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宮經濟顧問委員會(Council of Economic Advisers,簡稱CEA)主席哈塞特(Kevin Hassett)表示,社會主義者及其阻礙私營企業發展的政策是對美國經濟的最大威脅。

「我認為未來的挑戰是如何對這些越來越左的提議作出回應」,哈塞特在3月29日「國家評論研究所」(National Review Institute)2019年創意峰會上表示。

哈塞特認為,企業在做決策時往往會用長遠眼光來看問題,如果企業家開始擔心特朗普的親商政策很快就會逆轉,他們現在就會停止投資。

「如果兩年後的邊際稅率將高達70%(現在就有人在倡導這樣的政策),如果是個具有前瞻性的理性公司,也許應該暫時擱置投資計劃」,哈塞特說道。

哈塞特的講話是為了回應民主黨成員對極左社會主義思想的支持。新科眾議員柯緹茲(Alexandria Ocasio-Cortez)最近因為建議用徵收高達70%的稅率為「綠色新政」(Green New Deal)買單而引起了很多批評。

哈塞特補充說,在奧巴馬領導下,美國製造業就業人數下降超過30萬,在特朗普領導下增加了約50萬,「藍領工資的增長速度是近20年來最快的」。

根據白宮CEA的一份新報告,用諸如委內瑞拉等國的高度社會主義政策取代美國當今的政策將導致實際GDP長期下降40%,普通美國人的每年人均成本將提高約24,000美元。此外,如果像全民醫保(Medicare for All)這樣的社會主義提案得到實施,並通過提高稅收來資助,經濟將萎縮9%。

哈塞特表示,這些社會主義的政策提議可能會給今年的經濟發展帶來負面影響,因為人們會開始對未來的經濟持悲觀態度。

哈塞特還指出,白宮正密切關注全球經濟增長放緩可能帶來的直接風險,特別是歐洲和中國,「歐洲的大部份地區非常接近經濟衰退狀」。

哈塞特說,南歐正面臨著一場威脅歐盟金融穩定的債務危機,「這種事情可能會像我們過去看到的那樣突然失控,我們需要對此密切關注」。

社會主義的興起

社會主義的政策提議正在美國國會取得相當大的進展。 參議員桑德斯(Bernie Sanders)於2013年提出的全民醫保法案在當時的參議院找不到共同發起人。然而在今年,超過三分之一的民主黨參議員為這一提案背書。

然而民主黨拒絕接受外界批評,稱全民醫保計劃將降低美國的醫療保健成本,並為所有美國人提供免費醫療服務。

根據CEA的報告,全民醫保法案由美國第115屆國會的141名參眾兩院成員共同發起。

包括新澤西州參議員布克(Cory Booker)、紐約州參議員陸天娜(Kirsten Gillibrand)、麻州參議員沃倫(Elizabeth Warren)、加州參議員賀錦麗(Kamala Harris)在內許多民主黨2020總統候選人都是全民醫保法案和綠色新政的共同發起人。

然而,參議院於3月26日的投票終止了綠色新政在美國國會的推進。最終的投票結果是57-0反對該決議,而43位民主黨參議員投了「出席(即棄權)」票。

美國最大的商業組織美國商會(U.S. Chamber of Commerce)譴責社會主義提議,稱綠色新政「是對進步主義議程的模仿」和「一個社會主義的特洛伊木馬(Trojan Horse)」。

「然而,綠色新政的最終目標極其引人擔憂:賦予政府前所未有的掌控人民生活和整個經濟的權力」,商會會長兼首席執行官多諾霍(Thomas Donohue)在2月18日的一篇文章中寫道。

根據特朗普2020競選團隊發言人麥恩尼(Kayleigh McEnany)的說法,揭露社會主義的危害將成為特朗普競選連任的關鍵議題。

麥恩尼告訴《大紀元時報》,特朗普2020競選團隊原本並沒有打算針對社會主義問題,但不得不進行調整,因為大多數的民主黨總統候選人都接受了這種意識形態,「所以我們競選團隊的每個成員都非常注重社會主義問題」。

2018年10月,白宮發佈了一份長達70頁的報告,譴責社會主義和極左政策。

自2017年上任以來,特朗普在全世界多次譴責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最近的一次是於3月19日與巴西總統博索納羅(Jair Bolsonaro)在白宮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特朗普將委內瑞拉的經濟崩潰歸咎於社會主義,並說:「社會主義的黃昏時刻已經來臨,我們在美國最不想要的就是社會主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