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從安全機構那裏得知,外國干預行為在澳洲達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在ABC電視台46分鐘的《四角》(Four Corners)調查報道節目中,這樣的話被重複說了四次,均出自於澳洲聯邦議會情報和安全聯合委員會主席哈斯蒂(Andrew Hastie)之口。

4月8日,澳洲最大的主流媒體就中共滲透澳洲的問題再度推出調查報道,聚焦中共對中文媒體、地方政府、政要和海外華僑等層面的影響和控制。

就調查報道中呈現的中共對澳洲的三個領域的滲透,(前兩部份分別見第一第二部份分析),其中華人政治捐款人黃向墨利用金錢靠近澳洲政要,以及姜姓親共媒體老闆通過經營的俱樂部向澳洲大黨捐款,使親共的海外華僑和華人社團再被聚焦。

《大紀元》特別專訪了資深中國問題專家、時事評論員橫河,他詳細解析中共如何將長臂伸向海外、腐蝕自由社會的手法。本篇關注第三個領域:中共對華僑、華人社團的滲透。

媒體關注點和政要「雷區」

《四角》調查報道播出後,澳洲主流媒體繼續追蹤朝野兩黨裏數位曾與中國富商黃向墨一起吃過飯、會過面的資深政要的舉動,成為報道播出後最顯著的後效應。黃向墨成了親中共的代表性人物,但凡與他扯上一點關係的,人們就自然會有其人是否被中共收買的疑問。橫河認為,這個局面很大程度上與黃向墨曾任「和平統一促進會」主席有關。

橫河表示,中共認為用錢就能收買政要。「那些政治捐款人在澳洲肆無忌憚地捐錢,但他們很多生意卻在中國大陸,跟澳洲沒有太大關係。其對澳洲的政治不一定了解,也沒有具體說要支持哪個政黨的政見(除了跟中共相關的政見)。因此這樣的人往往給(朝野)兩邊的政黨都捐款。」

這些政要的行為經過媒體曝光進入公眾視野後,引發輿論譴責,促使澳洲政府採取措施。故之前所述的媒體監督、新聞自由就尤為重要,起的作用很大。橫河說:「因為有新聞自由的存在,所以政治人物的行為要受到民眾和媒體的監督,就是要遵守符合自己國家價值的遊戲規則,哪怕再少數的媒體,都會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這就是為甚麼中共要視這些不屈服的華文媒體為眼中釘。」

中共如何統戰海外華人社團

海外僑領不只被中共來利用收買政要,還有其它任務。如每次中共領導人訪問澳洲,搖擺紅旗的歡迎隊伍裏有各種華人社團,還有中國留學生,這些人負責遮擋、排擠,甚至打壓對中共抗議的團體。這些活動很多是由親共僑領利用自己的社團召集和組織的。

橫河分析,中共對華人社團的統戰工作主要歸中共統戰部管轄。但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不屬於統戰部,因為他們不是統戰的對象。「留學生在中國絕大部份已經被中共洗過腦了,出國讀書又由學生學者聯誼會管理,基本上沒有離開過中共的控制,所以不存在統戰的問題。而統戰對象是沒有跟中共保持一致的人,所以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不歸統戰部管,而歸領事館教育體系主管,它的上級是中共教育部,完全像管中國學生的方式。」

橫河總結中共的統戰系統對海外華人社區的統戰,大致分以下三類。

一類屬於以北京為中心,分散在各地的分支機構,像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簡稱和統會)在很多國家都設分支機構。和統會是這些機構裏級別比較高的,其主席就是政協主席,由政治局常委直接管,在所有的統戰組織裏面的級別最高。黃向墨就曾擔任澳洲和統會會長。

往下一類是三個機構——國務院僑辦、宗教事務局和民委(民族委員會)。原本這些機構表面上還歸屬政府國務院。去年體制改革以後,直接劃分到統戰部,也不掩飾它們是統戰機構了。所以各種同鄉會,以及一些專業團體(如專家、學者協會),基本佔了統戰部機構裏很大的比例。

還有一部份是原來的老僑社,他們是統戰對象,所以並不穩定。另外一些台灣僑社,雖然可能會受到影響,但不完全一樣,不太會被完全控制。因為他們台灣有一個政府,會得到官方的支持。如經濟文化辦事處、華僑文教中心類似於台灣的外交機構,跟台灣的社團有很密切的聯繫,背後有一個政府的支持,相對不太容易被控制。

比較穩定的統戰組織是一些從大陸出來的人組織的團體,雖然五花八門,但大多都可以在中共統戰系統裏面找到它依附於某個系統,因為統戰系統裏也有很多分支,屬於前述第二類。這些機構和團體,以及被統戰的僑社,中領館就可以跟他們保持聯繫。

海外華人需要擺脫中共控制

橫河說:「只有中共會肆無忌憚地在自己的僑民當中發展親共勢力。其它國家政府不會去幹這種事,中共就是把僑民當作自己的一個政治工具,這麼大規模地使用。」

今年二月,澳洲媒體報道黃向墨永居簽證被澳洲政府取消、入籍申請被拒的消息後,有中文媒體刊登了整版廣告,列出128個澳洲華人社團發表的聯合聲明,反對澳洲政府對黃向墨的決定。對於這些社團是否具有統戰背景,以及社團的規模和真實性,一些學者持質疑態度,但是少數親共人士綁架整個華人社區的現象,引起外界擔憂。

有華人讀者寫信給本報,擔心「給我們在澳洲的華人帶來了惡劣的影響,會讓澳洲主流社會認為澳洲華人都是中共的幫兇」。信中還說很多華人支持澳洲價值觀,反對中共滲透,只是因為中共的壓力,不敢公開發聲。

橫河認為如果沒有中共,「我相信絕大多數海外華人是效忠於自己所在的國家的,是不願意當中共的工具。沉默的還是大多數,真正跳出來的都是所謂僑領這些人物,而他們多數與其個人利益相關(才這麼做)。如果事情搞到不可收拾的時候,吃虧的是當地的華人。」歷史上數次東南亞排華事件即是前車之鑑。

他還建議大陸到澳洲來的移民,本身對這個西方社會的民主和自由沒有很大的貢獻,尤其新移民大部份是享受已有的權利,所以「新移民需要爭取自己的權益,不是向西方政府爭取,而是通過拒絕中共的滲透來爭取自己的權益。因為現在華人的權益不是被西方政府侵害了,而是被中共的滲透侵害了,因此華人要對自己所在的國家有所貢獻的話,第一要做的就是抵制中共的滲透」。

解決方法:加強執法 解體中共

「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基金會」的中國問題研究員馬蒂斯(Peter Mattis)曾說,中共的恐嚇和推動中共故事的行為「有時會越線,成為犯罪行為」,它侵犯了西方國家的言論和結社自由。比如,在美國本土上壓制(對中共的)抗議。

橫河表示,一方面如果沒有了中共,華人就跟一百年前清朝派出去的留學生一樣,清政府也不會指揮他們鬧事或壓制其它團體。現在因為背後有一個中共政權毫不掩飾地要利用華人,才會造成有一部份人為了個人的利益去投靠中共。這些人聲音還特別大,好像很有影響力,實際上只要沒有了中共,這些人馬上就會退下去。

另一方面,各個國家應加強執法,要求外國代理人註冊和登記,能夠做到這一點,就能使大多數不願意依附於中共做事的華人感到獲得(澳洲政府的)支持。因為在非常大的壓力下能夠真正堅持頂住中共壓力的往往是信仰團體,對大多數人來說這比較困難。所以西方國家也應該做一些事情來幫助這些華人社區擺脫中共的控制。

因此,橫河認為媒體這類深度調查中共滲透的報道至少有兩方面作用——警示政要、華僑不能因為受中共的壓力,或者利益上的關係,就背叛自己所在國家的基本價值觀;同時,促使澳洲在立法和執法層面上加強實施力度。

聯邦律政部長波特(Christian Potter)在4月8日的調查報道中說:「為了制止這樣的滲透繼續蔓延,我們改變了澳洲法律,制定新的法律防止政府和相關部門遭受滲透。」律政部長所說的法律是兩年前,《四角》節目推出的第一個調查中共滲透的深度報道之後推出的。橫河認為,澳洲在立法上做得比較快,也做得相當不錯,推出了兩個新的法案,一個是修訂的《反外國干預法》,另一個是要求《外國代理人註冊法》的透明度法案。

如今主流媒體再度聯手推出了這次重磅調查報道,悉尼科技大學中國問題專家馮崇義教授對《大紀元》表示,這是澳媒在外國代理人法律的出台後,希望在對中共干涉澳洲政壇的問題再上一個新的台階。「澳洲政府現在實施這個法律,在如何落實上遇到很多阻力,極少這樣的機構按照法律要求登記為外國代理人,各界也有反對聲音。所以這個《四角》節目是根據這個背景來做的,就是要進一步推進這個事情,讓這個法律真正能落到實處,起到真正的效果。」

未來是否會像專家提出的那樣,通過報道促進新立法的執法,外界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