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中國大陸3百萬以下人口的城市全面放開戶籍限制,這也是中共首次大規模放寬城市戶籍制度,引起輿論關注。專家認為這是早該做的事情,但中共此時推出背後另有企圖。

4月8日,中共發改委發佈的《2019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對人口300萬以下的城市全面取消落戶限制;300萬至500萬人口的城市全面放開、放寬落戶條件等;500萬人口以上的超大、特大城市要調整完善積分落戶政策,大幅增加落戶規模等。

發改委的這個通知中,還要求積極推動已在城鎮就業的農業轉移人口落戶。甚至訂出了目標,2019年要推動1億非戶籍人口在城市落戶目標取得決定性進展。發改委的這項政策被形象為讓農民進城。

中國問題專家:這是早該做的事情

悉尼科技大學的中國問題專家馮崇義教授,原在大陸是研究歷史的學者,他向《大紀元》記者表示,「我此前文章一直在呼籲要給公民公平待遇,這是早就應該做的事情。公民,你不能出生地不一樣待遇就不平等。」

他強調,「全球有幾個政府、國家有這樣戶籍制度?這是中共的種族隔離政策,是中共本身對農民的一種懲罰和背叛,非常沒有道德的。」

大陸國際戰略研究所副所長周天勇去年也就戶籍制度撰文,認為該制度限制了農村發展,造成重大的社會結構問題,製造了6千萬留守兒童、4千萬留守婦女。

馮崇義認為,共產黨打江山時,騙農民允諾很多條件,但它都沒有做到。「現在才開始拆『圍牆』,對那些農民工意義不是特別大了。因為現在農民工要在城市能生存下來,一定要養得起你,城裏才能待得下來。現在就業環境這麼惡劣,好多社會福利跟不上,對很多人來說,即使你把政策改了,一時半會還不會有很直接的後果。」

他分析,中共現在這樣做還有另外的意圖,「現在它的經濟下滑很厲害,包括房地產泡沫。現在它有經濟上的需求,要通過這種方式來去庫存;還有解決中美貿易戰下大量企業倒閉農民工返鄉帶來的社會問題等等,是多種因素在起作用。」

獨立諮詢顧問:必須認清三件事情

獨立諮詢顧問、《財經全世界》版主全軍在節目中表示,「這個事情影響比較大,涉及十幾億人,很多人深受戶籍之苦。從改革和發展的角度來說,戶籍制度是一定要取消的。」

但他同時提醒,「任何這方面的改革對國家來說都是好的,但大陸對個體來說,並不完全是利好,你還得看政策本身目的是甚麼,它想幹甚麼。」

對這個政策,他認為必須認清三件事情。第一,中國的房地產面臨巨大的下行壓力,靠目前的印鈔已經撐不住了。大陸的決策層想把房地產穩住不要大降,得有人接盤。通過戶口來救房地產,讓那些想到城市落戶的人來接盤。

第二,中國的財政依然是土地財政,現在官方拿農民土地都有暴力衝突和引發社會動盪。通過給你戶口,將農民「調虎離山」。「讓你進城,你戶口落到城裏,鄉下的就要銷掉。那你鄉下的土地怎麼辦?現在後面的政策還沒有出,沒有告訴你。」他說。

第三,取消戶籍是大概率事件,戶籍沒有那麼重要、那麼無價。而且如果你以農村戶籍換城市戶籍,未來你還能換得回來嗎?這部份未來還有倫理、文化的衝擊。

他還警告準備在城裏購房者要小心,「中國的房地產業有巨大的風險,變現越來越難,而且上漲的空間越拉越小。你進城是否願意成為房地產的接盤俠?」

民間引熱議 批評政府

儘管當下網絡被嚴控,大陸網友熱議此政策時還是有不少人批評中共當局。

微信公號「地產知識局」認為,這次大變革意味著中小城市的喪鐘終於敲響了,也讓數十個大城市的限購政策,瞬間淪為一紙空文。樓市的投資邏輯也被徹底改變。

文章還稱,「在不久的未來,我們可能很快就會發現,對於大部份人而言,除了北京上海的落戶有點難度,其它的地方,只要你想買房,就可以落戶,順帶拿個房票。」

遼寧大連的網民說:「誰農轉非誰就是傻子,都甚麼年代了。」

四川成都網民表示,「高,實在是高。又能穩房價。到時再收拾那些村裏有地、戶口在城市的城市農村人。各位村裏有地的,把地都看好了。」

安徽蕪湖的網民表示,「房價上漲能多收稅,家家戶戶房子一評估都是300萬起步。給即將出來的房地產稅做鋪墊了。」

北京有律師認為,中共的戶籍制度是違法違憲的,成為限制人們權利的工具,目前放寬限制,是對它違法行為的一個糾正,(但現存的制度)仍然違法。

北京有知識份子認為,在經濟極速下滑的當下,這似乎是一劑「強心針」,然而猶如一個已經虛弱不堪的病人,這一劑強心針下去,不是在救人,反而將病人置於死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