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一名蒙古族歷史學家、作家近日被內蒙一家法院以「民族分裂」、「破壞民族團結」等罪名秘密審判。他因出版記錄「文化大革命」期間中國蒙古族遭種族滅絕一書成為當局的眼中釘。

總部設在紐約的南蒙古人權訊息中心星期五(4月11日)發佈消息,75歲的拉幕札部(Lhamjab A. Borjigin)本月4日在內蒙古中部的一家法院被閉門審判,沒有家屬和律師到場。法庭宣佈擇日宣判。

南蒙古人權訊息中心主任恩和巴圖(Enghebatu Togochog)當天通過電話對美國之音說,拉幕札部在內蒙古錫林浩特市法院受審,後被繼續指定監視居住。該組織通過秘密渠道,獲得了他本人錄製的音頻。

拉幕札部在音頻中說,當檢察官宣佈他從事「民族分裂」、「破壞民族團結」和「非法出版發行」活動時,他為自己辯護道:「那些在南蒙古(內蒙古)犯下種族滅絕罪行的人,和那些談論這場種族滅絕的人是否都應該被視作「破壞民族團結」?檢察官直言不諱地告訴我,這件事不由他們說了算,自治區公安局和國家安全局向他們施壓,必須要以這些罪名起訴我。」

拉幕札部還說,在整個庭審中他堅稱自己無罪,並決心向最高法院上訴,「因為這個不公正的審判不僅僅是針對我個人,而是針對所有遭受了一系列大規模屠殺和政治迫害,卻不准說出這些暴行的南蒙古人。」

南蒙古人權訊息中心透露,拉幕札部從去年7月11日起被錫林浩特市公安局指定監視居住。幾天後,他收到檢察院通知,指他出版的《中國文化大革命》被認定為主張民族分裂、破壞民族和諧的出版物,準備對他提出起訴。

《中國文化大革命》是拉幕札部歷時20多年採訪「文革」親歷者後用蒙語寫就的口述歷史。書中詳細記錄了蒙古族人在這場政治運動中遭受的折磨,披露了這場殘酷運動的種族滅絕本質。拉幕札部寫道,那場運動奪去了至少2萬7900名蒙古族人的生命,還有約34萬6000蒙古族人被抓捕入獄,遭受酷刑。

南蒙古人權訊息中心說,書稿完成後,沒有一家國營出版社敢出版,拉幕札部最終自費出版了這部作品。《中國文化大革命》一書在內蒙古廣受歡迎,影響波及蒙古國。從去年起,這本書的音頻刪節版刷爆微信等社交平台。當局立即採取收繳行動,並將拉幕札部軟禁。

以往中國大陸也偶有記錄「文革」期間「內人黨」事件的作品出版。 1995年,中共中央黨校出版了《康生和「內人黨」冤案》。書中援引中共官方文件稱,「內蒙古自治區因內人黨等冤案,有34萬6千多人遭迫害,1萬6千2百22人被迫害致死。」這本書後來查禁。

在海外,2010年,旅日蒙古族學者楊海英出版日文專著《沒有墓碑的草原:蒙古人與文革大屠殺》,記錄了當局如何以「肅清內蒙古人民黨」為名發動大屠殺,禁止蒙古族人使用母語,將牧民強制遷徙、由漢人佔領並控制他們的家園。

對華援助協會法律顧問大衛·泰勒(Daivd Taylor)認為,今天中國大陸仍然在發生種族滅絕。

他說,很多時候人們認為種族滅絕就是大屠殺,但這不應是種族滅絕的完整定義。當執政者有目的地採取行動,全部或部份減少某個或某些民族、種族、宗教教派等,就可被認定為種族滅絕。

「60多萬維吾爾人失蹤了。現在這個數字增長到100多萬。他們就那麼消失了,在中國政府的手中失蹤了。如果世界否認中國大陸正在發生種族滅絕,這無疑是荒謬的,」 他說。

美國大屠殺紀念館的「防止種族滅絕中心」早在2014年便撰文稱,中國新疆地區發生國家主導的大規模殺戮的風險在增加。

該中心主任內奧米·基可勒(Naomi Kikoler)說,種族滅絕並非沒有早期訊號,比如系統性的歧視;消除某些語言、文化認同;強迫同化;限制一些人踐行宗教信仰等做法都可能升級成為人身侵害,或導致種族滅絕。

「很多時候我們不是缺乏早期警示訊號,而是缺乏行動,」她說, 「不要等白骨成堆了再行動。」#

(轉載自美國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