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末年,社會上賄賂成風,失業嚴重,商業蕭條,人民有冤無處申,誰都不管。

這時節,江南鎮江有一酒館,生意清淡,行將倒閉。店家瀕臨絕境,悲嘆不已。

文士張若采為人仗義。路過此店小酌,同情店家遭遇,勸其不必憂慮,揮筆在店門兩側,寫了一副對聯:

(上聯)東不管、西不管,唯有酒管;

(下聯)興也罷、衰也罷,還是喝罷!

過路的行人見此奇聯,每每駐步注目。由於這副妙聯,迎合了當時人們借酒澆愁、在醉中忘卻明末社會黑暗現實的心理,諷刺得深刻,很受歡迎!頓時酒客盈門,生意興隆起來。

正是:

文士仗義疏「才」,

拔筆意想天開;

揮灑對聯一副,

貴客盈門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