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時期,晉國有一位樂師,名曠,字子野。他滿腹經綸,國君經常向他請教安邦之道。一天,齊景公到了晉國,與晉平公對飲,他問陪坐的師曠說:「太師將奚以教寡人?」師曠回答:「君必惠民而已。」齊景公又追問了兩次,師曠重複說:「君必惠民而已矣。」(《韓非子外諸說右上》)

惠民,即施恩惠於百姓。齊景公聽從建議,回國後便打開米倉,把糧食分給貧民,又把府庫裏的財物賜予孤寡之人,使「倉無陳糧,庫無餘財」。

有一次,晉悼公談起衛獻公因暴虐而被國人趕跑之事,師曠說:「好的君主,民眾當然會擁戴他,暴虐之君使人民絕望,為何不能趕他走呢?」

古代仁政

仁政出盛世,苛政猛於虎。孟子指出,仁政可救民於困苦,「當今之時,萬乘之國,行仁政,民之悅之,如解倒懸也。」(《孟子‧公孫丑上》)

當梁惠王問:「叟不遠千里而來,亦將有以利吾國乎?」孟子對曰:「王!何必曰利,亦有仁義而已矣!」

古代仁德之君,體恤民眾,修養生息,以仁義治天下。

1.文景之治

漢文帝和景帝,都推行漢初無為而治的思想,適當補益損革,輕徭薄賦,逐步恢復了漢朝的國力。
《漢書‧食貨志上》記載,「文帝即位,躬修位節,以安百姓。」漢文帝二年和十二年,分別兩次「除田租稅之半」;文帝十三年,全免田租。

漢文帝生活十分節儉,下詔禁止郡國貢獻奇珍異物,國家開支得以節制,貴族官僚不敢奢侈無度,減輕了人民的負擔。文帝還親自下地耕作,給百姓做榜樣。

文帝二年十一月和十二月,發生了兩次日食。文帝認為,這是由於自己失德所致。他說:「天生萬民,為他們設置了君主來治理他們。如果君主缺乏德義,施行政令不夠公平,上天就會顯示災異以警戒。在十一月發生日食,這是上天在譴責我,還有比這更嚴重的嗎?」

2.貞觀之治

貞觀之治奠定了大唐盛世的根基,太宗謹記「水能載舟,亦能覆舟」,以大德、大智慧名揚天下。

李世民以農為本,愛惜黎民,復興文教,完善科舉制度,使得國泰民安,邊疆穩固,四夷臣服。

唐太宗尊重生命,在刑罰方面十分謹慎。《新唐書‧志四十六‧刑法》記載了太宗赦免死囚的軼事:「太宗以英武定天下,然其天姿仁恕。初即位,有勸以威刑肅天下者,魏徵以為不可,因為上言王政本於仁恩,所以愛民厚俗之意,太宗欣然納之,遂以寬仁治天下,而於刑法尤慎。四年,天下斷死罪二十九人。六年,親錄囚徒,閔死罪者三百九十人,縱之還家,期以明年秋即刑;及期,囚皆詣朝堂,無後者,太宗嘉其誠信,悉原之。」

白居易在《七德舞》詩中贊曰:「怨女三千放出宮,死囚四百來歸獄」。

3.宋朝仁政恤民

宋朝設有一套有效的救災措施,而且中央政府還開辦了眾多的慈善福利機構,如居養院、安濟坊、漏澤園、慈幼局、廣惠院、安仁宅、惠濟庫等,遍及全國大小城鎮,使得百姓老有所養,貧病有依。

宋徽宗御筆曰:「鰥寡孤獨有院以居養,疾病者有坊以安濟,死者有園以葬,王道之本也。」
宋仁宗每逢天災便減膳吃素,對天祈禱。慶曆七年,宋仁宗因為旱災而下《罪己詔》,反省說:「朕思災變之來,厥有由致,蓋朕不敏於德,不明於政,號令失信,……與其降疾於民,不若移災於朕。」

《宋史》記載:「宋之為治,一本於仁厚,凡振貧恤患之意,視前代尤為切至。」 「若丐者,育之於居養院;其病也,療之於安濟坊;其死也,葬之於漏澤園,遂以為常。」「百姓貧窮者,官破衣糧養活,病人之人,官破粥藥療疾。」

4.康乾盛世

清朝的康雍乾三代帝王勵精圖治,亦締造了百年盛景。康熙帝獎勵墾荒、更名田、興水利、禁止圈地、捐免田賦及改革賦役,使得耕地面積迅速擴大,糧食產量提高。康熙五十一年(1712年)決定「永不加賦」,取消新增人口的人頭稅。

乾隆皇帝亦關心農事,每年都讓各地官吏向他報告旱澇情況,如果哪個地方遭了災,立即下旨開倉濟民,並減輕租稅,如此六十年如一日。

中共暴政

中共竊政後,大開殺戒,血雨腥風不斷,令人驚覺:黨所宣稱的「解放」和「新中國」,原來是難以想像的、無比黑暗的恐怖與噩夢!

1.草菅人命

據不完全統計,中共統治導致中國約8千萬人因為迫害、飢餓、槍殺等非正常原因死亡,這一數字超過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的總和。

中共的屠刀,總是對向良善和精英。土改時濫殺地主、富農,消滅了鄉紳階層;鎮反、三反、五反,以肅清「反革命」為由,濫殺不停。

前《紐約時報》駐北京採訪主任紀思道(Nicholas Kristof)在其專著《中國覺醒了》(China Wakes)中寫道:「據中共前公安部長羅瑞卿提交的報告估算,從1948年到1955年,有400萬人被處決。」

1958年至1962年的大饑荒,餓死3,000萬人以上。而中共卻出口數百萬噸糧食,對外慷慨無度,對內見死不救。

文革是又一場血腥運動。武鬥、處死現行反革命、自殺等形式的非正常死亡,奪走了數百萬甚至上千萬人命。

葉劍英曾講:文革整了1億人,死了2,000萬。美國夏威夷大學拉梅爾(R.J. Rummel)教授在其著作《中國血色百年》(China's Bloody Century,1991年)中估算,大約有773萬人在文革中喪生。

中共嗜殺成性,卻還振振有詞,以新謊圓舊謊。中共發動了一波又一波政治運動,製造無數冤案,逼死多少無辜。多年後,當局發出「平反」令,告知家屬:當年殺錯了人,如今糾錯,再顯「偉光正」。

1995年,河北青年聶樹斌被冤判死刑。2016年12月2日,大陸最高法院推翻原審判決,改判聶樹斌無罪。

1996年4月9日,內蒙古青年呼格吉勒圖發現一具女屍,他報案後卻遭到呼市公安局人員刑訊逼供,被認定為殺人犯。根據當時「嚴打」期間的「從重從快」政策,事發後僅62天,呼格吉勒圖即被法院判處死刑並立即執行,年僅18歲。2014年12月15日,內蒙古自治區高法再審後判決呼格吉勒圖無罪。

2.鎮壓維權民眾

在古代,百姓可以擊鼓鳴冤、攔轎喊冤,人們為清官樹碑立傳,世代感念。今日,中共以民為敵,斥巨資「維穩」,從警棍、坦克到電子追蹤,嚴陣以待。任何人,只要不臣服於黨,便是「煽動顛覆政權」、「勾結境外勢力」、「擾亂社會秩序」,即被嚴厲整肅,輕者軟禁,重則入獄、酷刑伺候,甚至讓你莫名「失蹤」。

河南的李新、何方美夫婦的女兒於2018年5月注射百白破疫苗後,雙腿雙手致殘,他們多次找到當地政府要求合理賠償救治,但被一拖再拖。何方美被迫上訪、上街募捐、到北京反映情況,卻遭截訪、拘留、被禁止在網絡發聲。李新說:「為了疫苗致殘的孩子討回公道,家長就成了『階級敵人』。」

2018年9月7日凌晨, 31歲的浙江女子王倩自殺身亡。王倩是P2P平台受害人,她在平台爆雷後去杭州、上海維權討錢,遭到警方毆打。王倩在遺囑中透露,是警察的暴力令她崩潰。她寫道:「我沒有力量跟他們抗爭,平民太弱小,真的太累,看不到希望了。」

今年3月21日,王全璋律師的妻子李文足到北京最高法院申訴,要求調查天津法院處理王全璋案的手法。事出有因。在前一個星期,李文足與王全璋二審辯護律師前往天津市高院查詢王全璋案的相關資料,法院人員竟回覆稱,資料庫裏查無資料,李文足頓感崩潰。

王全璋律師案可謂舉世之大荒唐案。中共於2015年8月抓捕王全璋後,一直不允許親屬和律師與其會面,至今已近4年,王全璋生死未卜,家人憂心如焚。中共置國內外強烈呼籲於不顧,不透露任何訊息,依舊宣稱「依法治國」。

3.迫害宗教信仰

昔日中國,是一個尊重信仰、敬重修煉人的國度。信神敬天的虔誠,令皇帝、大臣和平民皆謙卑自律、心存善念。然而,中共卻以消滅宗教為目的,異化宗教,迫害堅守信仰的修煉人,造下滔天罪業。

2018年5月29日,美國國務院發佈了2017年度《國際宗教自由報告》,其中紀錄了法輪功、基督教等信仰團體受迫害的情況,收錄了大陸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的案例。

去年7月26日,美國國務院宗教自由部長會議發佈了針對中共的特別聲明,其中寫道,「中國許多宗教少數族裔團體——包括維吾爾族、回族、哈薩克穆斯林、藏傳佛教徒、天主教徒、新教徒和法輪功——因其信仰而遭受嚴重的鎮壓和歧視。」「這些團體一直報告中共對其成員施行酷刑、身體虐待、任意逮捕、拘留、判刑、騷擾……」

廣州牧師黃小寧說:「我們愛這個國家,但是確實有時候為這個國家哭泣;由一群愚昧者、無神論者來執政,是老百姓的災禍。」

加拿大公民孫茜是定居在北京的企業家,2017年2月,她因為修煉法輪功而被構陷,遭到綁架、囚禁,在拘留期間受到酷刑。孫茜的母親李雲秀說:「生活在這樣一個沒有自由或人權的國家,我感到難過。我的心很痛。」

結語

古代明君,以德服人,百姓安居樂業。中共邪黨,破壞傳統,顛倒是非,以暴制民。看今日大陸,善良民眾陷於水深火熱,在痛苦中呼喊、控訴,渴望正義和光明。唯有掃除邪惡,回歸普世價值,敬天信神,方可再現清明之治,人民才能再享太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