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爾濱市法輪功學員蔡偉華於2019年3月末或4月初被劫入黑龍江省女子監獄迫害。她和丈夫於2018年2月6日新年前,前往家鄉看望父母,因其身份證被中共人員做手腳,遭攔截、綁架,被枉判7年。

哈爾濱市蔡偉華因其身份證被中共做手腳而遭綁架、被枉判7年。(明慧網)
哈爾濱市蔡偉華因其身份證被中共做手腳而遭綁架、被枉判7年。(明慧網)

明慧網報道,蔡偉華大學本科畢業,從事財務統計工作多年。2018年黃曆新年前夕,蔡偉華和丈夫計劃乘火車到家鄉過年,當時,在哈爾濱香坊火車站通過安檢後,兩人等待檢票上車。

但當時一名鐵路警察(後證實為哈爾濱鐵路站前派出所副所長)拿著帶照片的紙張在候車室找到蔡偉華,要求她開箱檢查行李,並將他們帶到警務值班室。當時一名較年輕,身形略胖的警察也在場,該人多次誹謗法輪功,叫囂自己就是「紅魔」。

其後證實蔡偉華身份證的信息被中共做了手腳。

當日下午4時許,鐵路警察逼迫她的丈夫帶路,非法抄家。香坊火車站派出所、鐵路國保大隊、事主所在地香坊鐵東派出所程所長、孫姓教導員、香坊國保于淼及社區一女工作人員等人參與抄家,搶走蔡偉華的書籍及手提電腦等私人物品。

2018年2月7日,鐵東派出所、香坊國保警察把搶劫的東西悉數拿回蔡偉華家,進行擺拍、錄像,以捏造所謂「證據」。蔡偉華被非法關押在哈爾濱第二看守所。

2018年3月上旬,蔡偉華被非法批捕。因事實不清、證據不足,她的案子被道外區檢察院退卷。

當庭揭警察恐嚇威脅

2018年9月12日上午,蔡偉華被道外區法院非法庭審。在法庭上,律師指出蔡偉華憑票坐火車,質疑公安蒐查理由,同時指出沒有法律依據對人綁架、拘押實屬違法,而警察非法抄家取得的所謂蔡偉華擁有法輪功書籍及物品不能作為有罪判刑的證據,公安對此立案完全是屬於濫用職權。

法官一度宣佈休庭。合議庭是由道外區法院畢延祿、法官孔令紅和一位哈爾濱某大學老師組成;公訴人是道外區檢察院安穎。構陷蔡偉華的所謂「案件」於9月下旬,再次被退回道外區檢察院。

2018年10月29日上午,哈爾濱道外區法院再次對蔡偉華開庭。針對前次審理中「警察辦案中存在恐嚇、誘騙等違法行為」的質疑,法庭讓香坊區國保警察(辦案人)王殿斌和鐵路警察王鵬(音)出庭,他們聲稱辦案期間沒有恐嚇。

蔡偉華當庭揭穿:「你(王殿斌)曾說『你要不配合,就把你老公、兒子弄來』。」律師主張調看看守所警察審訊片段,公訴人搪塞說無法提供。

律師指出,找不到審訊片段為檢方責任,同時不能排除審訊時警察沒有威脅當事人。

法庭上,公訴人在公安筆錄和物證均無法立足的情況下,又拋出蔡偉華丈夫的所謂「證詞」,對此,蔡偉華和律師都要求證人出庭作證。然而,法官沒有接過公訴人的話題,僅稱「這個問題等等再說」。

事主丈夫奔走鳴冤

事實上,自蔡偉華無辜入獄以來,她的丈夫堅持為妻子奔走鳴冤,利用各種法律方式申訴,希望妻子能夠無罪釋放。公檢法各部門相關人員相繼收到他的申訴信。

在信中,他寫道:「我的妻子修煉法輪功的原因之一就是祛病強身。她在修煉法輪功前,身體一直不好,後背經常疼得夜不能寐,期間也曾去多家醫院進行就診,但病情一直也沒有好轉,自從修煉法輪功後,她的身體奇蹟般地康復了,這些都是我們家人有目共睹的事情,這也是我允許其修煉法輪功的原因,她病好的原因,從科學上我也無法解釋,但我只知道這是事實。」

「我的妻子為人善良,從來沒有坑害過任何人,無論是同事之間,鄰里之間皆有好的口碑。說她善良,第一、她孝敬父母,她在我母親重病期間,對我母親照顧得無微不至,我母親大便乾燥,無法正常排泄,是我妻子一點一點用手摳的。這是一般兒媳可以做到的嗎?對此我感恩。」

「第二、她拾金不昧。去年我們在杭州乘坐地鐵,在地鐵自動售票機前撿到一個錢包,裏面有各種卡及現金,還有身份證和開往江西的車票。當時,我們也著急乘地鐵去火車站,但是就是我妻子她堅持等候那個女孩回來,一直到把失物交到女孩手中,我們才離開。在物慾橫流的今天,對於這點我敬佩。

「第三、她見義勇為,做善事。一次我和妻子開車出去辦事,在我家附近的立交橋頭的路邊,有一個因中暑而昏倒的老人,當時許多圍觀者無人上前救助,是我妻子主動下車,撥打110進行救助,在警察來現場後,又是我們協助警察,用我們的車,把這個大小便失禁滿身屎尿的老人送到了醫院。她不怕擔責任,不怕被碰瓷,只為能夠救人。她的這種品德難道不值得人們學習嗎?這就是我的妻子,我善良的媳婦。她雖然老了、她雖然不漂亮,但我敬重她、愛她,因為她具備如今很多人不具備的善良。」

遭構陷被判入獄七年

2018年11月,哈爾濱道外區法院誣判蔡偉華7年重刑,罰款3萬元。

蔡偉華依法上訴至哈市中級法院。中法與道外區法院、檢察院、香坊區國保沆瀣一氣,未經公開調查、審理,即做出維持原判的枉法裁決。

蔡偉華的遭遇是近20年來無數被中共冤判、枉判的法輪功學員中的一例。

1999年,中共江澤民集團打壓法輪功以來,各地法院執行迫害政策,枉判法輪功學員,將信仰「真、善、忍」的修煉人送入冤獄,造成無數家庭支離破碎,很多人在監獄酷刑下,致傷、致殘、致死。

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2018年有1,010名法輪功學員被冤判,他們中有博士、專家、教授、老師、研究生、研究所雷達設計師、企業家、IT界精英、軍隊院校教官、中高級工程師、醫生、法官、警察、軍轉幹部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