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蘇州電視台一高管因註冊推特帳號瀏覽海外網站遭警方傳喚,並被單位處分、降職,引發外界關注。律師表示,人們之所以實名上網,是因為上推特是不違法的,沒有翻牆罪。

近日,推特上流傳一份蘇州市廣播電視總台的處罰決定。該文件顯示,「總台全媒體編輯中心節目副總監朱誠卓註冊推特帳號「Alex@zhuchengzhuo」,通過該帳號長期瀏覽、關注境外非法網站的有害信息,被公安機關傳喚問訊。」通告稱,朱誠卓「嚴重違反了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

朱誠卓因此被給予行政處理。他遭到行政撤職處分,崗位層級降為主體C崗;2019年度績效考核為不稱職,2019年度年終績效工資被扣除;並被調離採編崗位,實行待崗處理。

對此,獨立記者、專欄作家高瑜發推表示,新華社、《人民日報》、(《環球時報》總編)胡錫進都註冊一個或多個推特帳號,他們也長期瀏覽、關注海外網站,蘇州這個總台對「非法網站」和「有害信息」界定的依據是甚麼?

網民表示,「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推特完全可以清除中共所有的帳號,並且控告中共的污衊誹謗。」

「昨天是收聽敵台罪,今天是瀏覽境外網站不良信息罪。罪名在文字上有所不同,相同的是專制在自由聲音下的顫慄。」

原北京律師盧偉華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上推特是不違法的。因為上推特被處分了,這完全是嚴重侵犯公民的權利,是沒有任何法律依據的。

盧偉華說,「這個副總監可以起訴電視台違法。比如,勞動法規定除非受到刑事處罰才能對他進行解除合同或處分,不能因為受到公安機關傳喚就給他處分。這是違反勞動法的。」

近年來,中共輿論管控和網絡監控延伸至推特。盧偉華說,根據《世界人權宣言》,人有獲取信息的自由。中共不僅把這個自由給剝奪了,而且把人的權利當作一種罪行來處理。這跟世界人權理念是截然相反的。

「上推特是不能定罪的,因為97年刑法裏沒有這個罪名。」他說,「在推特點讚、發言、轉發都變成非法的,實際上這種規定本身就是非法的,違反憲法規定的言論自由。」

實名上推特

在推特上,有不少大陸人士是實名上網的,比如一些名人、學者和律師。但近來不少人也表示遭到中共有關部門約談,被要求刪除推文和帳號。

自由亞洲電台報道,媒體人高瑜也曾被國保要求註銷推特帳號,但是公安又擔心高瑜註銷帳號後,惹來更多的人以「高瑜」等相關名字註冊更多的帳號,唯有妥協。

盧偉華表示,律師年檢從去年開始就要求提交微信、微博、推特帳號。

「上推特是不違法的,沒有任何問題,不觸犯刑法。」他說,「因為根據法律規定,我(上推特的)行為不違法。即使地方政府(最早是重慶市)出個規定上推特要處分我,但是作為律師可以起訴他,反而他不能判我輸,最多就是案子拖而不決。或者用其它的辦法來搞。因為法院判決要有法律依據,你根據哪一條法律來定罪的。」

在盧偉華看來,上推特被判刑是性質最為惡劣的。和罪行法定原則是相牴觸的。

「中共在全面地壓制言論。」他說,「在網上發言也當尋釁滋事,像尋釁滋事罪、危害國家安全就是口袋罪,想抓甚麼人就抓甚麼人。這個都定罪了,太可怕了。」

非實名上推特

除了實名上網外,推特上存在大量非實名上網的活躍帳號,每天發佈揭露中共的文章或帖子,但絕不透露任何個人信息。

大紀元記者就大陸網民因為上推特被抓的原因諮詢專業人士,網絡專業人士表示,(從網絡技術上)一般這是因為代理或者國產軟件(比如大陸的人很難避免微信)的問題。中共技術上控制twitter帳號的可能很小。但也不排除推特公司被中共安插內線。

互聯網網絡自由觀察人士古河分析認為,(大陸網民上推特被抓)一是因為個人信息不注意保密,包括國內聊天軟件的帳號和推特、臉書上的名字、暱稱都是一樣的,所以很容易就找到你;二是很多人都是使用安卓手機,而且絕大多數國產的手機都有後門;此外,一些輸入法、淘寶等國產軟件,都具備偷取信息的功能,會把信息上傳到國安的服務器。

對於國保重點監控人員,古河建議,不要使用安卓手機,且上網手機只安裝國外軟件,但不要安裝臉書,因為臉書已經把個人的信息和密碼和國內的四個手機公司互聯互通了。不要裝SIM卡,用國外的手機去註冊,使用雙重密碼保護等,提高安全性。

對於推特水軍,古河倒認為沒有多大問題,「只要你不和他們去鬥嘴,過程中不會洩露一些能夠分析判斷出你的身份、居住地點等等這類信息,中共水軍的作用不大。」

盧偉華表示,翻牆是最重要的,翻牆之後才知道共產黨有多壞。他認為自由門、無界等翻牆軟件非常好,因為有了翻牆軟件才可能了解世界,才可能不被奴役。否則永遠聽到中共說它好,人很容易變成行屍走肉。有人說中國人的質素差,這也就是最重要的一個原因。

盧偉華說,「翻牆是擋不住的。(中共)它再去定一個翻牆有罪很難通得過,只能定其它的口袋罪。如果翻牆有罪胡錫進都得抓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