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有人發微博稱,只要登陸微信,就可看到許多群裏發佈水滴籌,都是生病無錢醫的。問題是,「此類信息都看到麻木了」,「特別是底層的醫療保障……糟糕透頂」;「可即使如此,對於『免費醫療』的呼聲竟然少有聽到,為甚麼?」

這個問題不禁讓人想起2013年俄羅斯要實行全民永久免費醫療時,中共官方曾作出的回應。國家衛計委發言人只提到「中國在2009年醫改後實行了『全民醫保』」,但對「免費醫療」避而不談。另有社科院專家公開表示,「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中國人不要幻想免費醫療」;「凡是實行公費醫療,都要排隊,排非常恐怖的隊」;「在中國搞免費醫療,那麼結果肯定是弱勢群體看不上病」。

這些來自官方的言論是否有理,且看2012年,中國工程院某院士所道出的「全世界有兩百多個國家,看病要付錢只有二十幾個國家,其它的國家看病就是不要錢」的實情便知。此外,一篇在大陸被屏蔽的文章也指出,「國民看病不花錢」這一現代文明理念的實施源於丹麥。「二戰結束後,面對一片廢墟,國王慨然發佈『全民免費醫療』的決議」;「從此,世界上90%以上的國家和地區開始仿傚」;這「才有了今天全球90%以上的國家和地區『看病不花錢』」。

儘管「免費醫療」早已成為大勢所趨,但中共那句「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卻很容易讓人對「看病不花錢」產生懷疑。且不說「有些國家看病只需要象徵性的支付一些錢,有些國家則通過保險公司來實施和操作,以及通過各種政策和方式來達到讓患者看病沒有負擔或者只產生很少的、不影響患者生活的費用」;其實,關鍵還在於,享受「免費醫療」,也並不是在吃霸王餐啊!

中國人所承擔的稅負一直都居於世界前列;錢沒少交,怎麼一到花錢的時候,政府就認為是老百姓在癡心妄想呢?從呼籲「不要『全民醫保』,不要『大病免費』,我們只要『全民免費醫療』」的文章被屏蔽就足以看出,中共其實怕中國人知道,要求「免費醫療」並不是過份的妄想,而只是作為納稅人的正當訴求。

長久以來,中共靠謊言治國,在歌功頌德的宣傳下,中國人已經習慣性的「把黨比母親」,無意識的「認賊作父」。他們自己擺不正「納稅人」的位置,不知如何履行監督政府的責任和義務。再加上,在中共暴政的淫威下,不敢為自己爭取合法權益的中國人,更沒有勇氣和膽量為他人的遭遇鳴不平。

在「全民醫保」的造假宣傳中,仍有女大學生「放下尊嚴,用『鑽跨1次9元』來換錢治病」;仍有單親媽媽為孩子治病,「花光錢後被迫出院」,「無助的跪在街頭」;還有母親「赤身裸體、在鬧市之中高呼『誰能救我孩子,我寧願下地獄』」;更有父親「不堪疾病造成的壓力和重負、狠心將孩子從天橋扔下」以及村民因「無錢做手術」,「在家自鋸患病右腿」的極端事件發生。實際上,農村因無錢治病而選擇自殺的老人也不在少數。

這些走投無路的人寧可放下尊嚴、忍受巨大的痛苦,甚至自己斷送生命,也不去找政府理論的原因就在於,長期被中共奴役的中國人早已絕望至極。他們深知,胳膊擰不過大腿。只要中共存在一天,「免費醫療」就只能是「幻想」。

國家財政取之於民,卻不能用之於民,歸根結底就是因為中共這個流氓、強盜政權的存在。有人指出,「中國有錢,舉世皆知!(中共)開國際會議有錢,補助外國留學生有錢,援助外國有錢,說甚麼『沒錢搞免費醫療』,未免太荒謬!」「那些本不應該花出去的錢,為甚麼不省下來用在改善國內的民生上?」答案其實很簡單,因為從一開始,中共就不是衝著「改善民生」而來。

2018年,中共某政協委員已公開承認,「美國對醫療的投入佔GDP的15%到17%」,而「中國僅在5%到10%之間」。另有文章顯示,「世界公共教育的經費平均佔GNP的5.1%,發達國家5.3%,最不發達國家3.3%」;而中國只有「2.3%」。中共對醫療、教育的投入如此少,但對自己人卻從來不吝嗇。

最近,網上有圖表顯示,「我大中國的公務人員開支佔比,2012年24.4%」,「到2017年上升到了26.8%」,「2018年已經達到28%的水平了」。相比之下,歐美國家「一般維持在15%左右」。假如說,歐美國家的政客不見得比中共黨官更有良心,那麼他們投在社會保障、醫療、教育的資金竟然能佔到公共財政支出的70%,就不得不歸功於西方民主制度的優越性了。

中國人要想從此獲得包括「免費醫療」在內的多重社會保障,寄希望於中共的改弦更張或是洗心革面,都不會有任何作用的。流氓當道、正義無存,徹底剜出中共這顆毒瘤,才是治本之道。呼籲「免費醫療」勢在必行,但前提當是認清中共的本質。當「眾籌」這點杯水車薪也解決不了中國人看病難、看病貴的問題時,中共離倒台或許也就不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