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當地時間4月9日,美國司法部部長巴爾在出席國會眾議院撥款委員會以及有關商業、司法、科學和相關機構的委員會聯合召開的聽證會上,除了就「通俄門」調查接受議員們的質詢外,還詳細說明了司法部將如何運用2020財年預算。

巴爾表示,中國(中共)對美國造成了嚴重威脅,包括在經濟方面和間諜活動。大部份的威脅是通過網絡攻擊進行的。他還提到,中共在美國招募留學生、實驗室人員、美籍華人等從事間諜活動,因此,「中國(中共)是我們首要重點打擊對像」。巴爾之語再度向外界表明,因應美國安全和國防戰略的調整,美國司法部如同國防部等其它部門一樣,業已將主要精力轉向了針對中共的威脅上。

作為美國聯邦政府的行政機關,司法部下轄的聯邦執法機構包括美國法警、聯邦調查局(FBI)、美國緝毒局等,其中FBI的職責之一就是調查間諜活動和人員。

事實上,FBI很早就意識到了中共間諜的威脅。2006年6月,FBI的調查報告顯示,當前共有一百四十多個國家在美國從事間諜活動,刺探國防與商業機密,中國是其中的頭號間諜國。2015年7月,FBI公佈的間諜盜竊美國企業關鍵信息的調查報告顯示,經濟間諜案例數量急劇飆升,比一年前增加了53%,其中95%的經濟間諜案件的罪犯是中共。FBI反情報部門主管之一查普爾(Dean Chappell)稱,被盜竊的信息是全方位的,不僅僅是軍用飛機高端電子設備以及轟炸機上的東西,還有人們日常可見的所有東西。

顯然,北京是美國面臨的最主要威脅。不過,在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前,美國政府雖然知曉這些威脅,也曾向北京提出過抗議,但在行動上卻相對軟弱,並沒有有效遏止中共的行動,(中共的)間諜活動並未減少。

特朗普就任總統後,面對中共多方面的威脅,全方位調整美國戰略,將中共視為「頭號敵手」。在此戰略下,由美國鷹派主導的政府在經貿、政治、軍事、網絡、科技、宗教、人權等多個方面,以強硬姿態應對中共的挑釁和威脅,不為中共的虛偽和欺騙所動。中美貿易談判就是一個實例,它讓外界看到了美國的強大實力和堅定的決心。

在針對經濟盜竊、欺詐和其他間諜方面,美國當局也毫不手軟。去年,美國司法部三度起訴中共情報人員。9月下旬,在美國陸軍預備役服役的中國公民紀超群被美國宣佈逮捕,原因是他為江蘇國安廳情報人員招募工程師和科學家,其中包括一些為美國國防承包商工作的人。10月10日,江蘇國安廳副處長徐延軍被控竊取噴射機引擎的商業機密,由比利時引渡到美國受審。10月30日,中共情報及黑客團隊十人,被以竊取商用客機渦輪發動機數據的罪名起訴。12月1日,應美國要求,加拿大政府逮捕了過境的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而這些案件背後自然有FBI的功勞。

不僅如此,FBI還鎖定了中共的以竊取美國等西方國家高科技技術為目的的「千人計劃」的成員,這其中有不少在美國大學和研究機構任職的華裔。去年12月「跳樓」的華裔科學家張首晟據說就是「千人計劃」的始創者,也是中共軍方間諜,其在死之前已接受過FBI的調查。

而中共投資幾十億美元、遍佈美國大學、中學的一百多所對美國學生進行「洗腦」的孔子學院以及幾十萬中國留學生,也被FBI瞄上。去年2月,FBI局長克里斯托弗・雷在國會一個年度公開聽證會上對議員們表示,據FBI在全美各地的分支機構觀察,中共政府使用了包括教授、科學家以及學生等非傳統的情報收集人員,兼職情報收集工作。他稱,FBI正在對有中共政府背景的團體促成的中美學術交流展開積極調查。而FBI亦對各個孔子學院進行「警惕地觀察」。

也是在2018年7月,克里斯托弗・雷在阿斯彭安全論壇上重申:「從反情報角度來說,中共在許多方面構成我們作為一個國家面臨的最廣泛、最具挑戰性、最重大的威脅。」「這是因為,於它們(中共)而言,這是一個完全的國家行動。它們不僅派出傳統間諜,而且派出經濟間諜;它們不僅派出傳統情報人員,而且派出非傳統情報收集員;它們不僅展開網上間諜活動,而且展開實體間諜活動。」「我們在每個州都展開了跟中共有關的經濟間諜調查,所有50個州。它們涉及一切領域,從愛荷華的粟米種子到麻州的風渦輪。所以其數量,它的普遍性,它的意義,是我們國家不能低估的一件事。」

無疑,FBI掌握了大量中共間諜的情報,很多還隱而未發。可以想見,在未來的日子裏,業已將中共視為首要打擊目標的美國司法部,將充份利用FBI的情報,在適當時機披露更多的內幕,從而遏制中共「彎道超車」、取得全球科技霸權的企圖。面對著美國各個職能部門的相繼行動,北京反擊只能是自取其辱。只能說,中共今明兩年難過的日子會越來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