中10,454人被殺害。

1989年6月4日,「六四天安門大屠殺」慘案震驚國際;但中共發言人謊稱沒有死一個人。圖為當時北京男子以血肉之軀阻擋中共鋼鐵坦克。(六四檔案)
1989年6月4日,「六四天安門大屠殺」慘案震驚國際;但中共發言人謊稱沒有死一個人。圖為當時北京男子以血肉之軀阻擋中共鋼鐵坦克。(六四檔案)

薩斯肆虐 中共「闢謠」罔顧人命

2003年爆發的沙士(SARS)在中國被稱為非典,一些海外媒體稱為「中國鼠疫」、「本世紀初的黑死病」。2003年初,沙士從中國南方開始爆發,中共黨國為了開好人大、政協兩會,「穩定壓倒一切」,對沙士疫情隱而不報,最後幾乎蔓延全國所有省份。

當時,中共宣傳部門禁止關於沙士的所有報道,操控媒體強調「不必要恐慌」,謊稱形勢基本穩定,不會出現大規模爆發。與此同時,中共當局在民間大肆抓捕傳播沙士疫情的所謂「造謠者」。

2003年4月3日,江澤民的前私人醫生、當時的衛生部長張文康在新聞發佈會上宣稱,中國政府已很認真處理沙士瘟疫問題,病情的擴散也已在控制中。張文康就沙士瘟疫回答記者稱:疫情在中國已經得到「有效控制」,中國是「安全的」。黨中央和國務院對非典型肺炎非常重視!衛生部領導抓得非常緊!採取了各種有效措施!疫情得到了有效控制!部長本人願意向全世界保證:外國人在中國工作、生活、旅遊都是安全的!

由於中共當局對世界衛生組織及國際社會隱瞞疫情,沙士迅速蔓延到香港、越南、台灣、新加坡及加拿大等地,引發全球恐慌。全球累計通報病例超過八千四百例、死亡逾八百人,遭隔離者不計其數,而中國確實死亡人數至今難以估計。◇

2003年初,中共在沙士(SARS)爆發初期隱瞞了真相,導致病情一發不可收拾,最後幾乎蔓延全國所有省份。(AFP)
2003年初,中共在沙士(SARS)爆發初期隱瞞了真相,導致病情一發不可收拾,最後幾乎蔓延全國所有省份。(AF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