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79天雨傘運動牽動港人心,從今次佔中九子案判決,接連引起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便知國際地位。今次九子被判罪成,當中的陳情書都可看出各人對爭取民主的歷程以及對傘運的感受。

佔中九子案當中,除了佔中發起人戴耀廷、陳健民沒有提交任何陳情信,其餘7人都在庭上自讀或代表律師代讀了陳情信(他們認為非求情而是陳情)。戴耀廷、陳健民兩人則是請求法官考慮不要判有多項嚴重疾病的朱耀明入獄,又指朱耀明為公義已奉上一生。

朱耀明: 願為敲鐘者喚昏睡靈魂

朱耀明
朱耀明

朱耀明的陳情信回顧其一生的故事,從童年到香港、民主、雨傘運動到最後的人間和天國的故事,直言「在乖謬的時代,在專權的國度,在扭曲的社會,我甘願成為一個勇敢的敲鐘者,喚醒人間昏睡的靈魂」。

童年「失怙、失恃」,朱耀明幼時被送回鄉間隨祖母生活,小學時目睹殘酷的土地改革運動,許多「地主」受公審,群情洶湧,有些即時槍斃而死去,有些不堪凌辱而自盡。政治鬥爭下,田地荒廢,人民成為犧牲者,捱飢抵餓,以樹葉野果充飢。

他表示在雨傘運動當局施放催淚彈,期間腦中湧現北京天安門的景象,當時心中所想,是要守護學生,保護群眾不受傷害。並透露當年10月3日已開始討論自首「惟不忍心讓學生孤單抗爭,故我們留下來」。

他引述馬丁路德金的話:「我們要抵抗,因為自由永遠不是白白賦予的。有權有勢的欺壓者從不會自動雙手贈獻自由給受壓者……權益和機會必須通過一些人的犧牲和受苦才可以獲致。」最後他說佔中三子的宣告:「我們沒有後悔,我們沒有埋怨,我們沒有憤怒,我們沒有遺憾。我們沒有放棄。」

殺死所有公雞 亦無法阻止晨曦到來

邵家臻
邵家臻

邵家臻在其陳情書中說,2013年復活節前夕,決志參與「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2016年復活節前夕,決定出選立法會社福界功能組別選舉;2019年復活節前夕,因「公眾妨擾罪」上庭,正等候法官發落,「這就是我的陳情書」。

邵家臻表示已完成「三子」給予的任務,由「十死士」走到今日「入獄不會是句號,也絕不應該是句號」。

他最後提到:「此刻,我想提醒生活在黑暗的人,不要習慣黑暗,也不要因為習慣而為黑暗辯解,甚至倒過來嘲笑那些尋找光明的人。此刻,我想警告威權政府,即使你們殺掉所有公雞,也無法阻止晨曦的到來。」

李永達: 民心不死普選定必到來

李永達
李永達

李永達在陳情書中表示,2014年人大常委會所通過的8.31政制方案是一個徹頭徹尾的假普選方案,令香港市民30年來普選行政長官希望完全剪碎,因此爆發了雨傘運動的「佔中」行動。

而作為這個抗議運動的組織者之一,李表示是人生中最大光榮,他又說知道爭取民主的道路是漫長、崎嶇及曲折的,但不會氣餒,亦相信香港市民不會氣餒,「我相信只要香港市民民心不死,普選的日子一定會來臨。」

黃浩銘: 8.31決定令民憤爆發

黃浩銘
黃浩銘

黃浩銘在陳請書中強調,1997年後不少港人誤以為回歸之後可得民主,但中共1997年後多次粗暴否決香港民主普選。

他指中共人大8.31決定令香港的民憤在雨傘運動中徹底爆發,他能夠參與雨傘運動,爭取民主是毫無悔意、畢生榮幸:「希望我的戰友們在我囚禁的時候,可以激發愛心,勉勵行善,更加有勇氣和力量作個真誠的人對抗謊言治國的中共政權。」

鍾耀華以發言代陳情

鍾耀華
鍾耀華

鍾耀華則在庭上發言未有陳情,他直言「沒有甚麼需要陳情」,又說法官不需要這些人背景及參與傘運的原因:「每一個參與運動,願意花上時間、心力、過去與未來,把自己的生命投放在香港的市民,他們依然堅持在香港不放棄的原因——哪怕是熒熒曳光。」

堅持最初信念 冀以寬容溝通取代仇恨

張秀賢
張秀賢

九名被告中最年輕的張秀賢,在法庭讀出陳情書。他指雨傘運動落幕,民主普選尚未實現,大家面對政權打壓,參選、投票、行動無用,無力感蓋過一切,幾乎所有參與人都感到迷失,不知道可以做甚麼才可以改變當下他希望當初走在同一條路上的人,不要越走越遠。「未來的日子也許難捱,但讓我們記得最初無私奉獻的美好,努力修補彼此關係,理解各自想法與難處;唯有用寬容、溝通取代排斥、仇恨,回歸初心,我們才能走得更遠。」

他又說當日的學生,今日都已長大成人:「我還是會堅持最初的信念。跟戰友一起參與雨傘運動,我與有榮焉;縱使面對罪成刑責,我也會不亢不卑。」又寄語港人:「面對判決,大家可以傷心,可以難過。可是悲痛過後,大家仍要努力自強,化成推動力守護初心,帶著社會繼續前行。」 

陳淑莊律師代讀陳情書

陳淑莊
陳淑莊

而同為被告的陳淑莊則由律師代讀簡短的陳情書「我生於香港,長於香港,有幸能夠在自己的崗位,為這個家努力,深感榮幸。我得到的,受用一生;我付出的,微不足道。今生無怨無悔,只有無限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