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東物流融來的錢只夠虧兩年的。」4月15日,京東集團董事局主席、CEO劉強東的一封內部信,交出了實底。他稱京東物流2018年虧損超過28個億,已是第12年虧損。

去年虧損總額超28億

「21世紀經濟報道」報道,劉強東在信中稱,京東物流2018年全年虧損超過人民幣23億元(人民幣,下同),且是第12年虧損。這還不包括內部結算盈餘(京東零售的內部訂單),也就是說,如果扣除內部結算,京東物流去年虧損總額超過28億元。

劉強東自曝, 「這兩年對公司來說是相當困難的兩年,公司已經虧了十幾年,如果這麼虧下去,京東物流融來的錢只夠虧兩年的。」因此,京東不得不調整快遞員底薪。

劉強東表示,京東取消底薪的同時提高攬件提成,是為讓所有配送員努力提高攬件數量,增加公司收入。他稱,「公司所做的這一切,只想讓京東物流可以生存下去。」

10年虧損300億

自從2007年,京東自建物流平台以來,就一直虧損。2011年在物流上投入15億,隨後3年投入逐漸翻倍。

2017年,京東物流開始獨立經營,但2018年二季度的虧損額仍高達24.2億元。令劉強東始料未及的是天價投入,換回的卻是巨額虧損。

「21世紀經濟報道」引述分析稱,京東物流10年虧損額達300億元,拉低了京東整體的業績。

從實施「996工作制」——早上9點上班,晚上9點下班,每周工作6天;到末位淘汰10%的副總裁級別以上高管、裁掉1.2萬基層員工;再到如今取消配送員底薪,提高攬件提成。京東近期一系列動作,也暴露了這家中國互聯網明星企業面臨嚴峻的問題。

在中國經濟整體減緩、中美貿易戰的背景下,京東的情形並非孤例。鳳凰網財經「啟陽路4號」根據公開報道不完全統計,2018年共有35家知名企業被爆出裁員消息,而以京東、百度、美團、阿里、騰訊和網易等互聯網企業所佔比重最大。

雖然對於裁員的消息各大公司紛紛闢謠,但在最新曝光的內部信中,劉強東首次披露京東的財務狀況,連續十餘年的巨額虧損令人擔憂,也側面佐證了上述負面傳聞的可信度。

副總裁曝京東人事震盪內幕

據全天氣科技4月15日報道,「要問現階段中國哪家公司高管的幸福指數最低,我想一定是京東。」在近期的一次內部會議上,一位京東高管這樣哭訴,他說,「20年的職業生涯,我從來沒有經歷過這麼大的調整和變動,這幾天我一直在失眠。」

發表完上述講話後沒幾天,這位高管就被調離了原崗位,成了京東「末位淘汰10%的副總裁級別以上高管」的又一粒「炮灰」。

作為這場自上而下的人事「手術」的操刀者,劉強東之鐵腕無出其右。

一位京東內部員工稱:「每個一級部門的負責人,最近都被老劉談了話,有的部門談完,整個消失。」

從3月中旬至今,京東本輪密集的人事調整已經持續了約一個月,但仍未結束。在全天氣科技獨家獲得的一份內部錄音資料中,一位京東高級副總裁指出:「總裁優化完成後,接下來就是總監,再往下就是普通員工,一直會持續到4月底。」

員工利益受損

在此大環境下,近日有自媒體爆料稱,有京東員工被裁後,因按揭原因導致自殺。京東官方回應稱「這位同事是由於長期患有抑鬱症而離開的」,承認有員工離世的信息。但否認離世員工參與京東貸款購房計劃後被裁員的消息。

不管京東員工最終離世的原因為何,但對於京東來說,都是負面的消息。大量裁員、讓員工加班、調整工資結構,或許是嚴峻形勢下不得不做的選擇,被視為「剜肉補瘡」之舉。

不過,正如有評論說,所剜的是員工的肉,而補的是企業的瘡。企業單方面對薪資結構做出調整,在法律上的合理性存在爭議。

京東取消底薪之後,如果配送員在法定工作時間內提供正常勞動,仍無法滿足定額績效,則實際收入可能低於最低工資。這種情況下,京東的行為將構成違法。

一名京東配送員工表示,自己打算再做一個多月就辭職,因為「活變多了、工資變少了」,實領金額比過去少了一、兩千元。

這名配送員說,他目前兼職當滴滴網約車的司機,儘管網約車給司機的獎勵金和補貼也在減少,但他認為還是比原本工作划算。

京東集團是劉強東在2004成立,發展至今已成電商網購、物流配送、房產開發等多元集團,不過,去年劉強東涉及在美國對中國留學生性侵疑案,雖獲不起訴處分,但造成名譽重挫,損及事業版圖,一度險被抓下董事長職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