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1日,張扣扣案二審開庭,他當庭表示,自己是為母親報仇,沒有報復社會。但法院宣判其心懷怨恨,工作、生活長期不如意等,以故意殺人罪維持死刑原判。該判決被指完全沒有人性。

陸媒此前報道,在二審庭前會議時,辯護律師申請對張扣扣進行精神病鑑定被駁回後,張扣扣家屬又委託了3名精神病法醫鑑定專家,對張扣扣的精神狀況進行鑑定。結論是「張扣扣有急性應激障礙,作案時屬於限制刑事責任能力」。

外界一度認為這或許成為張扣扣案的一線轉機。但據審判員宣讀3月22日的庭前會議報告,合議庭經採納檢察機關意見,稱辯護人對張扣扣作案時精神障礙程度鑑定無事實依據,駁回申請。

在歷時8小時的庭審程序後,陝西高院當庭宣判,張扣扣案二審駁回上訴,維持死刑原判。

此判決再次引發輿情不滿。網民表示,「希望依據法律酌情考慮22年前的因果關係」,「情理上還是不希望判張死」,「胸懷坦蕩忘生死,慈母孤兒訴離愁」,「但願世間此後還會有男兒」。

網友「瘦馬699」表示,「法院的宣讀書,有兩點讓人質疑。第一說當年的判決定罪準確,量刑適當。這簡直笑話,一條人命,判七年,賠幾千元,這量刑適當?第二,他為母報仇,怎麼能說成對工作、生活不如意而殺人?我不服。」

北京律師盧偉華發推特表示,「張扣扣被判死刑了!我心裏充滿了憤怒!這說明了甚麼?這個天朝的司法機構已經完全喪失了人性,完全沒有任何公正可言!我相信,如果這事發生在美國,任何一個陪審團的成員都會判他無罪!」

廣西維權律師覃永沛發推文表示,「張扣扣被它們判處死刑立即執行,這就是它們的本性,它們不會放過任何破壞它們秩序的公民。」

北京人權藝術家華湧表示,這是一個讓他失眠的結果,他馬上起來做YouTube直播「張扣扣!不能死!」,呼籲中國人為張扣扣發聲。他說,其實張扣扣大家都了解,他殺人的動機是為母伸冤。他小時候看到媽媽被活生生地在自己的眼前打死,打人者被輕判,而且還有替罪現象……他沒有濫殺無辜。

華湧指出,「薄谷開來殺人沒有投案自首情節可以活,為甚麼有投案自首情節的張扣扣不可以?趙家人是人,我們不是嗎?張扣扣,不能死!」

當日,陝西高院官方微博進行了庭審播報,但沒有提供完整影片。

在僅有的上訴人回答辯護人發問的一段21秒影片中,張扣扣說,「檢察機關用這個來起訴我,說我給我媽報仇是幌子,我是對這個社會不滿、對生活不滿,我把人家殺了。對這個社會、對生活不滿的人多了,那每個人都去把人殺了嗎?每個人殺人都有自己的理由,我又不是個神經病……」

對此,盧偉華表示,「從張扣扣發言看,他思維清晰。辯護律師以精神病為由的辯護策略應該失敗了!律師的辯護策略極可能處於無奈,但那樣反而矮化了張的形象。相反,應理解他為母報仇的心情,我認為,一個七尺男兒眼睜睜地看著母親被殺,兇手逍遙法外,不為母報仇,還算得上是人嗎?」

去年以來,不少網民都曾留言表示,「如果我是張扣扣,也會這麼做的。這符合中國老百姓的道德觀。」

張扣扣去年9月一審被判死刑後,有網友提出質疑,「張扣扣的器官可能已經在進行配型,如果被執行死刑,他被活摘器官的可能性非常大。」

《大紀元》記者想就此案採訪原上海人權律師、前資深法官鍾錦化,諮詢如何保證張扣扣的權利,保證他的器官不被盜取,但鍾律師只回覆了三個字:「沒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