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從安全機構那裏得知,外國干預行為在澳洲達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在ABC電視台46分鐘的《四角》( Four Corners)調查報道節目中,這樣的話被重複說了四次,均出自於澳洲聯邦議會情報和安全聯合委員會主席哈斯蒂(Andrew Hastie)之口。

4月8日,澳洲最大的主流媒體ABC就中共滲透澳洲的問題再度推出深度調查報告,聚焦中共對澳洲的中文媒體、地方一級的政府、政要和海外華僑等層面的影響和控制,引起澳洲各界關注。2017年同個節目類似的調查報道已促使澳洲立法反外國政治干預。這次澳媒再次報道深度調查結果,又會帶來怎樣的後效應,也引起各方關注。

就調查報道中呈現的中共對三個領域的滲透,大紀元特別專訪了資深中國問題專家、時事評論員橫河,他詳細解析了中共如何將長臂伸向海外,腐蝕自由社會的手法。本文分三篇陳述,本篇關注中文媒體領域。

打壓獨立媒體 審查時政評論

《四角》調查報道的第一部份,曝光了中共對海外中文媒體的干預。悉尼南部的喬治河市政府管轄著悉尼華裔人口最多的區,市政府因接受了獨立中文媒體《看中國》申請,為當地黃曆新年的慶祝活動而進行的媒體贊助,至少收到了中共駐悉尼領事館官員發出的八次警告,包括郵件和來電警告。中領館稱,如果喬治河市政府不放棄與《看中國》的贊助協議,「可能會損害中、澳關係發展」。

在中共施壓下,喬治河市政府一度取消了和該報的合作。但在《四角》節目組記者對此決定向市政府提出質疑後,該市政府撤銷了對《看中國》的禁令,之後中領館再度致電表示不滿,但最終《看中國》以媒體贊助的身份參與了新年活動。

《四角》調查報道的另一個例子,是澳洲最大的親北京媒體之一依照中共的指示審查節目。該媒體老闆曾要求其電台一檔時政評論節目的主持人不要讓來電聽眾批評北京當局。後來這檔節目被停播。

中共滲透近95%的澳洲中文媒體

資深中國問題專家橫河表示,中共打壓海外獨立中文媒體是必然的,中共在外宣方面最先侵蝕的就是中文媒體,然後擴大到西方的英文或者其它語種的主流媒體。

美國國會「中美經濟和安全審查委員會」去年8月曾指出,在澳洲,近95%的中文報紙都在一定程度上被中共滲透。

早在2001年詹姆斯通基金會(Jamestown Foundation)就發佈了一份報告,揭示中文媒體受中共審查的四種方式。橫河說:「那個時候北美主要的中文媒體都已被中共收編,只是不同的形式而已。」「這份報告到現在已經18年過去了,就是說現在絕大多數媒體已經變成中共的了。」

能說明這一點的典型例子,就是中共每兩年舉辦一次「世界華文傳媒論壇」會議。橫河介紹,「按照中共的說法就是『走出去,請進來』,讓(這些媒體的代表)都到中國去,接受中共的指令——這個階段中共的大政方針是甚麼,海外媒體必須配合。」這樣對於極少數沒有被收編的或沒法收編、影響的這些媒體,中共就會看成是眼中釘,當然會打壓。

「以澳洲為例,2017年到中國去參加這個『世界華文傳媒論壇』的,光澳洲就去了46人,每個人代表一個媒體,就是說至少有46家中文媒體參加了這個會議。」

中共如何收編海外媒體

橫河介紹了海外中文媒體大致分為四種情況。

首先是中共自己辦的媒體,分為兩大塊。一塊是歸中宣部管的,如《人民日報》、新華社;另一塊是歸統戰部管的,如中新社、中新網。海外大概有一、二十家媒體是直接到中新網去拿文章的,屬於統戰系統的媒體。如在紐約是《僑報》和美國中文電視(Sino Vision),由僑辦管轄。原本僑辦屬於中共國務院,他們也辦媒體。但是中共會找一個第三方人士,表面上與中共好像沒有直接連繫、來自港、澳或其它地方的人做名義上的老闆,實際就是中共辦的媒體。

其次是受中共投資控制的華文媒體。這部份比例很大,基本上變成了親共的媒體。這批媒體裏有一些在海外比較出名,Jamestown報告裏講到的如《星島日報》。此類報紙的老闆經常更換,所以大老闆漸漸地就被中資控制了。包括台灣現在有一些媒體也被中資控股了,《南華早報》被阿里巴巴買下來了。即中共通過控股的方式來影響和控制。

再有一些小媒體想從中共那裏拿好處。中共召其代表去中國參加某個會議,又在統戰部給它掛個名字,他們就跟著中共的步驟走,聽從中共的審查要求。但媒體老闆本人不一定是中共的人,也不一定有很大比例的中共資本。不過中共會給這些媒體好處,包括商業方面的利益。

還有相對獨立一些的,或者海外中文媒體裏面具體做事的個人,可能不直接受中共審查的影響。以前這些人還有一定的自主權利,但隨著中共逐漸收緊,他們做的節目會慢慢被砍掉。正如《四角》節目裏談到的,中共不喜歡的時政評論節目被停播了。

對於西方主流媒體,中共也會設法加以影響,最常見的就是直接出錢買版面。這些版面按照這份報紙原來的風格在中國就排版好,一般針對的是大報媒體。

橫河說,「現在隨著紙媒和傳統媒體的衰落,媒體行業對中共的依賴性越來越強,它們要麼就關門了,要麼為生存下去就不得不到中共那兒拿錢。現在大概是這個情況。」

法輪功學員辦的媒體獨樹一幟

在上述背景下,獨立於中共的媒體就更顯可貴和重要。

美國史丹福大學胡佛研究所去年11月底發佈了「中國影響力及美國利益」的報告。這份報告有32位「中國通」學者參與寫作,其中許多人長期被認為是親中(中共)派,過去一直主張和中共保持良好關係,不過現在對中共的態度轉向警惕和懷疑。橫河認為,「現在整個國際形勢變了,這些人也開始轉變,所以他們寫出這樣的報告。」

報告比較全面地分析了中共如何滲透美國各領域,其中談到海外中文媒體。橫河介紹,現在西方主流社會的中國問題專家普遍認為有三類媒體。一類就是法輪功學員辦的幾個媒體(大紀元、新唐人、希望之聲),絕對不會被中共收編;一類是《看中國》;還有一類是中國數字時代。所以報告說,「能夠真正堅守獨立的,完全不受中共控制、沒有爭議的中文媒體,屈指可數。」

《大紀元時報》參與喬治河市政府黃曆新年慶祝活動,圖為設置的攤位,讀者與大紀元員工互動。(安平雅/大紀元)
《大紀元時報》參與喬治河市政府黃曆新年慶祝活動,圖為設置的攤位,讀者與大紀元員工互動。(安平雅/大紀元)

值得一提的是,4月11日周四,中共外交部在新聞發佈會上否認《四角》節目中關於中共干預澳洲國內政治的指控,稱「《看中國》是法輪功支持的媒體」,並再度攻擊法輪功團體。喬治河市政府的中國新年慶祝活動上,不僅《看中國》是媒體贊助,法輪功團體和《大紀元時報》也都參與了活動。

橫河點明,「能夠在中共的壓力下堅持下來的」,尤其「在非常大的壓力下真正能夠堅持下來的,往往是信仰團體」。所以不難理解,為甚麼法輪功學員辦的媒體能夠完全擺脫中共的控制,並且是最受到中共打壓和封鎖的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