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幾年前,我在一家企業的化驗室工作。 化驗室裏有個三個班組,每天輪流倒班。隨著生產量加大,工作人員也不斷增多。

一天,來了一個年紀只有二十歲的小姑娘,大家都叫她露露。那年,她剛中專畢業。她在其他班組工作了一段時間之後,大家都對她感到撓頭。因為她十分懶,每次交代給她的工作她都做不完,而且誰都說不動她,沒辦法,跟她一起幹活的人總要多幹很多活。漸漸地,誰也不願意跟她一起工作。

後來一次重新分班組,她分到了我的班組,我當時是班長,雖然心裏不願意,但也沒辦法。因為換了一個班組,一開始,露露表現的還挺好。可是沒過多久,惡習又顯露出來,開始不好好幹活了。我沒像她之前的班長那麼慣她,說她說的比較嚴厲。 可是我越說她,她越來勁,而且天天盯著我,一旦發現我有一點疏忽,就去上司那裏告狀,說我不配當班長。

有一次,我被上司狠狠地批評了一頓,心裏對露露厭惡極了,恨不得趕緊把她攆走。 那段時間我的心情很鬱悶,每天都不願意上班。因為她的影響,班組裏的其他人也都開始不好好幹活了,這樣下去怎麼行?

有一天夜班,晚上十二點,本是安排露露到廠房取樣品,可是那天我的心情十分不好,看到露露就生氣,於是我說出去取樣品,露露當時眼睛亮了一下,我覺得那是感激的目光,怎麼可能?我用力甩了甩頭,想甩掉這樣的想法。等我把樣品拿回來,露露很慇勤地過來接手,一聲不吭地去化驗了。

露露的舉動讓我覺得奇怪,從此我開始觀察她,發現她每次在晚上十二點出門前,彷彿都要做一個祈禱保佑的動作。那時我才明白,原來她是害怕晚上出去。

從那時起,我就很少讓她半夜出去,輪到該她班時,我就替她去,拿回來的樣品就讓她做,這樣其他人也沒甚麼意見。

從那以後,我發現露露不像以前那麼懶了,每次做完了自己份內的工作,還幫助我做報表,我被上司無端批評時,她總是第一個站出來護著我,說上司冤枉了我。

原來,露露的懶,只是因為大家都沒有發現她最無助的地方,所以讓她覺得大家都不夠體諒她,才故意鬧情緒,而我這一個小小的發現,竟然讓大家都撓頭的露露變成了我最得力的助手。

人與人之間就是這樣,你善意的對別人,別人回饋給你的也是善意。

有一回公司放假,我和露露值夜班。因為沒活,晚上可以睡覺,我們就把兩個椅子對在一起,蓋著軍大衣睡覺。後來,我的軍大衣掉地上了,因為沒感覺到冷,我也不願意去撿,仍然躺著。露露半夜起來,悄悄地走到我身邊把軍大衣撿起來,輕輕地給我蓋上,我閉著眼沒有吱聲。

那一刻,我心裏有說不出的感動。從那時起,我知道,露露真的關心著我,發自內心地關心我。

後來,露露辭職回老家工作了。她走的時候,給我發了一條資訊,寫道,謝謝你一直對我的幫助和關心,我這輩子都會記得你。

以後每年生日,她都會給我發來祝福,我從來沒想到,這個只比我小幾歲的小姑娘竟是如此重情義。

其實,我也沒做甚麼大不了的事,在我看來都不值一提,但對露露而言卻是解了她心頭最大的憂患啊!

故事的結局很圓滿,我和露露化敵為友。人與人之間的理解和善意真好,那麼溫暖,那麼幸福!◇