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台灣傳來消息,指中共明目張膽積極收購台灣各大小Facebook群組,遭不少群組公開張貼對話截圖作證,這些都顯示中共的資訊戰,又去到另一個新的地步,由以往修建「網絡長城」、控制網上資訊,到控制傳媒,成立網媒,控制與收購討論區,到如今直接收購不同題材經營的Facebook群組,由牆內到牆外,都是中共黨「老大哥」的世界,然而多數人卻仍然對此沒有感覺,認為自己的行為,不會助長中共控制傳媒的手段,或者認為自己只傳「非政治」的內容,而可以置身事外。

中共以往對互聯網的介入,第一步在於控制資訊流通,即透過所謂防火長城,阻止新聞進入中國大陸以內;第二步,即在大量擴張下,就變成了控制與指導「網絡輿情」,由控制報道新聞的角色,以至製造假新聞,特別是利用海外受操控的假外媒,對內散播假新聞;第三步,就是透過大舉收購華文傳媒,以至西方各國的記者以至傳媒,開始把有形之手干預「真外媒」,伸向中國以外的評論人,及主要意見領袖(KOL)之中,去製造對中共有利的輿論;第四步,就是把影響力無限地散播到底,即包括接觸到不同興趣、嗜好的討論小組,製造「長者圖」,大大小小無關政治的群組也不放過;平日或者扮無關政治,但關鍵時間點,則突然說政治,作致命的宣傳攻勢。

中共從俄國干預西方各國大選的手法中學習,再結合在大陸控制輿論的經驗,即長時期對人民進行分化戰;相比起台灣的「後知後覺」,香港人對自己受到中共滲透的「不知不覺」,才是造成今日港人在溫水煮蛙中,坐視一國兩制消亡的悲哀。海外民運人士訴說中共的抹黑陷阱:透過耳語,甚至透過派特工色誘;在香港,最簡單的就是在各派之間派「鬼」,鼓動各派內鬥。由於Facebook的特性,即各堆不同政見者會互相組織群組,而多數只看得見自己相近政見者的內容,於是透過在這些不同群組者,樹立一些意見領袖,鼓勵這些群組之間的互鬥,就成功轉移了針對政府的視線,變成各路人馬自己互鬥。

由於Facebook的特殊演算機制,愈是極端而不論真假的消息,才最容易得到散播;例如一些中共群組買了廣告,只要你有朋友按了Like,或留言,甚至分享,則這些假新聞將有如病毒一樣,送到你戶口幾乎所有朋友清單之上;因此中共的機器,不但有賴於發佈假新聞的網站,更有賴於這些Facebook上的假戶口,更會用作播散針對中共眼中釘的消息;以往這類「五毛戶口」也很容易被人發現而封禁,如今則會扮作某一種政見的支持者,然而只會針對民間人士作攻擊,而幾乎對政府的所作所為永遠視而不見。

於是幾種不同政見者,往往就由這些「內鬼」的煽動下,變成全面的對抗鬥爭;一旦鬥爭成功,就變成路線之爭,於是無力追擊政府;即使轉移視線失敗,就可以推說是「私怨」,即個別領袖被人針對,一定是私人糾紛,於是原本可以感召人民的領袖,就被抹黑成為自私自利的小人;而沒有想過由始至終都是中共黨的人在攪局;而這種特性通常被稱為「一盤散沙」的「華人DNA」,以至對領袖有「聖人情意結」的華人社會,不斷期望領袖是「無私」的「聖人」心態而言,當然是特別致命。#

(轉自自由亞洲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