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上台前五年風生水起、勢如破竹、有驚無險,近來卻焦頭爛額、左支右絀、內外交困:從新年伊始即大談「七大風險」,到在響水大爆炸聲中訪歐,腳步零碎、疑似跛腳,還不明不白地蹦出一句「我將無我」;從習特會一直搖搖難定到北約鎖定中共國等等,不一而足,其內外交迫、日暮途窮之狀盡漏無遺。

而四月二日,華中(湖南湘西州一棟政府大樓)、華北(天津一座抗震紀念碑)兩處夜火,前後相繼將「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中國夢」等標語盡焚,從中國傳統文化角度講,乃為上天示警。

反差為何如此之大?如果借用一句古話,這就是「仁義不施而攻守之勢異也」。

習前五年,大力「打虎」。這使其在中共內鬥中勝出,同時,客觀上也剷除了一大批罪大惡極的迫害民眾的爪牙,得天時順民心,故旗開得勝。

然而,關鍵時刻,習為登上「核心」寶座、取消國家主席任期制,不僅未乘勢將既是「腐敗總教頭」又是其主要政治敵手的江、曾拿下,反而與其妥協,從而致使形勢直轉之下,不僅全國「毛時代」回潮,濁浪拍岸,而且北京「政變」傳聞不斷,反習勢力大聚集,隨時可能「破局」。

執政者之所以淪落到現在危機重重、步步驚心的境地,實因其乖違大勢也。

何謂「乖違大勢」?曰:「保黨」也。中共壞事做絕,凡「殺人、劫財、奴民、賣國、生態毀、人口亂、傳統斷、道德殘」八大罪空前絕後,黨是能保得住的嗎?當然不能。既然不能,仍要保黨,居心何在?做黨的孝子賢孫?不僅自己做,還要強迫所有人來做?

事實上,無論是「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科學發展觀」還是習的「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本質上都是一路貨色。共產主義禍世百年,東歐巨變蘇聯解體已經宣告其之死亡,而中共這一「死而未僵」的「百足之蟲」,還惡毒的在焚骨化灰之前,儘量多地抓些殉葬品。還有比這更邪惡的嗎?無怪乎貴州平塘天降巨石曰「中國共產黨亡」也!

據說,「八一九」事變之後,蘇共遭解散之際,其兩千萬黨員無人挺身而起,習援引一句古詩評論「竟無一個是男兒」。由此可見習之蒙昧深也。蘇共解體是天隨人願,「竟無一個是男兒」出處是趙宋一統天下之時,後蜀之歸順。趙匡胤奉天承運之像昭昭天下,並善待降國君主,孟昶歸降於己於民於國皆善也,是謂識大勢。嗚呼,習竟不得正解。

而今,「亡黨」之勢甚明,執政者何以視而不見?曰:「私心作祟」也。「私心」何在?曰:以「紅二代」自負也,「老子打江山,兒孫接著坐」。

習氏父子,皆曾親歷中共之迫害。習仲勳為「黨和國家領導人」,卻被黨關了十六年牢房,第一次親人接見時竟認不清兩個兒子誰是誰;習近平僅十五歲,就「因父親問題的牽連,被有關部門多次關押審查。出來時,身體非常虛弱,全身都是虱子。哥哥(指習近平)到關中富平老家大姑家裏休息很長時間,大姑一天一碗鮮羊奶餵著,他才慢慢調養好。」

習絕非「好了傷疤忘了疼」之人,但卻並不因此反思中共之本質,而是直奔權力金字塔之頂,其固然有治平天下之雄心,然亦不乏「紅二代」血統之僥倖。凡有私心,眼界則偏頗,於自身之前途、家國之命運自然難有透徹之認識與明智之抉擇。

或曰,人固有私心,然亦有理性,而為甚麼被「私心」左右到如此程度?曰:遭共產邪靈蠱惑也。

共產黨的存在有三種形態,一曰黨員(中共宣稱近九千萬名),二曰黨組織(從黨小組、黨支部、黨委直至黨中央,通過發毒誓、黨規黨紀、黨的組織生活、黨的政治路線、組織路線、思想路線等等來控制全體黨員),三曰邪靈(共產黨並不是人間的一個正常政黨,而是竄入人間的一個邪靈,例如《共產黨宣言》開篇即寫「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徘徊」;共產黨直接起源於撒旦魔教,馬克思葬身的高門墓地是倫敦地區撒旦崇拜的中心),而以邪靈為黨的命運的控制者。

因此,在中共歷史上,從陳獨秀被開除出黨到趙紫陽被幽禁十六年,中共絕大多數總書記都沒有好下場,而「能生存下來的領導人不是能操縱黨的,而是摸透了黨的,順著黨的邪勁兒走,能給黨加持能量,能幫助黨度過危機的。難怪共產黨員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就是不能與黨鬥,都是黨的馴服工具,最高境界也就是互相利用。」(《九評共產黨》語)

因此,只要還是黨的一員,雖貴為核心、「總書記」,習近平並不能決定中共的命運,相反,是中共決定著習近平的命運。較之蘇共,中共是「成熟的流氓」;有蘇聯解體的前車之鑑,黨更是謹防再出一個戈巴卓夫。故,共產邪靈既在黨內安排了強大的反習勢力以掣肘習近平,又從習私心著手在精神上蠱惑習,強烈抑制著習作為人所天然具有的人性。從習的施政中,可明顯看出其人性與黨性的對抗與膠著。現在,習已被中共玩得疲憊不堪,身上著火了。

因此,習只要還留在黨內,其命運只有兩途,要麼人性仍留作第二個趙紫陽,要麼人性全無作第二個毛澤東。這樣,於己於國都是一場悲劇。

那麼,習近平尚有救乎?曰:有。

怎麼救?天救自救者。

習近平何以自救,何以天救?

自救者,正心誠意,格物致知,退出中共,驅除邪靈。

天救者,順勢也,一曰停止迫害法輪功;二曰為「六四」昭雪;三曰響應「三退」大潮,解體中共;四曰推動國家和平轉型。

中國古人云:「觀乎天文以察事變」。天命不可違。上天伏筆甚深、甚厚、甚廣,只待其人,所謂「時勢出英雄」。歷史往往是「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切記,上天給每個人的時間都是有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